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05章 司行霈训子
  七月下旬,黄昏时突然变了天,好像要下雨了。

  顾轻舟闷热,就睡不着。

  她去看了孩子。

  孩子也热,特别是老二雀舫,不停的哭,睡不着。

  乳娘是从平城带过来的,有一个比雀舫大五个月的女儿,看到孩子哭就心疼得不行,非要让顾轻舟给孩子把把脉:“看看哪里不舒服。”

  顾轻舟看了,孩子没什么不舒服的,就是烦热。

  “今晚要下暴雨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所以才这样闷。等雨落下来,后半夜就凉快了。别担心,我来抱孩子。”

  顾轻舟抱起他。

  人体的温度,比摇床上高多了,可孩子却不哭了,虚弱趴在她的肩头。

  顾轻舟带着他,围着房间打转,心里想起了司行霈。

  上次他回来,还是一个月前。

  从他那边过来,少说也要十天,一来一回,一个月就过去了。

  顾轻舟特别想他,却也知道他不可能回来,心情很低落。

  “太太,你手酸不?”乳娘关心问,“还是我来抱吧。”

  “没事,我带带他。”顾轻舟道,“这么晚了,你先下去睡吧。今晚我照顾他们。”

  顾轻舟的两个孩子,配了两个乳娘,这也是司督军的意思,让孩子小时候吃得好,将来身体结实。

  除了乳娘,顾轻舟也会亲自哺育他们。

  尤其是夜里,她都要照顾孩子好几个小时,除非是有特殊情况。

  乳娘们就在楼下,有事可以摇铃,故而纷纷离开了。

  突然,一阵电闪。

  亮光在窗外炸开,顾轻舟连忙捂住了雀舫的耳朵。

  可滚雷阵阵,雀舫还是听到了,开始哭。

  顾轻舟哄着他,又担心长子开阊。

  伸头一瞧,她发现开阊也醒了。不过他不知是镇定还是单纯的傻,一点也不怕滚雷,睁着大眼睛看天花板。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暴雨下来之后,雷声终于渐渐远去,雨滴哗啦啦打着玻璃窗,到处都是喧嚣。

  雀舫的哭声也慢慢小了。

  顾轻舟抱着雀舫,看着摇篮里的开阊,问:“你们俩将来谁更像你们的父亲呢?”

  “都是我生的,都得像我。”突然有人道。

  顾轻舟吓了一跳,下意识抱紧了孩子。

  一回眸,她就看到司行霈浑身淋透了,从二楼的栏杆上跳了进来,正依靠着门望向他们母子。

  顾轻舟把雀舫放在了开阊身边,小跑着搂住了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深深吸了口气,也搂紧了她的腰:“想我了吧?”

  顾轻舟点头。

  司行霈捧起她的脸,用力亲吻了她。

  停下来时,开阊正在好奇看着他们,司行霈一把抱起了顾轻舟:“走,回里卧,少儿不宜。”

  顾轻舟终于笑了出来。

  她打了下司行霈的胳膊,让他把自己放下来:“别胡闹。你快去换衣裳,出来先哄一会孩子。”

  “我还得哄他们?”司行霈问,“这到底是我儿子,还是我祖宗?”

  他不由分说摇铃。

  铃声响起,乳娘们就知道上楼了。然后他把摇铃一丢,先把顾轻舟叼走了,抱回了里卧。

  顾轻舟急忙关了门。

  她在门后面对上楼的乳娘们道:“把孩子抱下去吧,一个小时后再抱上来。”

  司行霈轻轻咬着她的耳垂:“一个小时?你这是骂谁呢?”

  顾轻舟推他:“你有正经的没有?多少人盯着你,多少双眼睛看着呢。你还大大咧咧的不讲究。”

  司行霈就顺势扑倒了她。

  他没有蛮横,将她亲得快要窒息时,问她:“可以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都是生那两个臭小子,让我老婆吃了这么多的苦。”司行霈又轻轻吻了她的额头,“要是两个闺女,辛苦点也值得”

  顾轻舟搂住了他的脖子:“你可别当着阿爸这么说,小心他把你扫地出门。他说司家有后了,你爱死不死。”

  司行霈:“”

  他的吻落下来,后面的话就卷入了风雨里。

  一个小时后,浑身汗透的顾轻舟被司行霈抱起来去洗澡。

  浴室里的细细水声,应和着外面尚未停歇的暴雨,有种喧嚣中的安谧。

  “怎样了?”顾轻舟问司行霈,“你上次回去不过才一个月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“快有眉目了。”司行霈道,“剩下的事,交给专业的人去做,需要什么他们会告诉我。

  我是收到了电报,得赶紧回去一趟,和谈再拖下去,战场就要崩盘。不能再拖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道:“阿爸上次还问,和谈到底什么时候定下来。”

  “快了。”司行霈道,“全国都会拥护统一,遵从政府的法令,各处军阀的军队被收编成正规军。我从前的理想,算是实现了,虽然我自己不拿那胜利的成果。”

  “你以前就跟我说,等胜利了,我们找个小地方过日子。我弹琴给你听,你煮饭给我吃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嗯,我不改初心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两人说了半个小时的悄悄话,才算洗好了澡。

  顾轻舟又摇铃,让乳娘们把孩子抱上来,然后就让她们先下去。

  司行霈稍后从浴室出来。

  他端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,有点嫌弃的想:两个小王八蛋。

  要不是为了他们,轻舟也不会接受那次的手术。

  司行霈事后才知道,越想越后怕。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他怎么办?

  他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媳妇,难道要葬送在手术台上?

  想到手术中可能的意外,还有术后可能的意外,司行霈就红着眼睛想要杀人。

  他始终感觉自己亏欠了顾轻舟的。

  是为了给他生孩子。

  “臭小孩,你看什么?”他戳开阊的小脸,“你有没有闹腾?有没有欺负我老婆?”

  开阊不为所动。

  旁边的雀舫,依依呀呀的,不停想要挥舞着手脚。

  司行霈也戳他:“小鬼,你叫唤什么?这么爱动,阿爸带你去打仗,去不去?”

  然后雀舫就被他戳笑了。

  司行霈:“还笑,真想去?你天天闹腾的话,让你姆妈睡不好觉,我就把你丢给狼吃。”

  顾轻舟忍无可忍:“你像个父亲行不行?”

  哪有父亲把自己的儿子叫“臭小孩”“小鬼”的?

  司行霈一脸理所当然:“父亲就是这样。我小时候,督军就是这样对我的,你不信去问问他。”顾轻舟: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