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10章 先来后到
  裴诚心中很绝望。

  他看着司琼枝,就会想起当年的自己。那时候罗艾琳手段用尽,有过讨好,也有过哭闹。

  惹急了就说再也不找他,可过几天又忍不住自己凑上来。

  那会儿,他觉得烦。

  除了烦,一点高兴的感觉也没有。被人喜欢,他有点负担感之外,其他都没有。

  他不知道罗艾琳经历过这样的痛苦。

  直到现在。

  反过来之后,他才明白了罗艾琳。当年她所承受的一切,现在全部加注到了裴诚身上。

  而更叫人绝望的是,他很清楚司琼枝的想法。

  单相思就好像你的心上人是个聋哑,她坐在玻璃房里,看不见你在外面被风刀霜剑的凌迟,看不见你精心准备的美,不会欣赏你的好;她也听不见你泣血般的哭泣和怒喊。

  你的一切,都是徒劳。

  你还不能怪她,因为她看不见,也听不见,她的心是石头门,严丝合缝,你撼动不了。

  “是司医生吗?”罗艾琳咬牙问。

  她刚到医院的时候,打听过裴诚的种种,听说他还没有女朋友,她那般欣喜,不成想却有人说,他和某位女医生很相配。

  当时她气炸了,没听见别人说谁,就知道放出谣言,说她曾经是裴医生的女友,还跟他订过婚。

  谣言一下子就炸开了。

  裴诚也知道了,只是重复的警告了她一次。

  这种警告,在过去的那些年里,她时常听到,已经完全不在乎。

  而裴诚,拒绝她的手段也用尽了,对她是无可奈何。

  “你是喜欢她吗?”罗艾琳问,“你爱上了那个小姑娘,是不是?”

  裴诚微微抿了下唇。

  “裴诚你怎么能这样?如果有个人走进你心里,也应该是我。我从十六岁排队到现在,已经九年了!”罗艾琳的眼泪滚了下来。

  她似乎一下子就被击倒了。

  裴诚拿了手帕递给她。

  “艾琳,如果能先来后到的话,我也想选你。”裴诚声音有点嘶哑,说话很慢,好像会耗尽他的力气。

  如果可以自己选,他就不用这样痛苦了。

  当年在南京,他二十六岁,没有谈过爱恋,对医学痴迷,女人是粉红骷髅。突然有一天,他在人群里看到了那个女孩。

  她的外貌符合他的预想,就好像自己脑海中幻想过无数次自己未来伴侣的样子,看这个觉得不对劲,看那个也不是很满意,最后突然看到了她,就好像心里的线条一下子就活了。

  他豁然开朗,原来我喜欢这个样子的。

  她的外貌正中他的死穴,一下子就把他内心幻想给真实化了。

  爱情是个很玄而又玄的东西,但他的确是在初见司琼枝时,一下子就记住了她,把她的影子刻在了心里。

  后来慢慢接触,发现了她的孤傲,她的冷漠,那影子在心里沉淀了下去,死活不敢浮上来。

  就好像是酿酒,越是沉淀越是浓郁,因为密不透风的过程中,影子发酵了。

  于是,心早已醉成了一团,不受其他理性的控制,会去想她、去关注她,被她拒绝之后很难堪,逃离了她。

  原本打算出门半个月的,可五天之后就受不了了,还是想要回来,想再试探她的反应。

  那天和她的对话,一一在心中碾过,他觉得自己好像说得不对,如果重新说给她听,是不是能得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?

  罗艾琳又追过来了。

  裴诚搬离了南京之后,没有通知罗艾琳。

  她最近才知道他的消息,还顺便编好了借口,跑过来找他。

  才五天不见,司琼枝就变了。她那天有点窘迫,让裴诚误以为她是松动了,不成想的确只是他的误解。

  她恢复如初,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  裴诚想:没什么不一样的,哪怕说得再明白,也得不到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。

  “艾琳,以前你对我很好的时候,我无动于衷,为此我也很难受。我去找了老师,他说我没有‘同理心’。

  他说,这是一种缺陷,天生无法对别人的感情产生共鸣。我以前是这样以为自己的,直到遇到了她。”裴诚道。

  他的共情能力真的很差。

  爱情里“死缠烂打”,对他丝毫不起作用,因为他不动心时,外人对他的影响力几乎为零。

  罕见会有人如此的。

  罗艾琳追他的时候,他真没有刻意压制自己,他是毫无触动,这是天生的。

  直到他遇到了司琼枝。

  他心里高墙轰然倒塌了,一切的壁垒都消失不见。

  “你相信报应吗?”裴诚问,“我相信,这是我的报应。”

  他爱上了一个比他共情能力还要差的女孩子。

  司琼枝拒绝起旁人,那利落得好像跟人家有仇,哪里软弱就往人哪里戳,毫不留情面。

  “你伤害的人是我!如果有报应,也应该是报答我!”罗艾琳哽咽着。

  她再也忍不住,扑上来抱住了裴诚。

  裴诚急忙刹车,把车子靠边停下了。

  他很无奈,推了推她。

  罗艾琳死死箍住,就是不想放手。她哭道:“你好像一个木头人,终于修炼出了一颗心。既然你有了心,心里可以装其他人,也可以装我!”

  她用哀求的声音道,“把我装进去,好不好?求你了。”

  裴诚叹了口气,这次用上了手劲,把她从自己身上摘下去。

  他自己下了车。

  街边高大的青龙树,落下浓郁的阴凉,他站在阴影里,默默点燃了一根烟。

  罗艾琳没有跟下去。

  她坐在车里,任由眼泪湿了面颊。求而不得的痛苦,折磨了她这么多年,她总以为自己是铜皮铁骨了。

  可自己得不到的人,居然爱上了别人,而且他也得不到。

  不知为何,罗艾琳好心疼。

  这个世上,大概只有她懂得他的心,所以她疼他,怜惜他。

  她满心的愤怒,此刻也随着眼泪慢慢流去。这是她心里的神龛,摆了这么久,早已失去了是否得到他的意义。

  裴诚平时不抽烟的,这包烟还是上次裴诫留在他车子里的。

  想起了裴诫,裴诚又是一阵恍惚。

  “裴诚。”罗艾琳不知何时,已经下了车,“你亲我一下。就一下,从此之后我不再纠缠你。我等了九年,就当画个句号。”

  裴诚不知她何时靠近的。

  他抬眸,静静看着她,最终摇摇头:“终结的能力在你心里,而不是靠我的吻。抱歉艾琳,我什么也不能给你。”

  罗艾琳抬起手,重重掴了他一巴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