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11章 开屏的孔雀
  从跑马场回来,司琼枝就提不起精神。

  她看到了罗艾琳。

  她是见过罗艾琳好几次的,虽然在今天之前没正式认识。

  她甚至会想:“他们为什么要分手?”

  罗艾琳自己说她和裴诚曾经私下里订过婚,是真是假?

  司琼枝想得头疼。

  最让她头疼的是,她在跑马场做了一件蠢事。

  玉藻跑累了,和顾绍一起回去休息时,司琼枝继续跑了一圈,不成想有个傻狍子的马居然尥蹶子,差点把他摔下来。

  司琼枝一时炫技,把那人的马缰绳给拽了过来,然后将马儿降服了。

  事情到这里,还算好事,毕竟她救了那位一命。

  不成想,被救的人像个棒槌,得意洋洋的不停开屏,言外之意是司琼枝看上了他,才会“美救英雄”。

  司琼枝震惊了。

  看惯了她大哥那样的,原本还以为自己什么程度的无耻之徒都能接受,不成想此人却攻破了司琼枝的底线。

  “这位小姐,我请你吃饭好不好?我知道有一家饭店,会做宁波菜。你爱吃宁波菜吗?听你的口音,好像是江南人吧?”

  司琼枝就道:“不用谢。”

  副官上前,才把那只孔雀给赶走。

  总之,那是骑马场一行最大的败笔,司琼枝到现在都后悔,恨不能时光倒流,回到几个小时前,剁了自己那只拉住人家缰绳的手。

  好几个小时过去了,司琼枝还是频频皱眉。

  回到了家里,顾轻舟问司琼枝:“今天和裴医生一起的罗小姐,到底是什么来历?她怎么说在医院见过你?”

  当时介绍时,裴诚含混几句话就过去了,只说交流学习,没说到底学什么的。

  司琼枝道:“她姓罗,不知道中文名字叫什么,香港来的医生,挺有名气的。现在就在我们科室交流学习。”

  “也是医生?”

  “嗯,她是在英国学的医科。”司琼枝道,“大嫂,英国的医学真不错,如果不是我老师带着我,我也想出国去进修几年。”

  “你如果想去的话,可以去啊。”顾轻舟道,“年轻学得快,拖下去总会耽误。”

  司琼枝叹了口气。

  她想了想:“算了。”

  以前是为了母亲。那时候哥哥出事,母亲的精神不太健康,需要她的陪伴;如今是为了父亲。

  她是舍不得离开家的。

  “你和裴医生”顾轻舟斟酌用词,“最近还有聊天吗?”

  “没有了,上次都说清楚了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顾轻舟哦了声,看了眼司琼枝,却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司琼枝似乎也害怕她问,匆匆回房了。

  第二天,司琼枝又是早上的班,六点就要赶到医院。

  她的汽车刚到门口,就遇到了她的老师。

  “今天这么早?”司琼枝笑道,“您都这样勤奋,是不是要逼我们不能迟到?”

  吴主任打了个小哈欠:“哪里啊,我要来办些接交。昨晚罗医生去了我家,说她要回香港了,交流学习暂时终止。你说这叫什么事?我看她医术挺好的,没想到人这么不靠谱。”

  因为罗医生昨晚就走了,遗留的问题,吴主任就要亲自处理。

  她最近可累了。

  她妹妹出事,至今还没有抓回来。虽然没什么人知道,可她的压力还是很大,天天睡眠不足。

  “她回去了?”司琼枝微讶,“为什么?”

  “谁知道呢?”吴主任说,然后她略微压低了声音,“可能是裴医生说了她什么吧。裴医生才听说罗艾琳自称是他的女朋友,就跟我解释了。

  他说,他跟罗艾琳在英国念书时认识的,她是追求过他很长时间的,不过他没答应,连前女友都不算,更不是未婚妻了。”

  司琼枝的脚步不由自主顿了下。

  心里好像洒进来一把光,那么亮,整个心路都明媚了。

  突如其来的,就像心里放了一簇烟花。

  她忙压下情绪:“是吗?”

  “嗯,裴诚是挺有担当的。假如两个人好过,他不会那么不给女方面子,这点我还是能肯定。”吴主任道。

  司琼枝的脸,莫名一红:“老师,您说这些,不会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吧?”

  吴主任笑:“不说给你听,那我干嘛要说?琼枝,你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  “我”

  “我也不是撮合什么。”吴主任道,“裴诚告诉我,就是想我能跟你解释,他也不是很确定你是否想知道,故而不好意思来找你。”

  司琼枝微微咬了下唇。

  说着话,就到了办公室。

  司琼枝顶上了值班医生的缺,然后去了门诊的急诊。

  一上午很忙,她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,倒也没细想老师早上的话。

  到了中午,她习惯性去了冰室,准备买一杯冰淇淋,再去吃饭。

  不成想,她在冰室看到了裴诚。

  裴诚正在看一份病例,手里拿了冰水,一边喝一边翻阅。

  司琼枝对他的误解,是因为罗艾琳。既然他根本不曾将罗艾琳放在心里,司琼枝心里的障碍就消除了大半。

  她买好了冰淇淋,正要走过去,却突然听到有人大声道:“司医生,你在这里啊?快点快点,你去大门口看。”

  裴诚抬眸,就看到了司琼枝。

  他只是犹豫了两秒,就低下了头继续看书,没有盯着她瞧。

  司琼枝被同事打断,好像心思被人偷窥到了,瞬间炸毛,把上前搭腔的想法丢到了天边。

  “大门口怎么了?”

  “梁千然捧了一大束玫瑰花,正在找你呢。”同事道。

  司琼枝脚步一顿。

  裴诚翻阅病例的手略微僵持了一下。

  “你认识梁千然?”司琼枝诧异问同事,难道也是他们这行的吗?

  “当然啊,有名的花花公子,报纸上常有他的花边新闻。琼枝,你要出名了。”同事幸灾乐祸。

  司琼枝只感觉这些同事看热闹不嫌事大,全是亲生的。

  “你快去看看吧,一会儿真把记者给招来了。”又有个同事对她道。

  司琼枝没有去,而是去找了她的副官。

  副官人高马大,比梁千然还要高一个头,走到了他面前,先把他的花给抢了:“梁少爷,先口头警告,不许骚扰我家小姐。稍后,司府会致电令尊,讲明原委。”

  “什么?”梁千然错愕,“我追女朋友,你们要跟我爸爸告状?什么呀,不是这么玩的。”

  副官就知道,这货怕他父亲。

  “那就请梁少爷自重。”副官道。

  司琼枝站在四楼,看着那个花孔雀一样的梁千然灰溜溜开车离开了,这才转身,打算回办公室。

  不成想,她刚转身,就看到裴诚走上楼梯。

  这个阳台上没人,两个人相逢在如此狭小空间里,气氛一时间难以言喻。

  “司医生”裴诚先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