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18章 成功的邀请
  司琼枝没有卖关子,把陈医生的怪招,告诉了顾轻舟。

  “陈医生说,病人是肠道菌群失调,想要种菌群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顾轻舟愣了下。

  裴诚也反应过来了。

  “他读过克里斯.丹特的小说?”裴诚脸色沉了下去。

  “谁?”

  “一个英国的小说家。他是学医出身的,不过后来没有从事本职工作。他小说的主人公会用一些很新鲜的治疗方案。

  因为丹特家族就是学医的,丹特很多的理论,都是超前的。‘种菌’这个方法,是他年初一本小说里介绍到的。”裴诚道。

  司琼枝点点头:“正是。小说很畅销,新加坡早已有了翻译本,我还买了。”

  裴诚下意识问:“你也喜欢他的小说?”

  “不止是喜欢,是热爱。”司琼枝笑道,“他能让医者保持对这个行业的崇意。”

  裴诚眼神动了下。

  他们俩能如此顺畅自然的交谈,还是头一回。

  原来,共同的爱好可以打开局面。

  裴诚提出了问题,司琼枝很刻意保持着她的开朗,把话题接了下去,也是有意攀谈几句的。

  “你知道每周日,维诺纳咖啡厅都有个丹特读书会吗?”裴诚问。

  司琼枝道:“这个.我倒是不知道。”

  “如果你有兴趣,我可以介绍你入会。”裴诚道,“大部分的书友,都是从事医药相关行业的,聊一聊很有益处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,我很想去看看了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裴诚心中大喜。

  他不动声色的应了:“我帮你引荐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

  顾轻舟站在旁边,含笑看着他们俩,并不打断,也不怪他们把话题从治病上偏移到了读书上。

  司琼枝先回神,脸上蓦然浮动了红潮:“大嫂,你看过吗?”

  “还没有。”顾轻舟道,“小说里怎么说的?”

  “有介绍菌群失调。”司琼枝道,“当环境和饮食大改变,造成体内菌群失调而腹泻不止时,小说里的怪医对病人进行了种菌——就是把新鲜干燥的粪便,灌入病人的肠道.”

  顾轻舟听罢,有点不适:“什么?”

  “您没有听错,小说里就是这样介绍的,故而引发了新的讨论:种菌到底可行不可行。”裴诚道,“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公开的实验成果发表。不过,暗中可能有人尝试了,但肯定是失败了。

  如果成功了,早就报道了。我一直留心各方面的医学动态,目前还没有听说过成功案例。

  陈医生看过这种理论,他一方面想要治好病人,另一方面也是想要实验。一旦成功了,他就可以声名大噪,成为当世名医了。”

  顾轻舟想了想。

  她对医学有着非常开放的态度,还是接受不了。

  “这有点想当然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不赞同。裴医生,您怎么看?”

  “我也不赞同。”裴诚道,“说句俗气的话,病人是我们的主顾,不是我们的试验品。陈医生不是董事,他不知道经营医院的压力。”

  司琼枝则道:“有效的话,尝试没什么不好的,又不是让病人吃下去,是灌肠。哪怕治疗方法另类且怪异,如果能治好病,就是功在千秋。不过,很恶心是真的。”

  她想了想,然后打了个寒颤。

  这件事的恶心程度,怕是一辈子都会存留阴影。

  “先用我的办法试试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若是再不行,就听病人自己的意思。”

  说罢,顾轻舟转身要回去了。

  裴诚和司琼枝送她到了大门口。

  等顾轻舟的汽车走远,司琼枝和裴诚顿时就尴尬了起来。

  裴诚不知该说什么,看着司琼枝往回走,他也默默跟上去。

  两人各有心思。

  旁边有同事经过,好奇看了眼他们,突然问:“你们怎么了?”

  裴诚和司琼枝都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什么?”司琼枝问。

  “你们俩”同事不知该怎么说。

  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,好像出了什么生死大事。同事看到他们,还以为出了医疗事故,故而询问。

  “没事。”裴诚先开口了。

  “我先回办公室去了。”司琼枝勉强一笑,转身走了。

  裴诚落后几步,没有追上去,因为不知该说什么。

  他们上次聊天,是因为裴诚在情绪失控之下,指责司琼枝不该粗暴拒绝另一位男士,然后他跟司琼枝道歉了。

  不知司琼枝接受没有,而那天下班时候,她冲着那位男士更火大了,当众失态骂人,用词很刻薄。

  裴诚总感觉她是骂给他听的。

  虽然是骂梁千然,在裴诚看来,就跟骂他差不多。

  裴诚也觉得自己该骂。

  而后,司琼枝就对他视若不见。

  哪怕是迎面遇到了,她也装作若无其事避开,裴诚一直觉得她还在生气。

  方才提议去读书会,她又答应了,不知是气消了,还是在她大嫂面前,一时没想起来。

  现在应该想起来了吧?

  裴诚心里一片灰败,真是哪里都无处着力!

  他好像身在迷宫,眼前无数条路,可走了几步就发现路被堵住了,于是再选择时,走几步又堵住了。

  如此反复,他现在都不能确定自己下一条路能通往出口。

  两个年轻人的爱情,并没有影响到医院的日常,每天病人进进出出,医生忙忙碌碌。

  司琼枝很快就忙开了,把此事放到了脑后。

  他们刚走不过半个小时,顾绍就陪着他母亲到了医院。

  顾绍阻拦了阮大太太,可大太太铁了心要看儿子,顾绍拖延不了,只得实话实说,把大太太气得半死。

  她气势汹汹到医院时,顾轻舟已经走了。

  “路茹,你眼里还有长辈吗?”大太太冷声问长媳。

  阮佳寒立马道:“妈,阿茹是为了我。她惹了您生气,您骂我吧。”

  大太太很心梗。

  这个儿子是非常孝顺的,可每次涉及到路茹时,他就要和母亲唱反调,对他媳妇维护得义无反顾。

  也正是如此,大太太虽然讨厌路茹,却也不敢真的苛待她,平日里绝大多数时候,婆媳俩都是和平相处。

  就像此刻。

  阮佳寒几乎要激动起来。

  “我骂你做什么?”阮大太太叹了口气,先服软了,“司太太怎么说?”

  “说是水土不服。”阮佳寒道,“她会熬药送过来。”

  顾绍道:“我去接她。”

  阮大太太瞪了他一眼。

  路茹和阮佳寒也看向了顾绍。

  顾绍恍若不觉,说罢就转身,急匆匆下楼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