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21章 和谈成功
  又过了五天,阮佳寒痊愈,能吃点正常的饭菜,只是以清淡为主。

  他也算是适应了新加坡的环境。

  阮家特意请顾轻舟吃饭,要感谢顾轻舟。

  阮大太太、路茹和顾绍,亲自来请的。

  顾轻舟就带着玉藻一块儿去赴宴。

  宴席上,阮家的人旁敲侧击,似乎是很想知道司行霈的行踪,顾轻舟一概装聋作哑。

  饭后,阮大太太特意和顾轻舟闲聊。

  她略有点尴尬,把顾轻舟请到了偏厅:“之前我态度不好,司太太莫要见怪。”

  “我能理解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阮大太太诚心道歉,就和顾轻舟掏心挖肺,说起心里话:“兰芷刚生下来,才四斤多。我抱在怀里,就觉得份量不对。

  我怀了九个月的孩子,清清楚楚的。而且,我已经生了好几个儿子,对孩子的体重还是有点估量的。

  我跟老爷说,他和佣人都觉得我失心疯了。我那么多的儿子,老爷盼闺女盼得要发疯,我自己也想要个闺女。

  可是不对。母亲的感觉是最灵敏的,兰芷不像是我肚子里出来的,我感觉得到,我那段时间时常发病,至今想起来都痛苦不堪。”

  “这是产后的一些症状,肯定很难受。”顾轻舟接话。

  阮大太太点头:“生不如死。吃不好、睡不好,直到兰芷两岁,我的症状才稍微缓解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“我心心念念了这么久,直到听说了阿绍的消息。家里人都知道,我从兰芷出生就不喜欢她。

  佳寒最孝顺,又因为娶亲这件事上没听我的,总是对我有点愧疚,他陪着我去了法国找阿绍。

  一见到他,我就知道他是我的儿子,分别了快二十年,可我一眼就看得出来。”阮大太太说到这里,声音发涩,“你能明白吗?我之前的苦,全是白吃了。

  我的儿子,从小离开了我,也吃了很多苦,而我还养大了仇人的女儿。偏偏家里所有人,明知她不是阮家的,依旧疼爱她。”

  顾轻舟没言语。

  阮大太太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把眼泪忍住。

  她是真的恨秦筝筝。

  “.我没办法和顾家的人太亲近,尤其是你。顾缨不太像顾家的人,她更像是个孤儿,而你像。”阮大太太道。

  顾轻舟点头:“我能理解。”

  “你不能理解。你没有丢过孩子,不知道母亲的心情。”阮大太太摇摇头。

  顾轻舟就沉默了。

  也许,她真的不理解。

  没经历过,非要说明白,其实是很表层肤浅的。深入骨髓的痛苦,是表达不出来的,外人也体会不到。

  “我希望阿绍好,可他不好。”阮大太太继续道,“他和徐歧贞分手开始,我就知道他不能好了。”

  顾轻舟抬眸,看着阮大太太:“大太太,我已经结婚了。我对阿哥,我说得很明白,他是懂得的。这些日子,他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变化,您看到没有?”

  “是啊,我看到了。”阮大太太说到这里,略感欣慰。

  和两年前初回国相比,顾绍冷静了很多,也理性了很多。

  他也摆正了心态。

  “可是,他心里放不下。”阮大太太道,“每个人都是这样,第一个喜欢的人,哪怕七老八十都无法真正释怀。”

  顾轻舟不知如何回答。

  “所以我希望,他能离你远一点。”阮大太太道,“家里的事,有老爷做主。他们要来新加坡,我也劝不了。为此,我总是提心吊胆。”

  “您不必如此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相信阿哥,他将来会幸福的。”

  阮大太太点点头。

  她叹了口气:“从前的罅隙,我说给了你听,咱们冰释前嫌,如何?”

  “这个自然好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“那好,你以后常来玩。”阮大太太也终于笑了笑,心情放松了不少,“佳寒的病,多亏了你。”

  “医者本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在你看来,不过是医者本分;在我们看来,就是再生父母了。”阮大太太道,“阮家记得这个恩情的。”

  顾轻舟笑笑,没有继续谦虚。

  回去的路上,顾绍问顾轻舟:“我妈说了些什么?”

  顾轻舟就如实告诉了他。

  顾绍听了,沉默了很久。

  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顾轻舟道,“阿哥,你多孝顺她。”

  顾绍点点头。

  然后,他声音很低,道:“舟舟,阿哥对你,从来都没有龌龊的心思。你好,阿哥就觉得很好。”

  “如果你心思不对,我不会感觉愉快,也不会和你走得这么近的。”顾轻舟道,“阿哥,谢谢你。”

  “谢什么?”

  “谢谢你对我这么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我们是家人。”顾绍道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玉藻坐在后座,认真听着顾绍和顾轻舟说话。

  她没听懂,于是不懂就问。

  孩子一打搅,顾绍的情绪就完全好转了。

  他和玉藻扯了半晌的闲话,车子就到了司府。

  一进门,顾轻舟就发现几名副官正在集合,司督军似乎在说什么。

  “怎么了阿爸?”顾轻舟看了眼集合的人,问司督军。

  司督军冲她摆摆手,然后对几名副官道:“赶紧收拾好,乘坐两个小时后的邮轮回国。”

  副官们道是。

  直到副官们解散,司督军才冲顾轻舟招招手。

  顾绍带着玉藻先进去了,顾轻舟和司督军坐在门房的小厅里喝茶。

  “这六名副官,都超过了二十四岁,在司家做了七八年的事。国内的和谈落定了,阿霈发电报,让送他们回国,安排到军中去谋个前途。”司督军道。

  司家的副官们,个个忠诚,除了司督军和司行霈挑选他们时眼光犀利,也是因为前途光明。

  在司家服侍几年,放出去至少是个团长。

  如果从小兵熬到团长,那需要更长的时间、更好的运气,更多的军功,远没有司家做事来得有保障。

  司督军父子,一直很照顾手下的人。

  “和谈定了?”顾轻舟惊喜,“司行霈是不是要回来了?”

  “他说十三号回程。”司督军道。

  这是司行霈承诺的日期。

  当天晚上,顾轻舟也接到了司行霈的电报。

  随后几天,好消息不时传过来。

  不止是顾轻舟他们听到了,新加坡的其他人也听说了。

  “就要和平了,军阀割据算是彻底结束了,国内很难再有动乱,阮家在考虑要不要回去。”顾绍对顾轻舟道,“他们让我问问,司家怎么想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