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26章 你可是司机?
  裴诚送了司琼枝两本书。

  司琼枝拿过来,发现是作者丹特的英文原版签名书,待她仔细看时,不仅仅是签名,还是首发版。

  这种首发版的签名书,早已被炒成了天价。

  “是你的珍藏吗?”司琼枝问他,“是不是除了这两本,你也没其他的了?”

  “书籍的价值,在于传递的精神,否则就是一堆纸和一些墨迹。这些是纸和墨迹,那些也是,怎么区分贵贱?

  所以,书本自身是没有特别重大的价值,值钱是作者的思想。既然都是思想,首版和其他版本表达的思想都是一样的,又有什么不同?”裴诚道。

  司琼枝拿在手里,掂量了片刻。

  她其实不太心动。

  身为岳城督军府的小姐,司琼枝从小锦衣玉食,见怪了各种奇珍异宝。如果她想要首版书,她早就派人去收集了。

  哪怕她父亲和兄长退到了新加坡,她家的财富买下整个新加坡也绰绰有余。

  这样的两本书,肯定是裴诚的心头好。

  他送给她,这是把一腔赤诚捧给她。如果不收下,他肯定会很失望。

  可礼物太过于贵重,又是他特意珍藏的,司琼枝不太愿意夺人所好。

  她正在两难,抬眸间看到了裴诚那镜片后面眼神的紧张,她的心毫无缘由的一软。

  “谢谢。”司琼枝接下了。

  裴诚的唇角微弯。

  他始终内敛,喜怒都是淡淡的,看不出什么。

  司琼枝依照往常的眼光,觉得他此刻有点冷漠,可细细一瞧,就会看到他眼睛微小的弧度。

  那是很不自然的弧度。

  就好像很想笑、却又用力压住,压得有点过头的那种不自然。

  他的开心,至少是他面上表现出来的十倍。

  司琼枝不知为何,也微笑了下,而且耳根发烫,低头撩了碎发。

  “那周末读书会见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裴诚点头。

  接下来的两天,他走路都带风的。虽然他不说也不笑,可科室的所有人,包括病人,都看得出裴医生的好心情。

  裴医生高冷得像常年阴沉的天空,突然之间乌云散尽,阳光普照。

  那阳光不够强烈,像新加坡的冬天,温暖和煦,每个人都能感受到。

  “裴医生,是有什么喜事吗?”有大胆的护士问。

  裴诚道:“没有。”

  话虽然这么说,他却额外奉献了一个微笑,笑得那护士面颊发烫,不知裴医生今天这风流倜傥到底是在抽什么风。

  司琼枝也看到了。

  裴诚并不看她,但他的愉快,司琼枝清清楚楚瞧见了。

  她心里也好像悄悄开了一朵花。

  回家的路上,她想起白天的种种,忍不住笑了。

  副官跟她很熟,年纪又不大,比司琼枝还小两岁,虽然高大威猛,却像个活泼的小兄弟,问司琼枝:“小姐,什么事这样高兴?”

  他时常会跟司琼枝闲聊。

  司琼枝道:“没事。”

  “小姐,是不是有人追求你?女孩子被喜欢的人恋爱,就会容光焕发。”副官道。

  司琼枝的面颊莫名有点烫:“胡说八道,你才多大!”

  副官觉得小姐欲盖弥彰,笑笑不再追问了。

  第二天就是周六。

  这周司琼枝和裴诚都不需要加班,而且周六上午十点就有读书会。

  司琼枝早早就起来挑衣裳。

  她铺了满床的裙子,一连试了七八套,都感觉不太满意。

  正好这个时候,顾轻舟来了。

  “.你要出门?”顾轻舟瞧着她大张旗鼓的架势,“这是要约会吗?”

  “不是,就是裴医生上次说的读书会。”司琼枝道,“时间是今天上午,我去看看。听闻很多同行,我想要留点好印象。”

  顾轻舟忍笑。

  司琼枝似乎知道她想要说什么,立马道:“不许说。”

  顾轻舟摊手:“我什么也没说。”

  司琼枝的耳朵尖都红透了。

  她非常的忐忑、紧张,恨不能落荒而逃。

  “大嫂,我穿哪一件比较好看?”司琼枝问。

  司琼枝如今长开了。她十五六岁时就很美艳,如今更加的精致妩媚,是个随便拾掇就光芒万丈的佳人。

  此佳人穿什么衣裳都漂亮。

  “淡绿色的这件。你很白皙,不太像南洋女孩子,淡绿色能把你的白衬托得更亮,很有活力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的衣柜里堆满了各种衣裙,比百货公司的货架还要齐全。

  她浅绿色的衣裳足足有二十多套。

  顾轻舟替她挑选了一套无袖掐腰的长裙,又让佣人拿了双白色皮鞋给她。

  司琼枝收拾妥当,对镜自照,觉得很满意。

  “多谢大嫂。”司琼枝拿起了手袋,“我得走了,一会儿来不及。”

  “不用着急回来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玩得开心。”

  司琼枝的脸色再次微红。

  天气还是很炎热,她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额头就起了一层薄汗。

  她今天没有化妆,随便擦了擦汗,收起遮阳伞准备上车时,她听到了一声鸣笛。

  司琼枝这才发现,有辆黑色汽车停在她家街道的对面,那株黄盾柱树下。

  推开车门时,穿着黑色西裤、咖啡色长袖衬衫的裴诚走了下来。

  天气热,他的衬衫挽起了半截,露出他尚算结实的小臂,镜片似乎也被融化了,他的眼神格外浓烈。

  “司小姐,坐我的车子吧?”裴诚下意识推了下眼镜,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.”

  司琼枝既然决定和人家出去,就不想拘泥这点小节,显得扭捏作态,故而道:“好,多谢你。”

  裴诚替她拉开了车门。

  司琼枝看到他拉开了后座,一时间啼笑皆非。

  她侧过头,无声笑了几秒钟,才把笑容敛去,道:“你要给我做司机吗?”

  裴诚明白了过来。

  他胳膊僵硬的关上了车门,拉开了副驾驶座位上的,尽可能紧绷着脸,但眼角又弯了。

  司琼枝上了车。

  车子开出了,裴诚和司琼枝逐渐从那点不适应里缓解出来,两人一句一句的闲聊,倒也不尴尬。

  “.我有点生疏,不太游刃有余。”裴诚对司琼枝道,似乎是解释他方才开车门的窘态。

  司琼枝想了想,觉得游刃有余的男人,多半是社交高手,不如裴诚这般专一和虔诚。

  她道:“我并不欣赏情场上游刃有余的男人。”

  话题到了这里,算是一个极大的进步。

  裴诚和司琼枝此刻都想:我们是不是要更进一步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