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29章 他们,是谁?
  顾轻舟通过警察的话,才知道失踪的人叫徐培。

  “徐培?”顾轻舟听了耳熟,“是刚过来不久的那个徐家吗?”

  “正是。”警察道。

  顾轻舟略有所思。

  牛怀古问:“司长官,您要去看看吗?”

  上次裴诫的案子结束,顾轻舟就没有再过去护卫司署,她都快要忘了自己的职位。

  “嗯,去看看吧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的副官开车,牛怀古和小警察开另一辆,紧跟在她的汽车后面,风驰电掣到了护卫司署。

  已经过了七月十五,天气仍是炎热,高温把地面烤得滚烫,皮鞋落下去,俨然要被融化。

  车子停下来,热浪就迫不及待往车厢里涌。

  顾轻舟等牛怀古和小警察的车子停稳,然后带着他们,一起进了护卫司署。

  迎面的人有点惊诧,态度却很恭敬:“司长官。”

  顾轻舟点头。

  他们一路上了二楼,到了护卫司白远业的办公室。

  远远的,顾轻舟听到了英国人的声音。

  英国人的话说得非常快且急,顾轻舟模模糊糊只听懂他说什么“失责”,白远业不停的道歉。

  顾轻舟走到了门口,就看到一个总督府的英国官员,和一名英国警察,旁边是徐歧贞和另外一名年轻人。

  她明白徐家为何要避开护卫司署,直接去找总督府的警察了。

  徐歧贞知道顾轻舟在护卫司署任官的事,不过她不知道顾轻舟并不常来。

  徐歧贞是顾绍的前女友,非常了解顾绍。正是因为了解,徐歧贞很清楚自己为何会分手,也很不想遇到顾轻舟。

  她是法语留学生,同样听不懂英文,但她身边站着的年轻人却听得懂,有点惊惶。

  白远业半晌才安抚好愤怒的总督府官员。

  送走了总督府的人,白远业看向了徐家的兄妹。

  那位年轻男人听懂了总督府官员的话,难堪低垂了头。

  “徐少爷,您别觉得尴尬,这不是您丢面子,而是咱们整个华人丢脸。”白远业道。

  年轻人叫徐恪,是徐家的三少爷,徐歧贞的胞兄。

  失踪的徐培,是徐家的二少爷。

  “白长官,不好意思,我们不知道.”徐恪不知如何措辞。

  他是真不知道,他们这些华民在英国总督府官员眼里这么廉价。

  如果知道,他就不会去自讨没趣了。

  华民护卫司署,看上去限制了他们,实则是保护了他们,尽可能给了他们尊严。

  “你们都是孩子,以后别办糊涂事就行了。”白远业宽容道。

  顾轻舟听着,看了眼徐歧贞。

  徐歧贞不和她对视。

  等坐下来,白远业让徐家兄妹把事情跟牛怀古谈一谈。

  顾轻舟旁听。

  “我们刚搬过来,想做点生意,我大姐和父母一直在谈。二哥是帮大姐的,他前天早上说出去看看商铺,就一直没回来。”徐老三徐恪道。

  “就是说,前天早上失踪的?”

  “不知道,是昨天中午,他院子里负责打扫房间的女佣说,昨晚二少的被子没有动过,说明他昨晚未归。”徐三道。

  牛怀古身边的小警察忙不迭记下。

  顾轻舟始终沉默听着。

  “我昨天下午就去找他,到处去问了,没人知道他的下落。他一直没回来,已经两天了,所以今早我们就”徐三的声音更低。

  他二哥一声不响失踪了两天,此事他和妹妹知道了,却不敢告诉父母和大姐。

  他们俩决定报警,让警察去找一找。

  新加坡人生地不熟,他们的二哥很有可能出事。

  徐歧贞不想和护卫司署打交道,就直接去了总督府。

  他们也听说过,总督府非常懒政,衙门口根本就进不去,但他们年轻天真,不信邪。

  “.会不会自己去了哪里,跟你们父母说了?”牛怀古问。

  “没有,昨天早饭的时候,父母和大姐还问起他。”徐三道,“我们还以为他赖床没起来。”

  “既然你们报案了,我们就要找家长,问问具体的情况。确定了是失踪,警察局才会受理。”牛怀古道。

  徐三有点紧张:“我怕父母接受不了。”

  “这是大事。”牛怀古道。

  徐三不敢说什么,看了眼他妹妹徐歧贞。

  徐歧贞也没了主见。

  白远业和牛怀古都没当回事。

  于是,护卫司署派了警察送两位年轻人回家,顺便询问了徐家的家长。

  徐家的父母后知后觉才听说了此事。

  他们先是震惊,继而有点无所谓:“过几天就回来了”

  警察仔细询问。

  徐家父母对徐培好像不是很关心,答对得有点冷漠。

  经过警察的了解,才知道徐培一直和父母不和睦。

  “那么说,他离家出走的可能性很大了。”牛怀古听了警察的汇报,就把结论告诉了白远业,以及等在护卫司署的顾轻舟。

  “徐家的先生和太太说,没必要太过于兴师动众,也许他过几天就自己回来了。”警察又道。

  牛怀古松了口气。

  报案的人是徐恪和徐歧贞,两位都是年轻小辈。

  长辈说没事,那就不需要立案。

  “那你把工作做得扎实点,让徐家签署一份申明,请他们销案。”白远业道,“免得他们将来后悔,反而说护卫司署不作为。”

  牛怀古道是。

  他亲自去了趟徐家。

  徐家长辈不愿意把事情弄得很复杂,教训了徐歧贞和徐恪,销案不提此事。

  顾轻舟回到家里,对这件事总有点放不下去。

  “.你去查查徐培。”顾轻舟对副官道。

  副官告诉顾轻舟:“太太,您知道三小姐跟徐培很熟吗?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徐培也是医学院毕业的,和三小姐是校友,他们有个校友会,上次来的阮燕峰,也是那个会的。”副官道,“您查徐培,新加坡大概没人比三小姐更清楚。”

  顾轻舟倒是没想到这层。

  这天司琼枝是夜班,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才到家。

  顾轻舟问她,关于徐培,她了解多少。

  司琼枝原本很疲倦,一听这话,精神一正:“徐培?怎么会问起他?”

  “听说你跟他很熟?”

  “很熟。”司琼枝道,“他们常带着我一块儿玩。”

  “他们?他们是谁?”顾轻舟好奇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