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30章 自由婚姻
  司琼枝梗了下。

  她明明没说什么的,可她愣是从她大嫂的反问里,听出了蛛丝马迹。

  她很果断决定装聋作哑。

  “他们是很多人。”司琼枝假装听不出弦外之音,“我们以前有个校友会,大约十几个人,有男的也有女的。”

  顾轻舟狐疑看了眼她。

  司琼枝强壮镇定。

  顾轻舟看得出,她有什么不想告诉她,故而没有深究。

  “那徐培呢?”顾轻舟问。

  司琼枝道:“徐培是徐家的老二。上面有个非常厉害的大姐。徐家的大小姐天赋绝伦,就连他父母都愿意听从她的,他祖父在世的时候,疼长孙女疼得不行。

  家里有个如此厉害的大姐,后面的孩子都黯然无光。不过,和他相比,他的兄弟就要听话很多。”

  “他不听话吗?”

  “其他都还好,就是婚姻上的建议不听。他今年都二十六了,还没有结婚。这个看不上、那个看不上,他父母安排的几门很不错的婚姻都被他推了。

  没什么大才干,平平常常的一个人,性格还不温不火的,又不愿意听话,父母能喜欢他才怪了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顾轻舟斟酌道:“你们常在一起玩,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听话吗?”

  “为了自由。”

  “什么?”顾轻舟好像没听懂。

  “一个人的生活,应该由自己掌控。爱谁、娶谁,是为了自己,而不是为了家庭。”司琼枝道,“所以他拒绝了家里安排的婚姻。”

  顾轻舟想起了上次见到的阮燕峰。

  那人一表人才,家世优渥,能力出众,但三十好几不结婚。

  顾轻舟问司琼枝:“你们那个校友会,专门反对婚姻吗?”

  “不,只反对包办婚姻。”司琼枝。

  顾轻舟说:“阮燕峰呢?他也反对包办婚姻吗?”

  司琼枝吓了一跳,下意识看向了顾轻舟。

  在这个瞬间,她以为她无所不能的大嫂看出了端倪。但是,她不能说漏嘴,哪怕是铁证摆在她面前,她也要严守秘密。

  “反对啊。”司琼枝故作轻松,“我们都反对。”

  顾轻舟却突然话题一转:“你和裴医生,是起了什么矛盾?也跟包办婚姻有关吗?”

  司琼枝的脸色骤变。

  她好半晌不接话,而且慢慢低下了头,打算沉默。

  顾轻舟叹了口气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不说裴医生了,再说说徐培吧。”

  司琼枝暗中舒了口气。

  “.依照你对徐培的了解,他会离家出走吗?如果出走,他会去哪里?”顾轻舟问。

  “徐培是个天性温柔的人,他父母对他很失望,他也是知道的。家庭的矛盾,不足以让他离开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就是说,除非发生了什么想象不到的,否则徐培不会轻易离开家庭。

  徐家的父母虽然对儿子很失望,可到底是亲生的,哪怕失望也不会虐待他,多半是对着他叹气或者念叨。

  他们家还算是温馨。

  这样的家庭,不会产生太过于离经叛道的孩子,而徐培性格里有天然的温柔,让他很关心身边的人。

  他会想到,假如他离开了,父母怎么办,外界怎么猜测,家庭会遇到什么样子的流言蜚语。

  “.我觉得他不会让家里人难做。”司琼枝道,“大嫂,他真不见了的话,需得从其他地方去考虑,也许他出事了。”

  顿了下,司琼枝又问顾轻舟,“徐家谁报警的?”

  “徐歧贞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道:“那他可能真的出事了。徐歧贞跟他关系最好了,她最有可能知道什么,而且心急如焚。”

  “可徐家的大人不当一回事。华民护卫司署的长官派人去让徐家销案,他们就顺势消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微急:“不找了吗?”

  “徐培年满二十六岁,男,身高体健,完全是一个有自保能力的成年男性。这个案子,如果是普通人家报上来,护卫司署不会接。

  徐家认定他是自己离开了,而且撤销了案子,不管是从法律还是人情上说,护卫司署都没有找寻的必要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想了想:“也对,他既不是老人,也不是孩子。”

  然后她看了眼顾轻舟,“大嫂,我和他是朋友,派自己的人私下里找找,不犯什么事吧?”

  “当然不犯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就派人去找了。

  为此,她还连夜出去了一趟,没有跟顾轻舟打招呼,是避人耳目般悄悄走的。

  司琼枝去了南京多年,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。

  他们小圈子里的秘密不少,从司琼枝欲言又止的话里就能听得出来。

  顾轻舟相信司琼枝的自保能力,而且不是非要打听,就索性丢在旁边了。

  家务事一大堆,顾轻舟除了处理琐事,还要照顾孩子,很是忙碌。

  她抽空给牛怀古打个电话,询问他儿子的病情,不成想牛太太却说他很忙碌,道:“昨晚就没回来,好像是去找人了。”

  “找谁?”顾轻舟不解。

  “一位姓什么的少爷,才来新加坡不久的那家,我一时记不住了。”牛太太有点着急。

  “姓徐吗?”

  “对对,就是姓徐,我这记性!”

  顾轻舟就往护卫司署打了个电话,问起了徐培。

  “司长官,白长官还说明天联系您,请您也回来帮忙。”秘书林小姐道,“徐家的二少爷是失踪了,已经好几天没回来。徐家重新报案了,怀疑徐二少爷遭到了绑架。”

  “怀疑?”顾轻舟眉头微蹙,“他们是怎么怀疑的?”

  “他们收到了一封信,写得很奇怪,有点像勒索。”秘书小姐道。

  顾轻舟挂了电话。

  司琼枝今天又要值班,顾轻舟打给她,问她可有徐培的消息。

  “.你派人去找了,找得如何?”顾轻舟问。

  “没有进展。新加坡这么点的地方,他人生地不熟的,不会藏匿起来。邮轮公司我派人去问了,没见到他出海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司琼枝说罢,又问顾轻舟,“大嫂,你是随便关心一下,还是有什么事?”

  “徐家又报案了,说什么徐培疑似被绑架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疑似?”司琼枝咀嚼着这话,有点提心吊胆,“怎么还有疑似呢?他到底是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