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31章 大事的进程
  司琼枝对绑架这种事,头皮有点发麻。

  徐培好好的,怎么会出事呢?

  “大嫂,我不是不信任您,徐培有他的秘密,他还没有公开之前,我不能告诉您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顾轻舟道:“我懂。”

  她不会扒着别人的秘密非要看个究竟,她也知道忠诚的意义。

  琼枝知道很多人的事,因为她擅长保守这些,所以她的朋友们都信任她。

  顾轻舟也信任她。

  “我真的很担心。”司琼枝又道。

  顾轻舟说担心解决不了问题。

  “你的人不是还在查邮轮公司吗?那就继续查。”顾轻舟道,“两手准备,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。”

  司琼枝点点头。

  她临走时,又对顾轻舟道:“大嫂,徐培他.他真的不会出事吧?我不希望他出事。他是个很好的人,也做过很多的好事,他应该过上好日子,这是他应得的。”

  顾轻舟有点糊涂看了眼她。

  司琼枝却急忙避开了目光,不和她对视,转身走了。

  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司行霈刚从司督军那边回来,父子俩商量了很久。

  一进门,司行霈先抱住了娇妻:“这满脸的官司,是出了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顾轻舟道,“护卫司署接了个案子,徐家的少爷失踪了,他是琼枝的朋友。”

  司行霈很无所谓。

  他说司琼枝有很多的狐朋狗友,没必要太过于担心。

  “.我过几天得走了,上次的事快要成功了。”司行霈低声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要去多久?”

  “两到三个月吧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等成功了,咱们家几代人都无忧了。”

  顾轻舟叹了口气,伸手搂住了他的腰。

  她把头埋在他怀里:“你现在离开,我们家压力要小一点,毕竟国内的军阀不再到处找你了。”

  司行霈颔首。

  顾轻舟又道:“等你再回来,开阊和雀舫就差不多八个月了。我记得玉藻就是八个月的时候开始说话。”

  “那等我回来,他们是不是会叫阿爸了?”司行霈有点期待了。

  顾轻舟道:“我努力教吧,但愿能学会。”

  司行霈抱紧了她。

  第二天,顾轻舟对家里人说,司行霈要回趟平城,处理一点琐事,大概要几周才回来。

  于是,司行霈先坐船离开了新加坡,到一处很难小的荒岛,再乘坐自己的飞机,去了他神秘的目的地。

  他离开之后,顾轻舟院子里有空了。

  每次他在家,明明只有一个人,却愣是能把屋子里填满似的。

  后来,顾轻舟才想到,他填满的并非屋子,而是她的心。

  “阿爸说,下次回来给我带一条钻石的手链。”玉藻对顾轻舟道。

  她这次没有难过,因为很想要钻石手链,对手链的渴望弥补了离别的伤感。

  “我阿爸最好了,是全世界最好的爹哋。”玉藻道。

  玉藻这些日子学会了很多词语。

  因为顾缨无所事事时,会带着玉藻东家逛逛,西家玩玩。

  玉藻听到和她同龄的小孩子喊父亲叫“爹哋”,就回来问顾轻舟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顾轻舟告诉她,跟阿爸一样,她就学会了。

  “一条手链就把你收买了?”顾轻舟捏了捏她的鼻子,很是愁苦的叹气,“你也长点出息吧,闺女!”

  玉藻暂时还不知道什么是长出息,她牙还没长齐呢。

  顾轻舟带着玉藻,去了司督军那边。

  五姨太正在收拾东西,说要把最南边的书柜搬到东边去,因为南边朝阳,书都晒坏了。

  司督军爱惜他的枪和刀,他有一整间屋子的兵器收藏,书则完全是摆设,压根儿不心疼。

  五姨太花彦非要换一下,司督军也不拒绝。

  “.你带玉藻去吃些冰淇淋。”顾轻舟一进来,司督军就对五姨太道。

  五姨太微笑了下,低垂着眉眼,放下书就出去了。

  等她们走后,司督军才问顾轻舟:“他这次离开的时候,可做了防备?”

  “防备得很紧,除了我不会有人知道启程的具体时间。他自己说,从小就招惹这个那个的,没少被追杀。如果他不想暴露,能跟踪到他的人还没有出生呢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督军就看不惯司行霈这得瑟德行,哼道:“就他能!这事都大半年了,到底何时能拿出成果?”

  “他上次没跟您说?”

  “他说的话,我能相信吗?”司督军道,“你告诉阿爸,不许撒谎。”

  司督军放弃南京的官职,一半是因为家庭,他是想要晚年孙儿孙女缠绕膝下的,如果他不来,司行霈以后肯定不给他看孩子,另一半也是因为司行霈承诺的“大事”。

  国内的统一战打了一年半,谈了半年,两年定下了局势,可司行霈的“大事”,大半年毫无进展。

  司督军觉得司行霈磨磨蹭蹭的,并没有专心。

  “已经有了七成的眉目,这次他过去,是确定一下。如果确定了,就开始架设。后续需要的,是一支舰队,起到保卫和运输的作用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也是如此告诉司督军的。

  司督军的眉头稍微舒缓。

  “你如此说了,阿爸相信你。”司督军道,又问顾轻舟,“医院的散股收得如何?”

  “还缺一点。等全部收拢了,再去跟裴家谈。”顾轻舟道,“阿爸,一旦开口去谈了,就是咱们家先示意的。若人家再来投石问路,就不好拒绝。自己先招惹了,再拒绝,旁人只当我们戏耍他们,这样不好。”

  从前司琼枝可以利落拒绝,因为司督军位高权重。

  在整个华夏,扛枪的才是硬靠山。

  如今到了新加坡,司家能比过裴家的,只有资产,没了令裴家敬畏的军界身份。

  以后跟人打交道,就不能太咄咄逼人,司家所有人都要收敛性子。

  顾轻舟去问裴家的股,就等于给了裴家暗示。

  虽然这暗示不代表承诺。

  “你的主意呢?”司督军漫不经心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先把散股收起来,然后放出风声,让裴家主动来询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时,我再问他们。”

  司督军道:“这样也好。琼枝的性格像她姆妈,太孤傲矜贵,哪怕她看上了裴家的小子,也非要人家三求四请。

  裴家那孩子,大概是拉不下脸求琼枝,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拖到现在。如此就很麻烦,容易反复。”

  顾轻舟笑起来。

  司督军问:“笑什么?”

  “阿爸,你还是如此睿智通透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督军却苦笑了下。

  他并不是个睿智的父亲。

  如果他真的通透,早点看出司行霈对轻舟的感情,对司慕多一分耐心,就应该知道当初那个仓促的婚姻不能松口。

  如果他再通透一点,看出芳菲心中歪斜的念头,早点拯救她,她也不会走到最后那一步。

  如今,他只剩下眼前这几个孩子了,自然要多花心思去揣测他们。

  对琼枝,他投入了十二分的关注,才算把自己姑娘的心思和性格看清楚了。

  “阿爸老了,不需要什么睿智,你们都好好的,我就做个老糊涂得了。”司督军感慨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