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37章 配合
  顾绍殷切看着顾轻舟。

  他很想知道顾轻舟此刻的想法。

  顾轻舟就如实道:“阿哥,护卫司署的人都走了弯路。他们觉得,是徐培的事先发现,然后再是徐歧贞,这是先后关系。”

  “难道不是?”

  “不是先、后这么简单。我怀疑是徐培的事,才导致了徐歧贞的绑架。这次的绑架,不是冲徐歧贞来的,也不是冲徐家去的,而是冲徐培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顾绍被她说懵了。

  顾轻舟刚看“徐歧贞案”的第一封绑匪信时,就觉得绑匪不是针对徐歧贞,而是针对徐家其他人。

  那被拔下来的指甲盖,只是个引起恐慌的开端,让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徐家这件事上,从而达到绑匪想要的目的。

  绑匪的目的,可能是徐培。

  “徐培?”顾绍不解,“舟舟,你是说,绑匪不是想要伤害徐歧贞,而是想要伤害徐培?为什么?”

  顾轻舟只是猜测。

  她时常会乱猜,当然有时候只是一点蛛丝马迹。

  这点蛛丝马迹,在没有事实佐证的情况下,显得顾轻舟精神过敏。

  故而她道:“阿哥,咱们回头再解释,我要先回家。警察局的人全部派出去了,已经没了人手,我要用家里的副官,让他们赶紧去查徐培,看看他到底有哪些仇人。”

  顾绍就道:“我跟你去吧。”

  副官飞快开车回家。

  路上,顾绍还在问顾轻舟,关于徐歧贞的事。

  顾轻舟也把护卫司署查到的一点消息,告诉了顾绍。

  “.徐培的失踪,是徐歧贞伪造的?那”顾绍又懵了。

  这件事在顾绍看来,实在扑朔迷离。

  “那徐歧贞被绑架,是不是她自己假装的?我一直觉得,徐歧贞不可能有什么大仇敌,她做事八面玲珑的。”顾绍道。

  顾绍印象中的徐歧贞,特别会照顾旁人,一般不会有人恨她的。

  昨天对方送了徐歧贞的照片和指甲,只是在吓唬徐家的人和警察局,目的到底是什么?

  难道就是为了损毁徐培的名声吗?

  “舟舟,你觉得徐歧贞是自己绑架了自己吗?”顾绍问。

  顾轻舟很肯定的摇摇头:“徐培的失踪,是她捏造出来的。她肯定知道徐培到底怎么了,但是她不会告诉外人。

  而她自己,的确是被绑架了,不过绑匪要的不是钱,也不是为难徐家,就是冲着徐培去的,为的是诋毁徐培。”

  顾绍这时候才反应过来。

  为何要诋毁一个人?

  “情敌吗?”顾绍脱口而出。

  说完了,他又有点懊恼,自己说了句蠢话。

  什么情敌这么丧心病狂?

  不成想,顾轻舟却点点头:“很有可能。专门挖徐培的情史,提一桩诬陷案,情敌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  顾绍错愕看着她。

  良久,他才挪开了目光,没话找话:“舟舟,护卫司署的警察局应该多招些人,免得你要用家里的副官。”

  “主要是费用问题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护卫司署养不起那么多的警察,他们的工钱还要靠总督府呢。”

  车子到了司府,顾轻舟急忙去集合副官,而顾绍不好碍手碍脚,就进去找玉藻了。

  顾轻舟安排好了人,然后让他们去调查徐培。

  重点查徐培到新加坡之后这短短时间内,有没有哪位少女堕入情关?

  不过半天,就查到了两位。

  其中一位姓朱,一位姓黄,都是生于新加坡的南洋少女,对内地来的温润公子爱慕得不行。

  “朱小姐今年十六岁,还没有毕业;黄小姐二十二岁,之前一直和一位姓梁的少爷关系匪浅,好像快要订婚了。”副官道。

  “梁?”顾轻舟问,“跟上次骚扰琼枝小姐的那位梁千然有关系吗?”

  梁氏早些年到新加坡,如今掌控了一大部分的船舶和橡胶生意,算是扎根比较稳的。

  他们如今也做些金融生意,跟英国人的关系不错。

  “黄小姐的追求者叫梁枢,是梁千然的兄长。”副官道。

  这梁家的大人到底是怎么管教儿子的?

  顾轻舟无语了很久,并且想到了自己的儿子,总感觉照司行霈的教养方式,将来她的儿子跟梁家的纨绔也差不了多少了。

  “重点查这位姓梁的少爷。”顾轻舟道,“去找牛局座,让他带着你们去查,速度要快。”

  副官道是。

  一个小时后,牛怀古打电话给顾轻舟,因为顾轻舟的副官才找到他。

  “司长官,怎么好好的查绑架案,却查到了梁家头上?据我所知,梁家跟徐家可没有任何来往啊。梁家来新加坡的时间长,而且在国内的时候也是南北不通,根本没有过任何关联的。”牛怀古道。

  顾轻舟听了这么一耳朵,就全明白了。

  梁家这些年没少孝敬护卫司署的人,包括牛怀古。

  拿人手短,所以当没什么确切证据的时候,护卫司署的人会替梁家说好话。

  顾轻舟这时候的压力应该很大了。一旦她的估计错了,她就要受到梁家的谴责,也会在护卫司署失去威信。

  牛怀古这席话,哪怕是白远业听了,也应该斟酌再三。

  这样,她一犹豫,牛怀古就可以去趟梁家,让梁家有点准备,免得措手不及。至于其他的证据,可以慢慢找。

  这是人情。

  不成想,顾轻舟却丝毫不犹豫,也不退缩:“牛局座,如果你不好去梁家请人,我亲自去吧。把梁枢请回警察局问话,当做嫌疑人。如果梁家有什么异议,就把梁枢关二十四个小时。”

  牛怀古:“.”

  他想到顾轻舟之前的眼神,心中是不太敢质疑她的。

  况且,顾轻舟刚借了他一笔钱,还帮他儿子讨到了介绍信,是他的恩人,他也不好阳奉阴违。

  既然顾轻舟确定是梁家,牛怀古就只好去了。

  他很快就把梁枢请到了警察局。

  梁枢和梁千然是亲兄弟,都是有名的纨绔子,一进门就大声嚷嚷,说护卫司署的人办事不合规矩。

  “什么,我绑架了徐歧贞?那黄毛丫头一样的土包子,我绑架她做什么?我就是瞎了眼,也看不上乡下女人啊。”梁枢一进门就大言不惭。

  他简直要气炸了。

  在他的眼里,内地的人都是乡下人,就连留洋过的徐歧贞,在他眼里跟村姑也没什么不同。

  然后,梁枢又冷冷骂牛怀古:“牛局长,你给人做门下走狗,还蛮用心的。”

  牛怀古看着梁家老爷的面子,没有跟这厮一般见识。

  他板起脸,认真审问徐歧贞出事那天,梁枢的去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