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43章 徐培的踪迹
  徐歧贞想要私下里见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同意了。

  “我能去您家吗?”等顾轻舟同意之后,徐歧贞才道。

  她问完,又连忙解释:“我想和您说几句私密话。”

  这就是担心隔墙有耳。

  顾轻舟沉吟了下,道:“徐小姐,你是想要说你二哥的事吗?你们家没有报案,也没证据表明他是失踪,我一个局外人,不好掺和此事。”

  徐歧贞的神色黯淡了下去。

  她道:“我想报案。”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“是真的,司长官,您救人一命吧。”徐歧贞哀求道,“您听我说,等我说完了,您再考虑,行不行?”

  顾轻舟想到了徐培。

  琼枝也说了,徐培是她的挚友。

  她当时想着管此事,是担心裴诫的案子一样,牵扯到了司家。

  如今看来,她的确是想太多了。

  “我可以当你倾诉的对象,不过你不能对我抱太大的希望。”顾轻舟道,有种把丑话说在前头的意思。

  徐歧贞说好。

  她乘坐黄包车,到了司府。

  顾轻舟把她请进了客厅,又让佣人们全部退下去。

  徐歧贞除了大拇指上的伤,就是绑架时候弄的一些伤和淤青,早已大无碍。前几天,她主要是承受了精神上的惊吓,以及饿了好几天造成的消瘦。

  现在看着她,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  “.司太太,我二哥他的确是自己走的。”徐歧贞犹豫了下,开门见山道。

  顾轻舟蹙眉看着她。

  徐歧贞也感觉这话说得奇怪。

  “他买好了船票,想要偷偷去英国,我答应去送他的,不让其他人知道。可我那天等了很久,直到邮轮快要开了,我才下船,他并没有去。”徐歧贞又道。

  徐家一直遮遮掩掩,徐歧贞又是吞吞吐吐,顾轻舟能明白。

  她话不多,含笑听着。

  “第二天,我把他几个常去的旅馆和餐厅,都走了一遍,没人看到过他。我想,他不会骗我的,他知道我站在他这边。”徐歧贞又道。

  “所以你报警了,却又不能说明原委?”顾轻舟问。

  徐歧贞点点头:“我要是说了,警察更当我是失心疯。司太太,我二哥他真的出事了。”

  顾轻舟也觉得,徐培没事的可能性很小。

  如果他还在新加坡,甚至香港等地方,肯定会留意家里的动向,徐歧贞的绑架案那么血腥的报道,他会出来的。

  他一直不出来,要么是早已走远了,要么是出事了。

  “不能排除他买了另外的船票。”顾轻舟道,“假如他真的出发了,现在应该在邮轮上。”

  “可我去查了邮轮公司,没有他买票的记录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顾轻舟看了眼她。

  一张船票是很容易买的,不一定需要真名,这点徐歧贞也知道。

  她是病急乱投医。

  “徐小姐,你知道你家里急急忙忙销了你二哥的案子。报案是有程序的,需得是家长。你父母不出面,我也没办法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徐歧贞的脸色又是一黯。

  她说不出话了。

  “.这样吧,我去趟徐家,说服你父母出面,如何?”顾轻舟道,“我只能尝试一下,未必就能说动他们。”

  徐歧贞的眼睛顿时一亮。

  这种亮光,顾轻舟在阮燕峰身上见过。

  她想,徐培如果出事了,有些人会心碎的。

  “我不能保证可以成功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不不,会成功的。”徐歧贞道,“你刚救了我嘛,他们会感谢你的。”

  顾轻舟看着徐歧贞,又想到了很多事。

  她想,走一趟也是举手之劳。

  故而她跟着徐歧贞,去了徐家。

  她去跟徐少安和徐太太说了此事。

  徐太太被说动了:“报案吧,阿培这么久了.”

  徐少安却打断了她:“没关系的。”

  然后,他对顾轻舟道,“司太太,这件事我们不打算报警,浪费警力。我知道警察局人手不足,我们没资格这样奢侈。”

  “徐先生,令郎.”

  “我知道,我们会自己请人去查、去找。这件事,我们不打算让警察介入,请您理解。”徐少安很强势道。

  同时,徐少安也道:“是岐贞去求你了吧?对不起司太太,我们家的孩子不懂礼貌,让您辛苦跑一趟。”

  顾轻舟见他什么都懂,就实话实说:“徐先生,岐贞小姐很担心二少爷。此事,你们再问问她,还是重视一点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会重视的。”徐少安道。

  顾轻舟看得出,徐家的这位老爷,是宁死也不肯叫人知道他家的秘密。

  他家那位少爷的事,估计没少让他操心。

  顾轻舟舍身处境,觉得家长要平衡所有事,也是挺艰难的。

  他们坚持不肯报警,顾轻舟也不好插手,只得回家了。

  回家之后,司琼枝也问她,有没有徐培的消息。

  “还没有呢。”顾轻舟道,她又把今天徐歧贞找她,以及徐家讳莫如深的事,告诉了司琼枝。

  司琼枝叹气:“徐家真狠心,宁可他死,也要藏起来。”

  “什么死不死的。”顾轻舟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。

  她自己有点不好的预感。

  司琼枝却好像自我安慰似的,对顾轻舟道:“徐培应该是乘坐另一艘邮轮,离开了新加坡,对吧?”

  顾轻舟没点头。

  司琼枝道:“我想去问问徐歧贞,关于她哥哥离开那天的邮轮,然后也让副官去查。”

  顾轻舟知道,司琼枝不关心这些,是她的另一个朋友关心。

  故而她尽可能帮忙打听。

  “你去吧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就去问了徐歧贞。

  徐歧贞如实告诉了她。

  司琼枝让副官顺着那天的码头,拿着徐培的照片,到处去打听,却意外有了收获。

  故而,司琼枝急急忙忙跑到了顾轻舟这边,对她道:“大嫂,我的副官拿着徐培的照片,在码头附近一家饭店找到了蛛丝马迹。”

  饭店老板说他见过徐培。

  那天,徐培好像是在等人,故而在饭店坐了两个多小时,手里拿着行李箱。

  后来,电话响了,是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,说要找那个座位上的男士。

  “那个电话很长,打电话的人知道他坐在哪个位置,应该也在附近。打完电话,徐培的脸色就不太好。”司琼枝道,“然后,他拿起行李箱,在门口叫了黄包车回城了。”

  “确定是回城吗?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确定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就在此时,司家的电话响了。

  副官接了之后,立马过来禀告:“太太,护卫司署找您的。”

  顾轻舟就让司琼枝等一等,她去接下电话。

  等她接完电话时,她的脸色难看得可怕。

  她放下电话,走过来对司琼枝道:“琼枝,有个有个很不好的消息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