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44章 微弱
  顾轻舟结巴了一瞬,很多的话都在嘴边,却不知道如何表达。

  司琼枝从未见她如此难以启齿,心里突突直跳,猛然站起身。

  顾轻舟就顺势按了下她的肩膀,后面的话终于能流畅了:“他们找到了徐培”

  这句话,好像没说完,又好像说完了。

  司琼枝脑子里嗡了下。

  顾轻舟出门的时候,带上了司琼枝。

  “是护卫司署的人先找到了徐培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不说话。

  她的手始终死死攥着,不肯松开。

  她们到了一处码头,那边都是仓库,新加坡炎热的天气,鱼的腥臭味道能把人轰个跟头。

  警察局接到了某个仓库老板的报案。

  “.他说要租仓库,租半个月的。今天快要到期了,我过来收屋,没想到一推开门就看到了他。”老板还在喋喋不休。

  司琼枝的双手不停发抖。

  码头很乱,围观的人、警察把此地弄得满坑满谷,哪里都有声音。

  “大嫂,我.”司琼枝的声音很远,她自己听在耳朵里,感觉是隔了一层,听起来很飘渺。

  “没事。”顾轻舟握住了她的手,“你跟着我。”

  “我不想看,我害怕。”司琼枝用尽了力气,突然喊了句。

  就在此时,他们听到了激烈的刹车声。

  有辆汽车,从城里飞奔而来,风驰电掣的,在靠近仓库的时候刹住,那刹车声令人牙酸。

  阮燕峰从车子里窜出来。

  随后,有另一辆汽车也急忙停稳,是紧跟着他的阮佳寒和顾绍。

  阮家兄弟一下车就大喊:“七叔,七叔!”

  阮燕峰已经冲进了警察的包围圈。

  警察试图拦他,却被他推了个踉跄,他趁着警察愣神的时候,已经跑进了仓库。

  发呆的人一下子被他惊醒,司琼枝失声道:“不好。”

  她也要往前挤。

  顾轻舟被她带着,只得跟着她跑,差点扭了脚。

  医警已经简单收拾了徐培,他躺在地上,身上盖了白布单。

  阮燕峰走近时,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,双腿脱力般跪了下去。他的心是往前冲的,身子倒下之后,他就顺势往前爬。

  当他掀开盖住徐培的白布时,顾轻舟和司琼枝也进了仓库。

  她们和他一起,看到了徐培的脸。

  顾轻舟以前见过徐培的,却没什么印象,此刻仿佛是头一回相见。

  她撇开了脸,不忍心看。

  司琼枝倒吸凉气,眼泪崩溃般夺眶而出,若不是顾轻舟扶住她,她已经倒下了。

  “七叔,七叔!”被警察拦在外面的阮佳寒焦虑,大声呼叫。

  不少人往里面看。

  他们指指点点。

  顾轻舟照顾着司琼枝,看到阮燕峰的肩膀垮了下去,他发出了哭声。

  那哭声很软很轻,像幼兽的悲鸣,完全不像个成年男人的声音,好像灵魂碎裂成了渣,每个渣都在呐喊。

  顾轻舟的心,被那哭声连着了一样,忍不住拧成一团。

  后来,阮佳寒冲了进来,把阮燕峰拖起。

  再后来,徐家的人来了。

  仓库里乱糟糟的,家属的哭声要把仓库掀翻似的。

  警察上前对顾轻舟道:“长官,这里太乱了,您先出去吧,免得误伤了您。”

  司琼枝已经毫无力气。

  顾轻舟搀扶着她,从仓库里出来,司琼枝发出一声微弱的哭泣,似乎肝胆都震颤了。

  她把司琼枝扶到了汽车里。

  司琼枝捧住脸,像是坐不住了,往后座一靠,软软瘫了下去,泪水从指缝间往外流淌。

  同时,顾轻舟也看到了顾绍他们。

  阮佳寒把阮燕峰扛上了自家的汽车,正在按住他说些什么。

  “舟舟。”顾绍走了过来打招呼,声音也嘶哑,然后他看了眼汽车里瘫倒的司琼枝,“她没事吧?”

  “他们是很好的朋友,难说她没事。”顾轻舟道,然后她看了眼那边。

  顾绍也顺着她的目光,看到了阮佳寒和阮燕峰。

  “我七叔他.”顾绍似乎不知如何启齿,“你明白的吧?”

  “嗯,我懂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顾绍点点头,很是疲倦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  他站了片刻,不远处仓库里的哭声还在往外飘,那边阮佳寒大声喊他:“阿绍,来开车。”

  顾绍就道:“舟舟,我先过去了。”

  “好,路上慢点开。”顾轻舟叮嘱。

  顾轻舟自己也上了汽车。

  因为后座被司琼枝躺下了,顾轻舟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,让副官开车赶紧回去。

  一路上,大家都不敢说话。

  司琼枝下车时也没坐起来,顾轻舟就让副官去抱她,把她抱回房间。

  正好司督军刚刚从外面回来。

  他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她太伤心了,没有其他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督军有点担忧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他朋友去世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督军就对副官道:“我来吧。”

  老父亲虽然上了年纪,到底还是身强力壮,抱起缩成一团的闺女,一点也不费力。

  司琼枝后知后觉闻到了父亲身上雪茄的气息,那是小时候的味道,她突然抱紧了司督军的脖子,把头埋在他肩膀上,嚎啕大哭。

  司督军的心也跟着颤了下,难得柔声细语:“乖,阿爸在这里,不哭了。”

  他给顾轻舟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这里有他照顾,让顾轻舟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。

  顾轻舟看着他们走远,没有跟上去,而是去了护卫司署。

  牛怀古还没有回来。

  顾轻舟约莫等了半个小时,牛怀古终于拖着沉重的步子,回到了护卫司署。

  “唉!”他先是沉沉叹了口气。

  顾轻舟就问他:“怎么,家属闹事了吗?”

  “倒也没有,我就是心酸,被他们哭得难受。”牛怀古道。

  顾轻舟也跟着叹了口气。

  沉默了片刻,等这口气顺过来,顾轻舟才问牛怀古:“是什么情况?”

  “是自杀。”牛怀古道,“徐培租下那仓库,大概就是防止他死后臭味扩散得太快,不想家里人找到他。

  他走的时候,换了干净的西装,旁边有他的东西,还有一打厚厚的遗言纸。他在小仓库可能是住了好几天才自杀的,故而遗言纸写了二十多页。”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在这个瞬间,她不知自己该做出什么感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