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48章 谁打的电话?
  司琼枝把一只金怀表递给了阮燕峰。

  阮燕峰颤颤巍巍接了过来。在这个瞬间,他出现了轻微的耳鸣,怀表滴滴答答的声音无限放大,顺着他的手掌,传到了他的心脏上。

  他的心活动了那么一下。

  也只有一下。

  司琼枝的声音潮潮的:“我刚到南京的时候,心情并不好,因为那时候不是自己想要学医的,而是被迫的。

  我犯了很愚蠢的错误,如果我不学,我阿爸会把我赶到国外去,任由我自生自灭,我从未想过救死扶伤。

  而且,我阿姐回来了,阿爸就好像看不到我,眼里只有她。我姆妈忙着应酬,又只关心我哥哥,也不怎么搭理我,大概是我失败了,没有让她满意。

  所有人都知道,我是三军总司令的女儿,觉得我自傲、高贵。可是我特别迷茫。我刚认识阿培的时候,他给了我这块怀表。

  没人知道我身处花团锦簇的孤单。我念书念得要哭,不知前途在哪里。阿培给了这块怀表。

  他说:‘琼枝,你是不是觉得日子没有边际,痛苦没有尽头?我是学医的,我告诉你,人体自身可以代谢。所有的坏情绪,再恶劣的情绪,五百个小时就可以代谢干净,从此又是新的。’

  他让我数着它过。有了终点,等过了二十多天之后,我的确是完全换了心态,我也找到了学习的乐趣。”

  阮燕峰愣愣听着。

  他捧着那怀表,一下下走动的表好像有生机,像人的心跳,那么清晰。

  司琼枝的话,让他脑海里勾勒了徐培的样子。

  徐培站在他面前,一字一句的说:五百个小时,你就可以把坏情绪代谢干净

  “阿培并不健康,这点你更应该知道。他天生敏锐,能察觉到其他人隐藏的情绪,并且感同身受。任何人的痛苦,都可以投射到他心里。”司琼枝又道。

  阮燕峰点头:“对,他的老师一直建议他吃药。”

  “他承受了太多。”司琼枝说。

  阮燕峰轻轻抚摸着怀表。

  “燕峰,希望你五百个小时后,也能天亮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阮燕峰眼里的火焰,逐渐熄灭。

  这些话,对他而言已经没意义了。

  司琼枝遇到徐培的时候,是一株濒死的植物,徐培抓住了她最后一缕微弱的生机,拯救了她。

  而阮燕峰,他在看到徐培遗体那一刻,所有的求生意念就全部断了。

  好像干枯的树木,已经焦黑。

  司琼枝到了这一刻,才明白她送出去的怀表,无法拯救阮燕峰。

  阮燕峰会被他的情绪熬干,他会走向深渊或者死亡。

  “燕峰,我怀疑阿培不是自杀。”司琼枝突然道,“我有点线索”

  阮燕峰慢慢抬起头。

  他的眼睛里,又有了点微弱的火焰。

  司琼枝和他说了很久的话。

  她想,不管是把他推向深渊,还是将他拯救回来,她都要尝试,不能任由他溺逼其中。

  他需要发泄,需要争吵。

  又过了几天,一连下了三天的雨,暑气散了大半。

  到处湿漉漉的。

  眼瞧着就到了八月十五,司督军说今年中秋节还是要过的。

  顾轻舟和朱嫂忙着准备过中秋,还要给亲戚朋友送礼。

  “司行霈要是能回来就好了。”顾轻舟想,“他还没有跟孩子们一起过过中秋呢。”

  到了中秋节,顾轻舟的两个儿子就都六个月大了,那时候更好玩了。

  她正在胡思乱想时,顾绍来了。

  他是特意买了中秋节的月饼。

  “我不知道新加坡有没有月饼铺子,就到处去找,没想到有很多,就顺便一样买了点。”顾绍道。

  除了月饼,顾绍还给玉藻买了很多小玩意和小点心。

  顾轻舟让佣人接下,问他:“怎么想起逛街了?”

  “学生们都在议论中秋节。我们专业的学生,九成都是华民。”顾绍道。

  他的学校已经开学大半个月了。

  法语是学校的小语种,顾绍班上只有十几名学生。

  他比那些学生也大不了几岁,师生关系很是融洽。

  顾轻舟听说学生们私下里的聚餐都邀请他,俨然是把他当成了稍微年长一点的师兄,而不是老师。

  “那你给你家里买了吗?”顾轻舟问。

  顾绍沉默了下。

  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敏锐捕捉到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,还以为他跟阮家闹了矛盾。

  顾绍却道:“家里这几天不太安宁。七叔虽然是祖母亲生的,却是我妈带大的,长嫂如母嘛,他也一直都把我妈当母亲尊重的。

  可前天他回来,跟我妈大吵了一架,把我妈气病了。祖母听说了此事,也病了;家里乱成一团。”

  顾轻舟心中咯噔了下:“还是为了徐培的事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七叔怀疑是大太太说了什么?”顾轻舟又问。

  顾绍道:“他好像有证据,说是我妈打电话给了徐培,逼死了他。但我妈说,她从来没有给徐培打过电话。”

  顾轻舟神色一敛。

  这件事,她听司琼枝说过。

  徐家那是一条人命,顾轻舟并不主张司琼枝把秘密藏起来。

  “.我妈这个人,虽然我不是很了解她,不过她持家很有威信力。几次大事小事都可以看得出,她很有担当。

  只要是她做的,哪怕再坏的结果,她也能承担,并不会否认。家里人都在说七叔,七叔快要疯了。”顾绍道。

  顿了顿,顾绍自己又道:“舟舟,我听大哥说,当初祖父还在世,就是听说了七叔的事.才病倒的。病了三个月去世了,为此七叔很内疚,才承诺绝不乱说话。”

  顾轻舟一惊:“还有这层?”

  如此说来,如果真是阮家主动找到了徐培,把这件事死死扣在徐培头上,再加上徐培原本就精神压抑,自杀倒也可能。

  “我七叔的性格,你也能看得出一二,他是个很有主见的人。如果不是这一层缘故,他是绝不会服管束的。”顾绍道。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的确,阮燕峰是很有魄力的,不像是藏头露尾的性格。

  顾轻舟每次看到阮佳寒那么急迫替他遮掩,心里也好奇到底为什么,如今总算是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