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50章 手链
  司督军拿到了电报,脸上露出了满意。

  司行霈决定做这件事,就毫不拖泥带水的准备。

  当初司行霈从前线装“中弹受伤”,第一是给其他人打一个预防针,让他们明白自己会隐退,不会分享胜利的果实,第二他亲自找到了一位刚刚回国的火油勘探专家。

  他亲自登门,从各个方面说服了那位学者,让学者参与了司行霈的“火油计划”,并且司行霈亲自带着他,去实地考察。

  这件事需得绝密。

  火油是将来的国之重器,能扼住经济和军事的命脉,英国人、日本人不会放任不管。

  所以,那段时间司行霈的行踪极其隐秘。

  为了遮掩他这个隐秘,他营造了自己中弹身亡的流言,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是否去世的消息上,从而忽略了其他。

  而顾轻舟等人,更是半个字都不敢泄露。

  “短短一年半,他就把这件事做成了,算他有点能耐,不是一味的犯浑。”司督军把电报随手点了。

  这是加密的电报,密码只有顾轻舟和司行霈有。顾轻舟亲自译出来,看完了也不能落入其他人手里。

  毕竟后续的工作还没有完善。

  “都是阿爸教育得好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司督军道:“他哪里肯听一句话?从小就混账。”

  想起了他小时候的事,司督军突然问顾轻舟:“他以前不能见血,一见血就像中毒了,脑子不正常,现在呢?”

  司行霈是见血亢奋。

  他每次看到大片的血腥,就会身不由己血脉逆行,好像只发狂的野兽。

  那个时候,他很多的行为举止都是不受大脑控制的。

  “那是心理疾病。”顾轻舟肯定道,“后来,他就慢慢没了。”

  和顾轻舟相爱之后,他荒芜的心田被清理干净,种上了鲜花,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。

  他那个恶习,也发作过,只是没那么严重,发作的时候心里稍微清楚点,也有能力去控制它。

  “我觉得,他以前不是中毒,而是放纵。当看到血的时候,他知道自己的反应不正常,但他无所顾忌,任由自己往下落。

  他现在是丈夫,又是父亲,他明白自己该要什么,也知道自己的前途和未来,所以能愿意去控制自己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司督军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司行霈是从什么时候变化的?

  他的理想一直都在。

  他准备做个殉道的人,为了天下统一大计,他打算奉献自己。

  如果他是个小兵,他就能背着炸药包冲向敌营;他如果是个团长,他的部队可以做敢死队。

  他是个不惜命的。

  他什么都不想要,什么都提不起他的兴趣,除了统一。

  他没有想过统一了之后自己要什么样子的权力,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这样想过,他要的是天下苍生能安宁。

  后来,他遇到了顾轻舟。

  他好像懵懂了半辈子,一下子就清醒了:原来,人与人之间还有爱情,这天地间还有如此美好的女人。

  为了这女人,他开始思考自己的生活和人生,他终于像个正常人那样了。

  “轻舟,是你拯救了他。”司督军道,“他能有今天这样的好耐性,而不是整天做混账事,他能有个家庭,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  顾轻舟眼眶一热。

  她道:“我有点想他了。”

  司行霈最终没赶上回来过中秋。

  火油的采取、提炼,以及和英国人说好的雇佣舰队,都需要他亲自去操持。

  他又给顾轻舟发了封电报,问:“我儿子会叫阿爸了吗?”

  顾轻舟就更加难受了,只差哭出来。

  她从未有过那样强烈的思念。

  她曾经远走太原府,心中对他的牵挂是很平淡的,因为知道他在哪里,知道他在做什么,也知道她自己要做什么。

  现在也知道,感受却完全不一样。

  司督军的那番话,勾起了顾轻舟对司行霈的想念,之后这情绪就潆绕不散。

  不是怕他出事,只是非要见他一面不可。

  中秋节是顾轻舟带着孩子们过的。

  阮家的事隐而不发,外人大多不知道,不过阮燕峰出门了。

  他没有继续消沉,而是去寻找徐培自杀的蛛丝马迹,给自己和徐培一个交代。

  也有人问起徐培和阮燕峰的关系,阮、徐两家把此事当成最大的丑闻,异口同声咬定是“校友”。

  连朋友也不算。

  朋友还得志同道合,校友仅仅是因为考到了同一所大学。

  对此,阮燕峰不解释。

  阮家的老太爷去世之后,他就知道,有些事必须咬紧牙关。

  司琼枝偶然会和阮燕峰吃饭、逛街。

  顾轻舟收集了医院四成的散股。如果放出消息,裴家会有所行动。

  为此,顾轻舟特意去问了司琼枝。

  司琼枝道:“大嫂,我是配不上裴诚的。他的感情纯粹而浓烈,应该被人珍重,而我”

  她摇摇头,不想顾轻舟公开此事。

  司琼枝最近不怎么跟裴诚说话,不是特意疏远他,而是医院很忙。

  裴诚是主治医生,他稍微空闲一点,虽然他有时候也值夜班。

  司琼枝是普通医生。

  像她这样的普通医生,至少要有五年的工作经历,才可以调入专科。而她一进医院,就直接到了肿瘤科,这是走了后门的。

  当然,裴诚更是。

  司琼枝平时很忙碌,除了要坐门诊、巡查住院部,还有就是做实验、写报告,帮老师整理资料和会议记录,以及做手术助手。

  他们这家医院的名声很响亮,除了新加坡本地人,香港、马来甚至国内和印度的很多人,都会前来就医。

  司琼枝忙碌起来是没日没夜的,时常四十八个小时的值班,加上裴诚很克制,并不会一味的穷追猛打,她也没顾上自己的感情了。

  这么一晃,好几个月就过去了。

  旧历冬月初的时候,新历就到了十二月底,快要元旦了。

  司琼枝写报告,看着纸上12月29日的日期,恍惚了很久。

  “怎么时间过得如此快?”她想。

  她知道裴诚的感情,才七月中旬。她还没有理出头绪,五个月过去了。

  这天不用值班,司琼枝早早回家。

  一进门,她就听到了侄女玉藻的笑声,笑声里还夹杂了“阿爸”等喊声。

  她大哥回来了。

  司琼枝微笑了下,快步往里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