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51章 新的一年
  司琼枝一进门,就被小侄女扑了个满怀。

  玉藻小小手腕上,带着一串明晃晃的钻石手链。

  手链是特制的,因为市面上没这么小的,钻石也特意切割得很小,既耀目却又不沉重。

  “姑姑,我阿爸送的。”玉藻晃着手,递给司琼枝瞧。

  玉藻一直艳羡司琼枝的钻石手链。

  只可惜,那手链不适合她五岁的小手,司琼枝去了很多的珠宝行,都没有找到小孩子带的。

  大概,没人会给五岁的小女孩子买如此昂贵的首饰吧。

  “真好看。”司琼枝捧起玉藻的小手,“这可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  “我阿爸最好了。”玉藻道。

  司琼枝就逗她:“那姑姑不好吗?”

  “姑姑,您多大人了,怎么好吃醋?”玉藻问她。

  司琼枝差点笑软。

  她牵着玉藻进去,看到她大哥正跟父亲说着什么。

  然后,她就看到她大哥的目光在她脸上逡巡。

  “作甚?”司琼枝下意识摸了下脸。

  司行霈道:“没什么,看你还是这青涩丫头相,一点也没长开,裴诚还没有搞定吗?”

  司琼枝的脸一下子红透了。

  这世上没有比她大哥更混账的人了。

  顾轻舟就打了下司行霈的胳膊:“你这是做大哥的样子吗?说得都是什么混账话!”

  “做哥哥的,没有不想把妹妹扫地出门的。”司行霈道,“留在家里做老姑娘吗?”

  司琼枝的脸更红了。

  她转身对玉藻道:“咱们走吧,不要理你阿爸。”

  玉藻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果断拉起了司琼枝的手:“姑姑,咱们都是美人,我站在你这边。”

  司琼枝差点笑趴下。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她都能预料到,自己姑娘不要脸得浑然天成,将来旁人一看到她,就知道她是司行霈的女儿。

  顾轻舟想,她挺含蓄内敛的啊,怎么不像她呢?

  一番嬉闹,司琼枝先回屋洗脸更衣,再出来吃饭。

  她带着玉藻过来的时候,只有五姨太在吩咐佣人准备晚膳。

  “阿爸呢?”司琼枝问。

  五姨太指了指书房:“跟少帅和太太在里面说话。”

  司琼枝了然。

  她知道她大哥在做什么,也知道此事的隐秘,至少暂时不能叫外人知道。

  书房里的几个人,正在商量军舰的事。

  “英国人每艘军舰的维护,一年需要四百万英镑,而我出的雇佣价格,是一年五十万英镑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司督军想了想,如此重利,拿下来轻而易举。

  “协商了几艘军舰?”司督军问。

  “三十九艘。”司行霈说,“一艘军舰安置五百海军。”

  司督军蹙眉:“这样下来,就是将近两万人的海军,英国人放心吗?”

  “新加坡海军的军舰,只有不到八千人,但是他们报给政府的,是十二万人。”司行霈狡猾一笑。

  司督军:“.”

  这里面的重利和消息不对等,让司行霈的计划实施起来很顺利。

  “何时拿到正规的授权?”司督军问。

  “已经拿到了。我回来的时候,顺路把所有手续都办齐了。总督府为了省钱,给了我文件,让我自己去置办军装,只要符合英式海军的标准配制就行。

  至于证件和配枪,我自己的明天去总督府拿,我手下人的,我自己去做,他们会给我制作图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司督军点点头。

  没过几天,司行霈就拿到了证件,他是合法合规的“英国舰队”,受雇于英国政府,跟总督府是合作关系,而非从属关系。

  这件事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轰动,新加坡的民众几乎不知道。

  海军舰队又不会靠近海滩,更不会在街上乱逛,民众看不见他们,更不知道英国政府弄了一群雇佣海军在保护他们。

  “岛上除了火油,还有什么价值吗?”顾轻舟问司行霈,“我听说,那个岛足有新加坡这么大。”

  “没有新加坡大。”司行霈道,“岛上除了海盗就没有其他人了,更没有农耕,九成的地方全部都是树。”

  “是不是有很多的鸟?”

  “很多很多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你在树丛里走,就能落一身的鸟粪,没有观赏价值。”

  那是个没有人口、没有农业和工业的荒岛,资源更是稀缺。

  除了火油。

  岛上有很多的火油,这大概是它唯一的价值。

  “将来,我们会开发它吗?”顾轻舟问。

  司行霈摇摇头:“咱们这一辈就别想了。等将来,咱们的儿孙闲得无聊,他们可以去做。”

  “那它从属哪个国家?”

  “海里有很多的荒岛,都没有从属。”司行霈道,“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欧洲人,他们要的是资源。大家都在掠夺,谁有闲钱去捡荒废的岛?”

  “将来呢?”顾轻舟问,“将来如果有人想要呢?”

  “那就给他们吧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将来如果真的有人想要,愿意出钱去开发它,就把它给南京吧。”

  这是远景。

  未来会怎样,顾轻舟和司行霈都不知道。

  远景的设想到底是空泛还是狭隘,他们也不知道。

  司行霈拥抱了顾轻舟:“从今天开始,我就要做个好父亲了。”

  他再也不需要成天出门了。

  他的舰队会负责火油的开发、维护和提炼,他不需要亲自负责。

  打好了根基,他手下的人会自动帮他做好,就好比当初他人在太原府那样。

  “我儿子还不会叫阿爸。”司行霈亲吻了下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还以为,他接下来会说,是因为他的缺席,导致了孩子教育问题没跟上,他很内疚。

  不成想,司行霈叹了口气:“玉藻八个月就会开口了,果然小子不如闺女。”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有理有据,她简直无法反驳。

  她想到,以后他们夫妻不会聚少离多,然后就想到,她那两个可怜的儿子,从此就要水深火热了。

  “咱们再生个女儿。”司行霈说到这里,很“顺便”的把话题转移到了他感兴趣的方面,抱起顾轻舟就回房了。

  顾轻舟再次无言以对。

  回家之后,顾轻舟洗了澡出来,正好看到了床头的日历。

  她对司行霈道:“今天是新历的第一天!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是新的一年。”顾轻舟道,“司行霈,新生活刚开始,正好始于新的一年,这算不算一种巧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