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59章 孩子的询问
  两个小孩子,爬一爬有益于健康,顾轻舟并没有真的阻止。

  如果司行霈是打着让孩子锻炼的旗号,顾轻舟倒也不生气。

  摆好了架势,司行霈和玉藻分别蹲在另一头,召唤两个小鬼。

  老二雀舫就开开心心往他姐姐跟前奔,一边笑一边爬,欢喜雀跃,笑声清脆响亮。

  “开阊,快过来,来。”司行霈则满头大汗招呼司开阊。

  不成想,开阊一动不动,坐在地上抠自己的脚趾玩,丝毫不给司行霈面子。

 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。

  片刻之后,雀舫爬了过去。

  玉藻想要抱他,可惜太小,乳娘不放心,亲自上前接住了雀舫。

  而开阊,还是不肯动。

  “快过来,臭小子。”司行霈的耐性告罄,对顾轻舟道,“这小孩是不是欠收拾?”

  “我看你才欠收拾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人家不喜欢你而已。”

  不成想,她这话刚刚说完,就听到了开阊一声轻微的“阿爸”。

  顾轻舟整个人僵了下,司行霈也是,就连站在旁边的乳娘,也全部震惊了。

  开阊慢条斯理的,又叫了声“阿爸”。

  司行霈刚刚还想要收拾他,这会儿却是激动得不行,一把抱起了开阊:“好儿子,真乖!”

  不再叫“臭小孩”了。

  他抱起开阊,一个激动就把他往上抛。

  开阊终于笑了。

  他最爱这样玩,可惜顾轻舟不让,司行霈就一直没敢。

  “真是个好孩子!”司行霈接稳了他,当父亲的喜悦是不会重叠的,他仍是兴奋极了,就跟玉藻当初叫他一样。

  开阊的“阿爸”,更让他有成就感,因为这是他一声声训导出来的。

  “阿爸.”开阊又道。

  顾轻舟走上前,靠在司行霈的身上,轻轻戳了下孩子的小脸:“快九个月了,他开口说话了,真不容易。”

  “我儿子嘛,聪明是应该的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问:“那你什么时候教他们叫姆妈?”

  司行霈就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,凑近看她的表情:“吃醋了?”

  顾轻舟道:“并没有。”

  “还嘴硬!”司行霈哈哈大笑,“司太太,你这样好幼稚。”

  顾轻舟眼角抽了抽:到底谁幼稚?

  这天晚上,司行霈的兴奋劲儿还没有过去,凑在顾轻舟耳边道:“你也叫我一声阿爸吧?”

  顾轻舟立马把他放在床头的枪上膛。

  这场闹剧,这才平息。

  乳娘们看得出,太太很端庄保持着她的涵养,没有表现出来,但她很明显是羡慕了。

  故而,乳娘们很靠谱的,轮流在两个孩子耳边念“姆妈”,希望两个孩子能鹦鹉学舌。

  结果,两个小子,一个乱动、咯咯乱笑,一个面无表情。

  顾轻舟进来时,看到两个乳娘对着摇篮“姆妈,姆妈”个不停,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姆妈,场面惨不忍睹。

  她禁不住笑起来。

  乳娘们对她的笑场很不满意,不打算纵容她,就对她道:“太太,教小孩子说话就是这样的。玉藻小姐小时候,肯定也是颜太太一句句这样教的。”

  顾轻舟有点想念颜太太了。

  的确,要教会小孩子,自己先得说多少句?

  顾轻舟想象了下,颜太太抱着小玉藻,对着她叫“姆妈”的样子,心中有点酸涩。

  那时候,她远在太原府,把玉藻丢给了颜太太。

  教了一整天,乳娘们口干舌燥,毫无成果。

  这天吃了晚饭,顾轻舟和司行霈带着玉藻去码头散步。

  玉藻可能是想到了什么,她问顾轻舟:“姆妈,是谁生了我?”

  顾轻舟错愕。

  司行霈也脚步微停。

  然后,他把玉藻抱起来,让她骑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  玉藻高兴极了。

  兴奋之后,她还是对顾轻舟道:“我知道,我的父亲是阿爸的弟弟,那生我的人呢?姆妈,就像你生大弟弟和二弟弟那样,大着肚子的是谁?”

  司行霈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则仰头,看着骑在司行霈身上的玉藻。

  司行霈原本就比顾轻舟高很多,玉藻就显得更高,顾轻舟都瞧不见她的眼睛了。

  “玉藻,大人的世界很复杂,不是简单的正面、反面。”顾轻舟道,“等你到了十五岁,姆妈就把什么都告诉你,好不好?”

  “为什么要十五岁?”

  “因为那时候,你就已经很大了,你知道怎么去判断。现在姆妈告诉你,你也理解不了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“我能理解。”玉藻道。

  司行霈就拍了拍她的小腿:“听话。”

  然后,司行霈又问玉藻:“以前你外婆是怎么跟你说的?”

  玉藻很少问起自己的身世,司行霈还以为颜太太跟她说清楚了。

  不过再想想,她才五岁,跟过来的时候才四岁,能弄清楚自己和司家到底是什么关系,已经非常难得了,有点囫囵吞枣的意思。

  她大概不是真的明白。

  “外婆没说。”玉藻有点委屈。

  “为什么没说?”顾轻舟问。

  玉藻道:“我没问”

  她小小的脑袋里,根本没有太多的概念。她跟着外婆长大,听着外婆跟她说她父亲、她阿爸和她姆妈。

  她就以为,自己跟颜洛水的孩子们一样,有父母有家庭。

  然而最近,她开始发现了不一样的。

  她知道自己不是顾轻舟肚子里生出来的,因为顾轻舟跟她的父亲不是夫妻,只有夫妻才可以生小孩子。

  “现在怎么想起来问?”顾轻舟道。

  玉藻想了想:“我害怕。”

  “怕什么?”顾轻舟和司行霈都停下脚步。

  玉藻道:“害怕生了我的人,如果她来要走我,你们会不会把我给她?”

  “不会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是不会来,还是不会给?”玉藻问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一起惊呆了。

  他们都知道玉藻聪明,却从未想过她这样聪明,甚至有点狡猾。

  他们还以为,小孩子都缺少智慧,是个有灵魂的玩具。

  司行霈想了想,他四岁的时候就知道他母亲是怎么死的,也知道如何在父亲和继母家里生存。

  而顾轻舟,五岁的时候已经会背上千张药方了。

  他们在玉藻这个年纪,都具备了足够的机敏,为何他们会轻看了玉藻?

  “这个问题,你留着好不好?这是你和姆妈之间的约定。等你十五岁生日的时候,我就回答你。”顾轻舟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