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63章 诱惑
  顾轻舟感受到了夏小姐对她的敌意。

  这敌意来源于哪里,顾轻舟能找到很多原因来解释。

  同时,她也感受到了颜家的孩子对夏小姐的抵触。

  这抵触是怎么来的,顾轻舟就费解了。

  “.她总不至于打孩子。”顾轻舟道,“颜棋说话很费劲,有什么也解释不清,我怕夏小姐暗中对她不好。”

  司行霈也看到了颜子清的女儿颜棋。

  看到其他小姑娘,司行霈就会想到自家的玉藻,同时格外自豪。

  有了对比,才知道玉藻是有多聪明、多漂亮、多听话。

  颜棋只比玉藻小一岁,可那口齿的伶俐、逻辑的思维,再过五年也赶不上玉藻。

  他对夏小姐没兴趣,对颜家的孩子更加没兴趣,故而大大方方转移话题:“父母真的很重要。玉藻是司家的苗,颜家的孩子十个加起来,都比不上我女儿一根小拇指。”

  有女万事足的司师座,是个女儿迷。

  顾轻舟的话,是对牛弹琴了。她翻了个白眼,不再说什么。

  顾轻舟两口子离开之后,夏千予特意去找了颜子清的儿子颜恺。

  “恺恺,姑母带你出去吃冰淇淋?”夏千予哄小孩子。

  颜恺很想吃。

  只是,颜家的老爷子吩咐了佣人,不许给小孩子吃那么凉的东西,况且颜恺的肠胃也不好。

  除此之外,他还对夏千予充满了警惕。

  “不要。”颜恺道,“祖父不让吃冰淇淋。”

  夏千予道:“那姑母带你去吃其他的,你想吃什么?”

  颜恺咽了下口水。

  他想起了椰奶蛋糕。

  今天顾轻舟带了半块过来,他和颜棋分了吃。

  顾轻舟很有分寸,又懂医术,知道颜恺肠胃不佳,哪怕是带零食,也只够小孩子尝尝鲜的,不敢给他们多吃。

  颜恺没吃够,满肚子的馋虫都起来了。

  “想吃蛋糕吗?”夏千予故意问。

  男孩子就坐不住了:“想。”

  夏千予道:“那好,明天姑母就带你去吃。”

  正好颜棋拿了个玩具风筝,进来找她哥哥帮她放。

  看到了夏千予,颜棋下意识往门旁边躲,然后缩到了她哥哥怀里。

  颜恺像个小大人:“我要带我妹妹一起去。”

  他们俩不是一个母亲生的,都没见过自己母亲的面,从小相互作伴,倒是比其他兄妹更亲近。

  “好啊,一起去。”夏千予道。

  等她走了,颜棋紧张拉住了她哥哥的袖子,结结巴巴说:“不,坏人,不去。”

  颜棋不太会说话,颜恺跟妹妹是鸡同鸭讲,不管他妹说什么,他都能曲解出来意思:“她不是坏人,上次不是她推到你的,是你自己掉进池子里的。”

  颜棋身子有点发抖,攥住她哥哥的手更加紧了。

  颜恺像模像样:“不怕,棋棋不怕,我们去吃好吃的。”

  颜棋叽叽咕咕说了好些话,颜恺都一概不听,打定主意要跟夏千予去吃蛋糕。

  他们兄妹俩的饮食,家里是有严格控制的。

  因为小孩子吃饱了零食不爱吃饭,不长个子,也因为他们兄妹肠胃脆弱,吃零食容易犯毛病。

  只有顾轻舟来了,他们才能蹭到少量的点心,过过嘴瘾,平常是没有的。

  夏千予说带着他们去吃蛋糕,对小孩子而言诱惑很大。

  第二天,颜恺跟着夏千予出门,颜棋死活不肯去,还拉着颜恺不让他走。

  “哥哥,不去。”颜棋死死拽住了她哥哥的手。

  但是妹妹低估了吃货哥哥对椰奶蛋糕的渴望,于是颜恺不顾妹妹的阻拦:“棋棋乖,我带好吃的给你。”

  夏千予果然带着颜恺去吃了蛋糕。

  吃完之后,夏千予又说带颜恺去玩。

  于是,她就把颜恺带到了医院,请医生给他做个检查。

  颜恺一路上被收买,对夏千予言听计从。

  他们检查完了,离开医院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司琼枝。

  司琼枝没认出夏千予,颜恺却认出了司琼枝,对夏千予说:“我姑母家的姑姑。”

  男孩子估计从小就爱看脸,司琼枝很漂亮,故而很招人喜欢。

  颜恺不是过目不忘,却在见过司琼枝第一次之后,就记住了她。

  “姑姑,姑姑。”颜恺大声喊。

  司琼枝看到了他,有点诧异。

  “怎么了,恺恺哪里不舒服吗?”司琼枝问。

  颜恺道:“没有,我们来玩。”

  司琼枝又看了眼夏千予。

  她和夏千予有过一面之缘。明明司琼枝更加年轻漂亮,但夏千予对她没什么恶感,笑盈盈和她打招呼:“司小姐,你就是在这家医院上班啊?”

  “是啊。恺恺他怎么了?”司琼枝问。

  夏千予道:“我带着他出来吃零食,担心他肠胃负担过重,故而来瞧瞧。”

  寒暄了几句,夏千予就带着颜恺走了。

  司琼枝一头雾水。

  她去了趟儿科。

  儿科有她熟悉的医生和护士,正好这会儿到了午饭时间,大家都休息了。

  司琼枝拿了一盒水果进去,受到了热情的欢迎。

  她就拐弯抹角,问儿科的医生,今天夏小姐带着颜恺是看什么病,用谁的名字挂号的。

  “颜恺,我有点印象,是我看的。”有位中年女医生道,“说他好动,问是什么病。我没看出来那孩子有什么病。”

  “就是说,没问题吗?”司琼枝反问。

  医生道:“没什么问题的,我开了点营养冲剂给他。”

  司琼枝仍是一头雾水。

  这天下班早,她回家赶上了晚饭,就在饭桌上说起夏千予带着颜恺去看病。

  “.我原本打算问问是什么病,好去探望,所以才打听。一打听才知道,根本没什么。”司琼枝笑笑。

  顾轻舟顿了下。

  “怎么了?”司琼枝敏锐发现了她表情不太对。

  “没事。”顾轻舟恢复了笑容,“夏小姐关心孩子们,没什么不对的。”

  只是,她心中仍是放不下颜恺。

  晚夕,顾轻舟去检查了玉藻的睡前功课,又去看了两个儿子,这才回房。

  司行霈坐在床上翻一些文件,是英国巷口的检查标准。

  顾轻舟知道他想把火油卖往欧洲。

  她没有打扰他,自己又把昨天翻过的医案找出来。

  她的手指,无意识在书本上敲来敲去,丝毫没有意识到她正在扰民。

  司行霈被她这动静打扰得看不下书,就捉住了她的手。

  顾轻舟回神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,我在想三哥那孩子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明天要去趟颜家,再看看颜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