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64章 太贪婪
  顾轻舟打算去看看颜恺,只是担心他的病。

  “那个夏小姐,她阴阳怪气的,是因为你占了她的位置吧?”司行霈突然开口。

  他连正眼都没看过夏千予,却从今天司琼枝的话里,听出了夏千予的攀比之心;而且顾轻舟昨天好像说了,夏小姐有点问题。

  多年的军旅生涯,练就了他的敏锐和精明。

  顾轻舟道:“我也是这么觉得。”

  夏千予年纪不大,小时候吃了不少的苦头。

  她是小妾生的,佣人们都轻瞧了她。她力争上游,讨好主母,主母离婚走人了;讨好哥哥们,哥哥们看不惯父亲,去英国发展了。

  后来,她就开始讨好她父亲,可惜他父亲不喜欢女儿,更不喜欢瘦弱的她。

  在讨厌女儿的父亲眼里,若是能例外,大概要很漂亮的小姑娘吧?

  可惜夏千予不是。

  她那时候太瘦。

  她唯一没想过的,就是去巴结自己的亲娘。她从亲娘的眼睛里,感受到了同源的恨意。

  她千辛万苦,差点感动了她父亲时,父亲病逝了。

  夏千予简直要崩溃。

  她还以为,那是穷途末路:父亲死了,家里散了,亲娘带着遗产走了。

  不成想,那却是她命运的转弯。

  她被接到了颜家。

  颜家在那之前,出了一次事故。一个印度军火商派人到新加坡,刺杀颜戍立,却意外炸了颜家两辆汽车。

  那汽车上,是颜家打算去海边游玩的众人,颜家损失了大半的人口,可谓惨烈。

  颜家人丁单薄,颜老和颜子清都很疼夏千予。

  她有一次跟颜老开玩笑:“您不如干脆认我做女儿吧?”

  颜老却道:“孩子,你永远姓夏,我不能对不起你的父亲,你是他唯一的女儿啊。”

  夏千予并不感动。

  过了好久,她才慢慢想通:她住在颜家,再怎么享受,也无法继承颜老的家产,她只是个客人。

  如果她改姓了颜,成了颜家的义女,将来颜老百年,有一小部分家产是要给她的。

  依照颜子清的性格,他不会吝啬。

  颜老此人,对夏千予格外纵容,钱财上从不小气,可对大事却严谨得半分也不肯变通。

  夏千予想明白了之后,就更加用心。

  她想方设法讨好颜老,投其所好,做到了女儿该做的一切。

  她想成为颜家的小姐。

  也许,这是夏家留给她的阴影,她一生都没有归属感。

  可颜老的态度,没有半分松动。

  夏千予几次暗示,颜老都没有含混过去,而是直接找她长谈,表明她只是夏家的小姐。

  当夏千予哭着说:“我爸爸对我并不好,他也没把我当女儿。”

  颜老就冷了脸,然后叹了口气,说:“你不能这样想,女孩子应该懂得感恩,生育之恩大于天啊。”

  言外之意,觉得她这个人没心没肺。

  夏千予吓得不敢再提。

  她以为颜老会对她失望,不成想颜老依旧对她很好,在物质上很纵容她。

  她以为,颜老跟她父亲一样,不喜欢女儿。

  她以为,颜家的遭遇让颜老害怕家里再添亲属。

  她还以为,只要自己足够努力,就能打动颜老,让他把自己变成颜家的一员。

  直到顾轻舟的到来。

  顾轻舟来到了新加坡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
  颜老会谈论顾轻舟,说:“那是我的义女。”

  夏千予一开始满头雾水,因为从未听说过。

  她去打听,才知道是当初二爷求了颜老,让颜家名义上给顾轻舟一个身份,好让顾轻舟嫁给她的丈夫。

  夏千予就想:“她和我一样,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。好在,二爷开口了,而我爸爸却什么也没说。”

  在这一点上,夏千予是瞧不起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和她一样,都利用了颜家。

  她在偶然的谈论中,表达了自己的这个观点,却被颜老驳回。

  颜老说:“那不一样,我是自愿认她做义女。那可是个传奇,没人不佩服她。”

  夏千予嫉妒得怒火中烧。

  颜老如此夸奖顾轻舟。

  她夏千予千方百计想要个前程,想要点家业,颜老不肯给;而顾轻舟,什么也没做,颜老却追着要认她做义女。

  简直岂有此理!

  夏千予后来也去买了顾轻舟的传记,看完之后她就把书给烧了,并且坚信顾轻舟和写她传记的人有什么不轨。

  她不相信那是真的!

  “她那么有钱,借助颜家嫁得那么好,她应该明白我的苦衷,凭什么要来挡我的路?”夏千予恨恨的想。

  顾轻舟没有来的时候,颜老就不是很愿意;等顾轻舟来了,颜老自觉有了个义女,更加不想要第二个了。

  她恨顾轻舟的,但她尽可能隐藏。

  然而,夏千予觉得那女人是明白的。

  那女人有双透亮的眸子。

  她那双眸子太过于精明,好像所有的魑魅魍魉在她眼里,都要显露原型。

  顾轻舟应该是什么都知道的,却故意不避嫌,不给她让出一条路,一点怜悯心也没有。

  “她太贪婪了。”夏千予想。

  夏千予见过顾轻舟,却一直没见过她丈夫。

  前些日子传言,说她丈夫死了,夏千予很是快意。

  她还想过,顾轻舟的丈夫应该很丑,那女人是为了司家的权势才嫁给他的。

  不成想,她终于见到了顾轻舟的丈夫。

  在那个瞬间,她清清楚楚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  心跳得那么急切,好像春风里破土而出的嫩芽,在微寒的风中瑟瑟发抖。

  “她太贪婪了。”夏千予再次想。

  有那样英俊的丈夫,哪怕是穷困潦倒,顾轻舟此生也应该满足了,她还要什么?

  当天晚上,夏千予就做梦了。

  她梦到自己和司行霈在水池里游泳,那男人在她面前露出了脸——那张英俊得逼人的脸。

  然后,他深深看向了她。

  后来,他把她按在池子的壁上。

  夏千予从梦里醒过来,还是头一回做如此露骨的梦,整个人都心悸,同时既甜蜜又深深的痛苦。

  “我难道也要去做妾吗?”她问自己。

  她当初很瞧不起她的亲娘,不就是因为她是小妾吗?

  假如那双有力的手,能再次拥抱她,做妾她也认了。

  夏千予的世界,被那一眼颠覆了。

  她想,她重新有了生机,她活过来了,她有了前进的方向。

  颜家富足的生活,成就了她匀称的体态,丰富的学识,让她变成了知书达理的名媛。

  她配得上自己梦中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