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67章 不知感恩
  颜老派人打听过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的谋略问题,他从传记上看到过,真假不论,她的医术却是有迹可循的。

  每个行业的人,都会相互仇视,彼此贬低,这是人之常情。

  嫉妒和自负会从中作祟,没人愿意承认其他人比自己厉害。

  除非是某个人比他们高明太多。

  顾轻舟有个“天下第一神医”的名号,听着好像挺不靠谱,带着夸张过分的意味,颜老却对此很好奇。

  他派人去核实过,顾轻舟的这个名头不是自己取的,更不是报纸给她安的,而是全天下的中医集体认可的。

  当然,那场中医盛宴到底是真是假,现在也难说了,但可信度很高,至少在九成以上。

  如此神医,她能提早看出颜恺是生病,而不是小孩子的玩闹,颜老是相信的。

  “轻舟,此事就拜托你了。”颜老道,“多亏了你,要不然咱们都像瞎了似的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义父,您对我的帮助可比我这举手之劳多多了,咱们就别说客气话。”

  颜老点点头:“对,你是我的闺女嘛,客气什么?”

  正好此时,逛了一天的夏千予也回来了。

  她手里拿了个纸盒子,是给颜老买的鞋子。

  颜老不喜欢皮鞋,家里佣人做的布鞋他也不很爱穿。街上有种很轻的鞋底做成的布鞋,不太值钱,也不常见,但颜老很喜欢。

  夏千予每次看到,都要给他买一双。

  不成想,进门却听到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她的眼眶差点就红了,恨不能把鞋子扔在地上,大哭一场。

  凭什么!

  她在颜老身边比顾轻舟长,而且她更加需要颜家的身份和财产。这些对颜老而言,都是身外之物,为什么不肯给她一点?

  而顾轻舟呢,她已经凭借颜家的后盾,嫁给了司家做太太,她算是成功了,有钱有势,还有那么英俊的丈夫!

  “千予,你怎么了?”颜老也看到了夏千予。

  夏千予连忙眨眨眼,到底没把眼泪落下来:“我给您买了双鞋子。”

  “放下吧,你先去吃饭。”颜老道,“我们这里有要紧事说,乖。”

  就好像逗孩子似的。

  夏千予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颜老这种态度,让她更加的抓狂。

  她还是全部忍了下来,转身走了。

  她一走,颜子清后知后觉问:“千予怎么了?”

  颜老漫不经心道:“也没什么。千予这孩子,心思有点重,这样不好。”

  颜子清第一次听到他父亲如此评价千予。

  他是不太喜欢千予有些小习惯的,可考虑到她从前过得很苦,颜子清没有说过什么,也尽可能纵容她,多疼她一点。

  夏千予那些显而易见的毛病,也被颜子清全部忍下了。

  父亲却从来不说,好像千予的一切都是应该的。

  这还是第一次,父亲说夏千予“这样不好”。

  颜子清想到他父亲老谋深算,心中诧异的想:千予这孩子,最近是犯什么错,还是他父亲终于忍到了极点?

  这些想法,只是在心中一闪而过,很快就转移到了颜恺身上。

  顾轻舟写好了药方,是一副减量去风邪的。

  “我去抓药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新加坡有几家中药铺子,从前他们也吃过中药,颜子清很熟悉。

  顾轻舟则道:“不要去中药铺子,你直接去我家。我家里有几个专门的佣人,他们知道药在哪里,会帮你拿。

  不是我自负,每家的药炮制都不同。中药炮制不同,药效也不同。我开的方子,用我自己炮制的药更加有效。”

  颜子清连忙道是。

  其实,顾轻舟没必要解释这些,她只需要告诉颜子清怎么抓药,颜子清都会言听计从。

  此刻,天已经黑了。

  颜子清起身时,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明白他的意思,道:“三哥先去吧,顺便告诉我家里一声,就说我陪义父吃晚饭,晚些回去。”

  这是有话单独跟颜老说。

  颜子清明白,转身就走了。

  颜老也吩咐佣人上菜。

  饭桌上,颜老给顾轻舟倒了杯桂花酿:“清淡的酒,你也尝尝。”

  顾轻舟就喝了一口。

  约莫十几度,勉强有点酒味,但余韵的桂花香却特别香醇。

  “好喝。”她赞道。

  “这是我在福建的酒厂自己酿的。这些年,军阀割据,交通不便,酒水也卖不出去,亏了不少钱。以后统一了,生意好做了,我留在国内的一些生意,大概也要重新捡起来。”颜老道。

  顾轻舟笑了笑,没接这茬。

  颜老说起生意,继续道:“老三要帮我处理从前的老生意,没有他可不行。留在国内那些,比如酒厂、纺织厂,我想着将来是要给千予的。”

  顾轻舟微愣。

  颜老见她诧异,就笑道:“怎么,你以为我跟她亲爹一样,只管养,不管她的前途吗?”

  顾轻舟心中微震。

  她有点说不出的难过。

  颜老什么都替夏千予考虑到了。假如她真的孝顺,用心去看颜老的喜好,就应该会明白。

  而夏千予那么急切去表现,说明她完全不懂。

  颜老的苦心,都喂了狗。

  顾轻舟有点替颜老难过。

  假如没有几年前的那场刺杀,没有丧失那么多家人,颜老大概不会对那不知感恩的小丫头抱以如此多的恩泽了。

  “义父.”顾轻舟沉吟了下,“您也许应该给她透点口风。”

  “没必要。”颜老道,“这不是她应得的,而是额外的馈赠。任何人都没资格把自己的人生寄托在额外的馈赠上,她应该懂事了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她就开诚布公对颜老道:“女孩子都会有情窦初开的年纪,我也经历过。可我不会对旁人的丈夫起绮思。

  义父,您可能不了解我丈夫,他对小事都很粗暴简单,而且没什么风月之心,更不会怜香惜玉。

  如果将来夏小姐执迷不悟,被司行霈误伤,我希望您别怪我。我尽可能做个恶人,替她挡一挡。”

  颜老一贯的镇定自若,此刻却露出了几分错愕,以及浓浓的失望。

  “这可真是.”颜老叹了口气,“我心中有数了,轻舟。”

  顾轻舟默默陪着颜老喝了三杯酒。

  这其间,他们都没有说话。

  三杯酒之后,顾轻舟才道:“义父,我还有件事想要跟您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