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71章 慈父
  这是在新加坡的第二个新年了。

  和上次相比,司家要热闹太多。

  除夕当晚,司行霈的舅舅、顾轻舟的舅舅全家,以及二叔全家,都过来了。

  整个餐厅分了四张桌子,才把大人小孩都安顿下。

  司家的祖宗骨骸还在故土,可牌位全部带了过来,有专门的庭院放置。

  年夜饭之前,司家先是祭祖。

  “到了异国他乡,忌讳先丢一丢,让琼枝和玉藻也来。”司督军道。

  二叔想说什么,又忍了下去。

  老家祭祖的时候,儿媳妇要在旁边安箸布置,女儿却是要回避的。

  司督军觉得,新时代不同往昔了。他能让女儿出去学医救死扶伤,就不会再桎梏于陋习。

  再说,在祭祖之前,玉藻就再三询问是怎么回事,因为她没有参加过。

  想着小孙女那眼馋的模样,司督军心中就跟猫挠似的不落忍。

  到了这一刻,他才意识到自己老了,已经老得无可救药,再也不是杀伐果断的督军,而是个溺爱孩子的老祖父了。

  “我还是第一次年夜饭的时候祭祖。”司琼枝笑道,“如今算是开了眼界。”

  司行霈就在旁边道:“感谢新时代。”

  司琼枝立马附和:“是,新时代万岁。”

  玉藻也跟着嚷嚷:“新时代万岁。”

  就在众人准备烧香行礼的时候,外面传来了吵闹声。

  声音很大。

  灵堂在大门的西侧,大门口的声音稍微响亮一点就遮掩不住。

  顾轻舟给副官们使了个眼色。

  外头的副官立马出去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司行霈低声问她,“你知道吗?”

  “不知道呢。这是我两个儿子第一次参加祭祖,也是琼枝和玉藻第一次参加,别搅合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唇角微翘,不再说什么。

  祭祖的过程很复杂,一步步都是按照从前的规矩来。

  等祭祀结束,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。

  众人都回到了餐厅,准备入席。

  顾轻舟却走了出去。

  司行霈跟上了她,替她拢了拢披肩:“这么忙碌做什么?你去吃饭,我去看看。”

  顾轻舟拉了下他的胳膊。

  他还是土匪的习性,非要用暴力强悍打压,会出事的。

  “一起吧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司行霈犹豫了下,点头说好。

  到了大门口,才看到几名副官团团围住了一辆汽车,把一个女人关到了汽车里。

  女人使劲踢打汽车,想要推开车门,然而无法撼动。

  她发出的怒叫,都被汽车的车窗玻璃阻隔,没有传到祭祖的祠堂去。

  旁边还有女人的丈夫和其他家人,在副官们的威慑下,不太敢靠近。

  看到了顾轻舟,那几个人急忙走过来:“是司太太吧?司太太,人命关天啊!”

  顾轻舟道:“不急,慢慢说。”

  那人被顾轻舟镇定的气势安抚了似的,脸上的焦虑果然敛去三分。说话的时候,越急越错,越错越耽误事,还不如静下心,理出个条理分明来。

  “司太太,鄙人姓黄,是颜家的近邻,不知您还有没有印象?”男人道。

  顾轻舟想了想,然后笑了:“哦,那个黄家.”

  男人想起他太太到处诋毁顾轻舟,说得那么难听,脸上又浮动了尴尬,不免更加着急:“是,是,司太太,您别跟我们一般见识。

  我儿子发病了,是脑瘫,现在要医生治疗。可是,医院的医生都放假走了,裴家去度假了,听说您家里持有股份,能不能请医生回来”

  他们肯定去了医院,大闹过之后发现根本不行,又去了裴家,最后才被迫无奈来找司家。

  顾轻舟的神色一敛。

  “小孩子在医院吗?”男人还想要解释时,顾轻舟沉声问。

  男人急忙点头:“是,还在医院。”

  “那好,你稍等,我们家的司医生才是负责医院这一块的,我让她去调度。不要着急,我们都尊重生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见她转身要走,男人急忙中伸手要抓她的胳膊。

  司行霈一把捏紧了男人的手,把他往后推搡了两步。

  他像个煞神,挡在自己太太面前,不怒自威:“好好说话!”

  他站着的时候,肩膀打开,后背笔挺,军官的架势逼人,能把人压迫得喘不过来气。

  男人立马道:“司太太,您早就说过我儿子可能跟颜老三的儿子一样,是风邪,我们没有听您的。是我们错了,是我太太不知事,能不能求您救救我儿子,求您了!”

  顾轻舟转过脸,诚恳道:“黄大少爷,我治疗的办法一来是慢,二来是要特效药。小孩子已经发病了,交给西医吧,他们的药直接可以静脉注射,起效快很多。”

  西医的治疗,胜在快、狠、准,这点中医再高明也比不了。

  顾轻舟不管什么时候,都能保持她的理性。

  黄家老大有点迟疑。

  那边,顾轻舟已经进去了。

  黄家的太太这才被放出来。

  她的声音是最大的,一出来就嚷嚷:“怎么办,他们到底管不管我儿子的命啊?”

  黄大少爷一直很纵容这位少奶奶的,此刻却也恼火了,厉声道:“闭嘴吧你,你还要闯多少祸?”

  黄大奶奶难得识趣,而且知道自己理亏,沉默闭嘴了。

  司琼枝很快走了出来。

  她刚好吃了一枚桂花圆子,满口香甜,已经知道了情况,对黄家那对急疯了的夫妻和他们家的其他人道:“走吧。”

  司家的汽车开了出来。

  顾轻舟也跟了过来,问她:“要不要我陪你?”

  “不用,你们吃饭吧,给我留点菜。”司琼枝道,“我忙完了就回来。”

  司行霈拍了拍她的脑袋:“辛苦了。”

  司琼枝也顾不上感动,转身上了汽车。

  她很快就打通了电话,把两名主治医生叫到了医院。

  黄若钦这次是突发急病,病因还需要做检查,实习医生们要做实验。

  司琼枝也一直留在医院,没敢回去。

  直到大年初一的早上九点,黄若钦才醒过来,这次的发病算是彻底稳住了。

  黄大奶奶几乎要给司琼枝磕头:“司医生,多谢您。”

  司琼枝却避开了她,淡淡道:“当初我大嫂就说过了,你家孩子的举止不太对劲,你是怎么回应的?现在谢谢我,还不如想想怎么给我大嫂道歉吧。”

  说罢,她转身就走了。

  离开之前,她吩咐副官,给昨晚加班的医生和护士都包一个大红包。

  而她拖着疲倦的身子,坐在汽车里,这才想到:年夜饭没吃到。

  她有点遗憾。

  然而,等她回到家时,她看到她的父亲正带着玉藻,站在门口远眺,在等她回来。

  司琼枝眼眶倏然就发热。

  她用力吸了下鼻子。

  “闺女下班了啊。”司督军像个无所事事的老父亲,溜溜达达过来,“我等你给我拜年,等了一早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