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76章 司琼枝的信任
  裴诚进了肿瘤科室时,同事们看到了他,很是惊讶,同时又很热情和他打招呼。

  他彬彬有礼,一一回应了,虽然仍是一副冷漠神色。

  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,准备动手打扫时,吴主任来了。

  “别忙了,我叫人替你收拾。”吴主任道。

  裴诚看了眼手表:“还没有到六点。”

  “手术很顺利,提早结束了。”吴主任道,“你到我办公室来吧。”

  他们去吴主任办公室时,路过护士站。

  小护士们笑嘻嘻和裴诚打招呼,说:“裴医生,你什么时候请我们吃喜酒呀?”

  裴诚道:“没有的事。”

  他态度格外严肃,几乎是要发脾气了。

  小护士们以前也跟他逗趣,他一般是静静听着,很少当面叫人难堪。

  吴主任也好奇看了眼他。

  开口的小护士很尴尬。

  等到了吴主任的办公室,吴主任就先问了他:“我们收到了你寄过来的照片,听说你结婚了?”

  裴诚好像用力压住愤怒。

  他沉默了两分钟,才道:“不是的。”

  这件事,说来话长。

  已经是下班时间了,吴主任也没空听他说这些,故而他道:“先办手续吧,以后有空告诉您。”

  吴主任点头。

  等手续办好,已经到了六点半。

  早班的医生们五点就下班了,其他这会儿也该走了。

  不成想,等裴诚和吴主任下楼时,办公室那边喧嚣不已,大家好像都没走。

  吴主任好奇看了眼。

  就有医生道:“主任主任,我们到处找您。”

  然后,同事看到了裴诚,很惊讶道:“裴医生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“刚过来。”裴诚客气又疏离。

  同事就先跟吴主任说了自己的邀请:“今天是孙医生过生日,最后一个单身日,他下半年要结婚了。

  他包了场子,可以跳舞、喝酒,大家一块儿去热闹热闹。主任,你也一起去吧,孙医生刚刚去手术室找您了,不成想您在这里。”

  孙医生是新来的,家庭条件不错,很会做人。

  同事们都挺喜欢他的,故而他请客也愿意捧场。

  而且,这次是人家的生日,怎么也不好拒绝。

  吴主任有点累,真想早点回去,就道:“你们去玩吧,我明天还有手术,今晚要早点睡。”

  “那您玩一会儿再走吧。”同事道。

  正好此时孙医生来了。

  他是个很擅长言辞的人,热情邀请了裴诚和吴主任。

  裴诚满腹心事,却也看出了吴主任的为难。

  同为主治医生,他了解吴主任的辛苦,就道:“主任明天要忙,是得好好休息。我去吧,回头我多喝两杯,就当替了主任。”

  其他同事都不能说这种话,只有身为董事之一的裴诚可以。

  众人就不再勉强了。

  吴主任微笑了下。

  裴诚一是替吴主任解围,二是很想喝一杯,走近热闹的人群,这样他才不至于把自己逼疯。

  众人下楼时,就有同事低声问:“司医生呢?”

  “嘘。”

  裴诚知道,罗艾琳寄了照片回来;他也知道,司琼枝跟梁千然好了,其他人不愿意在他面前提起。

  他慢慢往下走。

  到了餐厅,众人到了孙医生包下的那个雅间,一共有两桌,坐下之后就有人下楼去叫酒上来喝。

  裴诚一直很克制。

  宴席到了一半,有人提议去下面舞池玩,人一下子就走了很多。

  裴诚也离席,去了楼下的酒水台。

  他要了一杯酒,准备喝时,就在不远处的舞池里,看到了一对熟悉的身影,正是司琼枝和梁千然。

  他们显然是刚刚进入舞池,还没有磨合好,司琼枝不知不觉踩了梁千然一脚,无奈笑着赔礼道歉。

  裴诚端着酒杯的手,略微有点发抖。

  正在此时,司琼枝突然看到了他。

  她停了下来。

  梁千然诧异,转身寻着她的目光,也看到了裴诚。

  “他怎么回来了?”梁千然问,“是不是回来补办婚礼的?”

  司琼枝的脸色一白。

  她沉默了两秒,对梁千然道:“你弹得很好,抱歉我今天不能陪你跳舞了,下次吧。”

  说罢,她甩开了梁千然的手,走向了裴诚。

  裴诚对这一变故目瞪口呆,同时后背紧紧绷着。

  司琼枝走向了他,看着他的眼睛,在那薄薄的镜片后面,看到了他的眼神。

  她拉起了他的手。

  裴诚跟着她,出了饭店。

  五月的夜晚,琼华如炼,月色映衬着灯光,把餐厅的门口也照得如白昼。

  司琼枝握住了裴诚的手,回神时打算松开,裴诚却用力回握了她的。

  然而,只是一瞬,他就松开了。

  “.听说你要结婚了,是不是?”司琼枝努力扬起脸,问他,“是真的吗?”

  裴诚一愣。

  他大概没想到,他再次见到她时,会是如此的开场白。

  “不是。”他道,“那是个误会,我也不知道罗小姐给医院寄了照片。我家里人去英国找我,我才知道。所以.”

  他想说,所以我回来了。

  他定了两个学期的研究课程,花了很大一笔钱,用了人脉才拜入的老师,全部被他放弃了。

  他要回来,亲自解释。

  不成想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司琼枝突然往旁边的台阶上走了两步,然后视线稍微高于他的时候,她捧住了他的脸。

  等她的唇落下来的时候,裴诚整个人都懵了,身子僵硬立在了原地。

  司琼枝的唇很软,可能是刚刚喝了酒,她的唇齿间有葡萄酒淡淡的香醇,能令人沉醉。

  直到她松了手,裴诚才回神。

  “上次你给我的,我还给你。”司琼枝的气息微乱,“你如果还想要追求我,就给我解释清楚,并且让全医院的人都相信。”

  说罢,她转身就要走。

  裴诚这次终于开窍了,一把将她带入了怀里。

  他低声在她耳边道:“琼枝.琼枝,我好想你.”

  他的手臂很用力,牢牢箍住了她,四周的人不停围观,裴诚把头埋在司琼枝的肩膀里,躲开那些目光。

  他心中是前所未有的踏实。

  司琼枝心中的枯井,被猛然推开了,以前丢进去的那些委屈和心酸,一股脑儿跑了出来,并且慢慢化为灰烬。

  她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  她看到他的瞬间,就明白他是为了她回来的。

  假如他真的变心,假如他真的放弃了她,去和别人结婚,依照他的性格,他此生都不会再回新加坡了。

  他这么短的时间内回来了,他一定是回来找她的。

  一定是有误会。

  在那个瞬间,司琼枝如此的肯定。

  她想,这就是信任吧?

  她心中对他,终于滋生了信任,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能肯定他,对他有了浓郁的爱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