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82章 我们都挺好的
  何微走出了咖啡店,还是有点尴尬。

  她想当然以为,人家记得她,至少不讨厌她,遇到了打个招呼是一种礼貌。

  然而,霍钺的反应实在冷淡,而霍拢静从头到尾,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 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  这些年,在自己老师的摧残下,何微能消化绝大多数的恶意,哪怕再残酷的,她也只是自己尴尬片刻,就丢到了脑后。

  她带着自己的弟弟们,逛了好久,给他们各自买了只手表,又买了些衣裳鞋袜。

  等她回到平安西街时,已经是黄昏了。

  何微吃了晚饭,和父母聊了片刻,想起了玉藻。

  她看了眼时间,才九点多,故而她想去给颜家打个电话,问问玉藻如何,以及告诉颜太太,她后天要走了,让颜家也有个准备。

  何微带玉藻出来的,肯定也要把玉藻安全送回去。

  “姆妈,家里的电话在哪里?”何微问。

  她家还是住在药铺后面,不过重新做了房子,从前的小矮房变成了一栋两层小楼。

  小楼很宽敞,一共十几间,一楼是伙计和坐堂先生住的,还有几个房间做了仓库,二楼则是何家自己居住。

  慕三娘说:“在客厅里。”

  何微去了客厅,发现她妹妹也在,正在霸占着电话聊天,从她的表情和言语,何微看得出,给她打电话的是位男士。

  这电话还不知何时能挂,何微不好催促,也不好拖得太晚,打扰颜家人休息。

  她想起回来的时候,看到街头那个公共电话还在,还有人在那里用。

  何微批了件衣裳。

  四月的岳城,正好是槐花盛开的季节。白日喧嚣,汽车与人络绎不绝,唯有到了夜里,一切沉寂下来,才能嗅到空气里弥散着的槐花清香。

  何微穿好了外套,跟她母亲说了句,就去了街头。

  她拨通了颜家的电话。

  就在电话通了的那个瞬间,何微看到对面街上有一辆小汽车,悄悄开走了。

  那汽车不知停靠了多久,好像一直都在,从她楼上的房间都能看到。

  现在,它消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  何微看了眼,还没想出什么端倪,电话就被接通了。

  “颜太太,是我,何微。”她道。

  颜太太客客气气和她闲聊了几句,表示自己知道了,说后天她会亲自把玉藻送过来等等。

  何微挂了电话。

  她这天夜里睡得不太踏实。

  何微凌晨两点多醒了,就再也睡不着了,有点择床。

  她没有开灯,而是走到了阳台上,看着远处漆黑的街景。

  “真奇怪,一点熟悉感都没有了。”何微想。

  她真的离开太久了吧?

  这次回来,父母老了很多,弟弟和妹妹们简直完全不是记忆中的样子。她看他们,他们看她,彼此眼里的陌生怎么也遮掩不住。

  不单单是家人,就是街道,也大变了模样。

  唯有深夜咸湿的风,混合着淡淡槐花香,还是熟悉的气息。

  何微深吸了两口。

  她一直看着远处,看久了,总感觉黑暗处的街角,有一辆小汽车停在那里。

  她揉了揉眼睛,同时问自己:“街上有汽车、停汽车不是很正常吗?我在想什么呢?”

  她吹了半个小时的风,有点冷,这才决定回房。

  又过了一天,何微就要告辞了。

  慕三娘替她收拾了行李,给了她好多人参、鹿茸等补品,甚至还有燕窝。

  “姆妈,你们日子不过了?买这些给我。”何微吃惊。

  慕三娘道:“都是家里药铺的。这些年生意好,这些名贵药材家里也有。”

  说罢,慕三娘还塞了两根小黄鱼给她。

  何微是啼笑皆非。

  她心心念念毕业之后回报父母,赚钱养家。

  等她能赚到钱的时候,父母已经不需要她养了。

  这家药铺,被顾轻舟彻底救活,已经能给何家带来富足的生活了。

  “姆妈,我有工资的,还有念书时候打工的积蓄,以及之前工作的积蓄。”何微道,“我不能要家里的钱。”

  “你拿好了。你一个人在香港,租赁好一点的房子住。你单身女孩子,住得太差不安全,我们不放心的。”慕三娘道。

  何微再三推脱不了,只得拿了。

  她这边准备好了之后,颜家送了玉藻来。

  除了颜太太,还有颜一源。

  颜一源的变化也很大,何微是不太敢认的。

  他好像从个白净文弱的小男孩,变成了一个沉稳英俊的男人,身上有刀凿斧刻的痕迹。

  何微一开始不太理解,后来自己给自己解释:“他是不是当兵去了?”

  这么一想,她觉得说得通,就没有再多想什么了。

  “.轻舟他们还好吗?”颜一源问何微。

  何微道:“挺好的,就是姐姐怀孕了不能随便出门,否则她要亲自送玉藻回来的。”

  “如果她问起我们,就说我们也挺好的。”颜一源道。

  何微点头,心中疑惑他这个“我们”到底在指谁。

  不过,她很识趣的没有多问。

  等飞机离开岳城的时候,何微莫名松了口气。

  这跟她预想中的不同。

  不管是她自己,还是家庭,都没什么沉重压给她。

  飞机回到了新加坡,玉藻一路上都在睡觉,昏昏沉沉的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早早就等着接她们。

  玉藻被司行霈抱在怀里,她趴在父亲的肩头,小声道:“我又想外婆了,怎么办?”

  司行霈就告诉她:“过些日子,咱们再去看外婆,好不好?”

  玉藻点头说好。

  何微扭头看了眼玉藻。

  玉藻回去见到外婆哭得那么伤心,回来看到父母却只是如此软软抱怨一句,这小孩子竟这样的懂事。

  “.我看到了霍爷,还有他妹妹,还有颜家的五少爷。”何微则跟顾轻舟闲聊。

  顾轻舟神色微紧。

  何微感觉到了她微微抿紧的唇线,心中诧异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。

  “五少爷还好吗?”

  “他挺好的,黑了不少,也长高了、结实了,跟以前不太一样。我们走的时候,他来送了,让我告诉你,他们都挺好的。”何微道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何微又道:“霍爷也挺好的,还是那样儒雅斯文,很有魅力。霍爷的妹妹当时也在,不过她没说话,也没看我,我也不知道她怎样。”

  说罢,何微就很清晰感觉到,顾轻舟的后背有点紧绷。

  一路上,顾轻舟没有再问话。

  这中间有什么隐情,傻子都能感受到,何微很识趣的没有多谈。

  她在新加坡留了一个晚上,顾轻舟第二天就派飞机送她去了香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