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489章 若无其事
  徐歧贞一双手按紧了自己的太阳穴。

  她想让头疼静下来,也想让自己更清醒点。

  可她昨晚喝了两瓶红酒,还有三杯威士忌。

  她原本就不太擅长饮酒,酒量也不行。喝成那样,想要早起时什么事也没有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来,喝点水。”颜子清已经穿好了衣裳下床,倒了一杯温水给徐歧贞。

  徐歧贞一口饮尽。

  她从乱成一团的混沌中,理出了一条线。

  她身上穿了件睡袍,是她箱子里的。她昨晚没有洗澡,自然顾不上换睡袍。

  这是颜子清给她换的。

  她睡袍下面,没有其他衣裳,半件也没有。

  她抱着最后一丝侥幸,问颜子清:“我们昨晚.”

  颜子清道:“嗯,你抱着我亲,自己把衣裳脱了”

  徐歧贞的手指深深掐入了肉里。

  她整个人好像被定住了。

  什么样子的情绪、什么样子的反应,她都做不出来。

  就好像被热油烫了的人,在刚被烫的瞬间,是麻木的,而后烫伤的痛感才慢慢传上来。

  此刻的徐歧贞,就好像当场被烫了,她知道很严重,感觉却是迟钝的。

  “我我要回去了。”她站了起来,察觉到了自己真丝睡袍半隐半现,她又坐回了床上。

  她睁大了眼睛,看着颜子清。

  颜子清会意,俯身亲了她的额头一下:“你收拾收拾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
  出了房间门,颜子清心头浮动了几分悔意。

  昨晚是徐歧贞扑向了他。

  她浑身都是水,又浑身的酒气,拼了命亲吻颜子清。

  颜子清最近太忙了,上一个女人还是半年前的事。

  他一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,被醉醺醺的女人压住亲,正常的反应先快于理智,自己先燃烧了起来,烧得他快要昏厥了。

  他推开了徐歧贞。

  徐歧贞就一把脱了衣裳,干脆利落把自己的前胸往他脸上按,似乎是想要索求他的占领。

  那一刻,颜子清所有的念头都崩塌了,他搂紧了她。

  他只当是一夜旖旎,也知道她有个谈了很多年的男朋友。他们这些人在欧洲的时候,肯定是同居过的。

  他以为她什么都懂,也以为她是借酒装疯,想要找寻点快乐。

  后来他才知道,她不是的,她还是第一次。

  颜子清没觉得多快乐,反而是花了很多心思去安抚她,让她放松下来。事后,他给她擦了擦身体,又给她换了干净的睡袍。

  如果知道她是这种情况,颜子清是不会碰她的。

  徐歧贞谈了那么多年的男朋友,还保持了她的贞洁,可见她对此事的慎重,以及她家族对这种事的态度。

  颜子清还没想好结婚,对徐歧贞也没有婚姻的念头。

  所以,这件事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可能会比颜子清预想中更加复杂。

  片刻之后,徐歧贞下楼了。

  她已经整理好了行李,用力提了沉重的藤皮箱。

  颜子清站起身:“我来吧。”

  徐歧贞就把箱子给了他。

  她看着自己的脚尖,问颜子清:“你送我回新加坡行吗?”

  “嗯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他有点诧异看着徐歧贞,心想她这反应不太对,她是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吗?

  他开了车门,放好了她的皮箱,又让她上了汽车。

  汽车开了十几分钟,颜子清才找到了一个话头,问她:“到了新加坡,我去见见徐先生和徐太太?”

  徐歧贞在出神。

  听闻此言,她一下子就惊醒了般,整个人都紧绷了。

  她清了清嗓子:“不必了。”

  颜子清想要说点什么,徐歧贞压住了他的话头:“我其实没醉成那样,方才我洗漱的时候,已经想了起来。

  我给你开门,然后还打了你,我自己脱的衣裳,我都记得。所以,这件事不怪你。”

  她正常起来的时候,是非常讲道理的。

  颜子清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反应,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  她目视前方,脸色倒是很平静。

  颜子清的眉头微蹙。

  “你是说”

  “嗯,就当个错误吧。颜三爷如果觉得过意不去,那上次我偷印章的事,就此抵过,行吗?”徐歧贞道。

  她说话的时候,声音和表情一样平静。

  颜子清本应该松一口气的,可他心里莫名觉得不舒服。

  他沉默了片刻。

  “徐小姐。”好半晌,他才慢悠悠开口,“你现在脑子还清楚吗?我先送你回家,你考虑一个月吧。这一个月内,你随时可以更改你的决定。”

  徐歧贞也没再说什么。

  她不再和颜子清说话。

  颜子清的车子开得飞快,几小时后他们回到了新加坡。

  徐歧贞拿着行李,进了家门,没有招呼颜子清进去坐坐。

  颜子清的汽车在徐家门口停了片刻,他问自己:“这叫什么事?”

  徐歧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打算睡一会儿。

  屋子里很安静,她身上有点疼,宿醉的头疼倒是缓解了点。她果然后知后觉感觉到了烫伤的痛。

  她犯了个荒唐的错误。

  往后的一生,她可能都需要为这个错误付出代价。

  她开始痛哭。

  自从二哥去世,她已经很久没哭成这样了。

  然而不管怎么伤心,发生的事都不能改变。

  颜子清没有想过娶她,这点她知道;她也不会堕落到去嫁给颜子清那样的人。

  颜家如今是有钱有势,在新加坡算是能一手遮天,可他们家是做什么的,大家都知道。

  彼此看不上的两个人,怎么可能结婚?

  再说了,颜子清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对她而言意味着开端,可她并非颜子清的第一个。

  对颜子清而言,就是一场欢愉,未必把她看得比欢场女子高。

  徐歧贞咬了咬唇,是打算把这件事揭过去的。

  她不打算深究不放。

  只是,她还不知道,命运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,她以为的开端,真的只是个开端,并非终结。

  徐歧贞睡了两天,就决定若无其事,该做什么去做什么。

  至于以后的婚姻.

  那时候再说,哪怕寻死也挽救不了,只得放下。

 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  可她到底太年轻,不知道女人和男人最大的不同,是女人的一场欢愉之后,可能会面临怀孕的危险。

  此刻的徐歧贞,完全没想到这么回事,她大概以为一次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