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04章 他知道吗?
  司琼枝讪讪坐了起来。

  裴诚抱了下她,起身先把门反锁了,同时关了办公室的大灯,只留下一盏小台灯照明。

  光线暗淡,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更显得暧昧。

  “也不知他是怎么了,如此乱闯,对不起。”裴诚道。

  司琼枝道:“你干嘛要跟我道歉?”

  裴诚:“.”

  “是因为亲了我,还是因为被人看到你亲了我?”司琼枝又问。

  裴诚终于听得出,她语气里有点促狭。

  他无奈笑道:“你也学坏了。”

  司琼枝站起身,却又趁他不备,俯身亲了他一下。

  “九点多了,我得回去了。今天有点累,我想早点睡觉,明天见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裴诚道:“我送你。”

  “咱们不是两个无所事事的富家子弟,也不是课业清闲的学生。天天这样忙,送来送去除了让你更加辛苦,也没有其他意义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同样职业的医生,彼此都知道对方的辛苦。

  “你也早点回去睡觉吧,最近都要补觉。”司琼枝笑道。

  裴诚就只是将她送到了医院门口。

  等司琼枝上了自家副官的汽车,裴诚这才走向自己的。

  他开车回家,才想起裴谳说今天让他送,因为裴谳的汽车坏了要去维修。

  怪不得裴谳去办公室找他。

  五天前,裴谳结束了他的课程,回到了新加坡,到了医院上班。

  裴诚没把这件事当回事。

  然而裴谳却问起了司琼枝。

  裴诚和司琼枝的事,裴谳还不知道,他一回来就忙着入职,估计也没打听,而家里人也不好无事生非跑到他跟前去说这件事。

  当初在南京的时候,裴谳是司琼枝的师兄,比她高一届。他常在背后议论司琼枝,说她娇气傲慢等。

  裴家想和司家联姻,裴谳却高兴坏了。后来司家拒绝,他还专门跑去找过司琼枝,差点被司琼枝的副官打了。

  最让裴谳绝望的是,司家来裴家告状,他才知道裴家不是想让他和司琼枝联姻,而是裴诚。

  他有好些日子不肯和裴诚说话。

  现在,他还没有心里准备,就猛然看到了裴诚和司琼枝下班之后在办公室里亲吻,他是什么感受?

  “他还喜欢琼枝吗?”裴诚想。

  裴谳最爱口是心非,而且想要引起司琼枝的注意,总是被她拒绝。

  当然,司琼枝那时候没想过成家,也没爱过谁,谁都要吃闭门羹。

  裴诚想了想,又调转车头,去医院找裴谳。

  裴谳已经走了。

  裴诚回到家,时间就到了晚上十点半。

  他真有点乏了,明天还要早起,就直接去睡了。

  翌日他起床时,裴谳就去上班了。

  他们不在一个科室,裴诚想要遇到他,还真的挺难。

  “.小七知道我和琼枝的事吗?”裴诚在早饭桌上,突然问他母亲。

  他母亲道:“家里谁不知道?当初在南京的时候,小七不就知道吗?他怎么了?”

  “没事。”裴诚道。

  他母亲也被他说得一头雾水。

  裴诚吃了早饭,到医院之后没有先去自己办公室,而是去看了裴谳。

  裴谳仍是不在。

  小护士说他今天还没有来上班:“这不没到上班时间吗?”

  裴诚没空到处找他,就想着等下班之后再说。

  司琼枝昨晚睡得早,今天起得迟,精神很不错。

  她家饭桌上有种糯米包裹而成的小甜点,沾了白糖吃,非常美味。她就对佣人道:“明天多做一点,我带几个给同事吃。”

  满桌的人都笑了。

  “你就说带给裴诚吃,有什么的?”司行霈一点也不懂小儿女的含蓄,直接点破,“明天让朱嫂做。”

  朱嫂是司行霈的老佣人,跟他的养母似的,在家里地位很高,就连顾轻舟也很尊重她。

  她是劳碌惯了,清闲不得,可司琼枝也不敢真拿她当佣人使唤。

  “那大哥你说一声,回头我买两匹好布给朱嫂做衣裳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她出门的时候,玉藻送她,一路上牵了她的手,反复对她道:“姑姑你什么时候去买布,也带着我去,我想吃冰淇淋。”

  司琼枝笑道:“改天,等我休息。叫上裴叔叔好吗?”

  玉藻说好。

  她准备放开司琼枝的手,突然却压低了声音,对司琼枝道:“姑姑,那边有人看你。”

  司琼枝一回头,就看到街角那株大黄盾柱树开满了明黄色的花,有个人站在树下,肩头已经落了好些花瓣。

  是裴谳。

  司琼枝就对玉藻道:“也是裴家的叔叔。你先回家吧,姑姑去看看。”

  玉藻很听话的走了。

  她回到了餐厅,见司行霈和顾轻舟还没有吃完,就跟他们八卦:“裴家的叔叔来接姑姑上班了。”

  顾轻舟抿唇笑。

  司行霈道:“家里有副官,还专门跑来接,累不累?”

  “不是那个叔叔,是我不认识的叔叔。”玉藻道。

  顾轻舟微愣。

  司行霈也问:“哪个你不认识?”

  “刚在门口的,我就不认识。姑姑说,也是裴家的人。‘也是’,那就是裴叔叔家里的,对不对?”玉藻道。

  顾轻舟笑起来。

  这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很惊人的。

  一句“也是”,她就知道那是裴诚的兄弟。

  “这样机灵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同时,她给司行霈递了个眼色。

  司行霈就起身,打算出去看看。

  果然,他在大门口看到了不远处的司琼枝和一个年轻男人。

  司琼枝的眉头是微微蹙起的。

  司行霈就大大咧咧上前,问司琼枝:“干嘛呢?都几点了你还不走,是要迟到吗?”

  然后,他就趁机扫了裴谳一眼。

  司琼枝道:“大哥,这是裴谳,阿诚的堂弟。”

  司行霈略微一点头。

  裴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司行霈,只简单说了句:“您好。”

  司行霈很不客气,直接问裴谳:“是有什么事吗?阿诚怎么了,他自己不来?”

  裴谳被他问得很尴尬,同时脸色不太好。

  司琼枝就道:“我们以前是校友,他找我是私事,阿诚不知道。”

  然后,司琼枝又对他道,“我从来没有给你写过信的,你再回去看看那封信吧,肯定不是我的笔迹。要不,你拿过来我瞧瞧.”

  裴谳的脸色更白。

  司行霈问:“什么信?”

  司琼枝心里一团乱麻,偏她哥哥还裹乱。

  “没什么,大哥我去上班了。”她说道,然后快步上了自己的汽车。

  她把裴谳和司行霈一起丢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