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19章 挡刀
  司行霈回家,直接把玉藻抱到了顾轻舟的房间里。

  顾轻舟从下午四点一直睡到现在,此刻刚醒不久,也是昏昏沉沉的。

  她这几天放宽了心,果然是特别嗜睡,好像把从前的睡眠都补回来了。

  看到她丈夫抱着她女儿回来,她怔愣了片刻,下意识想:“我这是睡了多久?”

  玉藻迷迷糊糊中,看到了顾轻舟。

  她立马爬过去,手足并用缠上了顾轻舟:“姆妈。”

  顾轻舟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乖。”

  她往下一瞧,就看到玉藻腿上的伤,心猛然提起了。

  司行霈把上衣一脱,光着膀子上床,搂住了顾轻舟。

  天气原本就热,入了夜也只是稍微好一点,顾轻舟一孕妇,体温比他们正常人高,自己正难受着,偏这爷俩不知什么毛病,一左一右围住了她。

  她失笑:“你们俩怎么了?”

  玉藻很困了,她含混道:“姆妈,我好想你, 我今天差点死了。”

  说罢,她就睡着了。

  她感觉到了顾轻舟的高体温,往旁边一滚,稍微远离了几分,睡得格外踏实。

  顾轻舟的三魂七魄却惊掉了一半。

  她确定没有睡昏头,司行霈是昨天离开的,今天又回来了,还带了玉藻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她怕吵醒了玉藻,低声问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道:“找到了咱们家的内奸,也顺便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。”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她还没有开口,司行霈继续道:“你上次问我,是不是在联合阿爸钓鱼。是的,我们是在钓鱼。藏在咱们家水里的鱼是五姨太,你们都是饵。”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司行霈不看她,好像怕从她眼睛里看到司琼枝一样的怒火,以及听到她的指责。

  沉默良久,他自己又说:“我还真不是个合格的父亲。”

  顾轻舟伸手,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司行霈一怔。

  他用力回握了顾轻舟的,就听到顾轻舟说:“你的想法很对,暗处的钉子不拔,我们一日难宁。万一有个意外,我们悔之晚矣。”

  顿了下,顾轻舟回眸看了眼玉藻,又对司行霈道:“还好,有惊无险。”

  司行霈眼神微动。

  顾轻舟继续道:“你的妻子,你的女儿,都愿意为了你的计划冒险,我们都相信你。”

  司行霈伸手,用力抱紧了她。

  顾轻舟原本就害热,被他一抱更加热了,伸手推开他:“别这样黏糊好不好?”

  司行霈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下。

  “不过,你挨骂也是应该的。”顾轻舟继续道,“你们从医院出来,是琼枝说什么了吧?”

  司行霈没言语。

  “她说什么都是应该的,她今天是吓坏了,你想过她没有?”顾轻舟又道。

  司行霈叹了口气。

  顾轻舟最后才问:“那五姨太呢,要不要审问她?”

  “也许不用。”司行霈道,“她挨了一刀,又被我的子弹反弹击中,怕是活不成了。”

  顾轻舟好像平地走路,突然一脚踏空。

  司行霈心情不太好,要不然她就要咆哮了。

  “你的计划,让玉藻陷入又是动刀又是动枪的环境里?司行霈,咱们秋后算账,这件事我跟你没完。”顾轻舟磨了磨牙。

  司行霈就笑了。

  同样意思的话,顾轻舟说出来,他就不会太生气,反而能心悦诚服反思自己的过错。

  “我也没想到他们如此丧心病狂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他整顿了思绪,把整件事从头说起。

  家里的副官们一直跟着五姨太和玉藻,而且暗中互相递了消息。

  在五姨太到达那家蛋糕店的时候,已经有副官暗中混在宾客里,提前到了。

  司行霈还以为,五姨太是想要绑架玉藻,甩开家里的副官,等着她的同党来接应。

  然后,他就可有顺藤摸瓜,把五姨太的同党连根拔起。

  不成想,那些人丧心病狂,居然是想要借刀杀人。

  “我看到帮会的人斗殴,当时就想不至于吧?一边是颜家的人,一边是马来土著,在街上打了起来,动了刀子。

  如果混乱中,有人一刀刺死了玉藻,我肯定要跟颜家打个天翻地覆。我们和颜家,手里全部都有军火。这要是打起来,整个新加坡甚至整个南洋都要乱了。

  所以我就确定,他们是要玉藻的命。我立马就放枪,副官们也冲过来,我已经接住了玉藻,有人暗中给我对黑手。

  那人反应很快,杀了我还有阿爸,阿爸一样会替我报仇,故而选择最近的。副官和我都在救玉藻上,差点就.”司行霈说到这里,声气有点沉。

  “怎么?”

  “五姨太替我挡了一刀。”司行霈道,“那刀好像扎穿了她的肺,挥刀的人很用力,是想要一击毙命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脸色有点白。

  司行霈说:“也没什么,我本就是要杀她的。死在我手里,更痛苦,还不如这一刀轻松。就是她死了,线索断了不少。她肯定知道很多的秘密。”

  顾轻舟握紧了他的手。

  她的声音很轻:“司行霈,感动是应该的,这没什么。你想想,她舍生忘死救了你。”

  “这不一样。当年就救我,才是舍生忘死,她这只是赎罪。只是,她说了一句话,让我心里很不舒服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就问什么话。

  “她问我,你记得平湖三号院吗?”司行霈叹了口气。

  顾轻舟不解。

  她还要仔细问,电话响了。

  司行霈不想接的,却又怕电话声太长吵醒了玉藻,故而走过去接了。

  电话是医院里打过来的,裴诚的声音穿过了话筒:“花彦去世了。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”

  这在意料之中的。

  司行霈道:“知道了,我会派人去接。督军回来了?”

  裴诚就道:“我会送琼枝和老先生回家,您别担心。”

  司行霈点点头。

  他挂了电话,想起花彦是死了,抓回来的人里,不知谁才是真正知道秘密的,估计要审很久。

  这次钓鱼,鱼是钓到了,但鱼又死了,感觉是白忙活了一场。

  除了司行霈想起一点陈年旧事。

  “她是平湖三号院出来的孤儿,那么她娘家的父母和兄弟姊妹,都很有可能是她的同党。我要派人回国去抓他们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问:“他们会不会早得到消息跑了?”

  “谁知道呢?”司行霈道,“先去抓吧,看看可有突破。”

  顾轻舟又问:“什么是平湖三号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