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20章 不记得了
  “平湖三号院是个福利堂,也就是后来的孤儿院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平湖是小镇子,镇子离岳城不远,后来建了很多的工厂,孤儿院也换了地方,甚至换了人经营。

  那家孤儿院等于是消失了。

  “.那次是跟皖南叛军起战事,打了挺惨烈。督军一开始的时候,是拿朝廷俸禄的,是‘奉命剿匪’。

  可是没想到匪徒如此强悍,手里还有很先进的武器,后来才知道是广州党扶持了他们,他们并非单纯的土匪。

  督军的情报出了差错,整个团都打散了,我不是跟在他身边的,也和他散了,那年才十四岁。我和几个人受伤,退回平湖镇时,发现此处连个医馆都没有。

  当时我大腿被流弹划伤,不停流血,福利堂的人开了大门,请我们进去,还给我们疗伤。

  那些年到处起战事,无家可归的人多不胜举,再也没有人肯要孤儿。孤儿院的人满为患,还要增加我们几个兵。

  其中几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,看我年纪大不了她们几岁,就专门围着我转,照顾得很精心。

  后来有个十五六岁的,挺刻薄的小丫头,就说你们这样殷勤,将来等他做了大官老爷,全部接了你们去做姨太太。

  小丫头们差点和她吵起来,我那时候才十四岁,还没有开过荤,也是不知人情世故,不知道这是院长暗示那个大丫头来说的,希望我能领那几个孩子走,给她们一条生路。

  我说现在还不行,我现在不是大官。等做了大官之后,我就来接你们,全是姨太太,好吃好喝!

  也就是那么几句话,那些小丫头说十一二岁,看着也不过七八岁,又黄又瘦又丑,不成样子的,谁想要娶她们?

  没过几年,我差不多就能自己立足了,但没有再想过回那家孤儿院,连自己说过的话也记不得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听了他的讲述,只叹了口气,问他:“那花彦,她就是那些小女孩子之一吗?”

  “应该是吧,可我哪里记得?”司行霈道,“不说女大十八变,单说我当时高烧刚退,有力气耍嘴皮子就不错了,哪里还有力气认真去记人家的脸?

  再说也记不住。哪怕是现在,我也没觉得五姨太长得有什么特色。我后来留意到她,是觉得她身段和你有点像。”

  顾轻舟:“.”

  她沉默了片刻。

  司行霈又搂紧了她,问:“你生气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上次我去颜家吃饭,颜老跟我说,没人有资格把自己的生活寄托在别人身上。

  当年聚众说笑,甭管什么用心,都只是说笑而已。因此要你记住,而且去兑现承诺,不现实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就亲了下她。

  他发现顾轻舟会学他了。

  以前他总是哄着她,如今只要他不高兴,她就会想方设法的哄他,每一句话都说到他的心坎上。

  “再说,我的私心当然是希望你永远只疼爱我,不希望你年少时记住什么人。”顾轻舟又道。

  “放心。”他道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,她是很放心的。

  “当时五姨太就说了这些吗?”顾轻舟想起了司督军,又问司行霈,“阿爸在场吗?”

  司行霈道:“她说,你还记得平湖三号院里说过的话吗?你说等你做了大官,要给我们荣华富贵。

  她是这样说的,督军在旁边没什么反应,听懂了也不会在意吧?再说,现在她人都死了。”

  这么多年,五姨太对司行霈始终是有感情的。

  顾轻舟以前还给她治过病,她的确在北方生活过一阵子。

  她应该也是苏州爆炸案的遗孤,可能是叔伯私吞了徐、阮两家赔偿的钱,顺便把她送到了孤儿院。

  而后有人密谋复仇,就把她接走了。

  待她长成,她的同党又带着她回到了岳城,她成了司督军的姨太太。

  上次司行霈回去,许诺给司督军的姨太太们一笔庞大费用,让她们自谋生路,任何人都会心动,只有年纪最小的五姨太拒绝了。

  她从头到尾,都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
  他们的计划很完善,并不是绑架,而是直接杀人。

  对象是那么小的玉藻。

  玉藻一旦出事,别说司行霈,就是司督军也不会放过颜家,这不是三两句话能和解的。

  司家和颜家大战起来,新加坡就要乱了,很多人可以浑水摸鱼。

  除了什么复仇,最明显得利的,就是想要重新夺回新加坡等三府的马来皇室。

  “可怜人,全是棋子。”顾轻舟道,“什么二十多年前的冤情,那只是幌子,他们肯定有个领头人。那人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,以及仇恨。

  他暗中跟马来皇室有牵连,要不然地点不会是新加坡。所有人都被他利用,为了他的目的。”

  司行霈的眼神沉了下去。

  “.如果不是五姨太那一挡,你怕是又要受重伤了。”顾轻舟握紧了司行霈的手,“从这点来说,我谢谢她,但是我不会感激她。她试图害死玉藻,那我也永远不会原谅她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不必谢她,如果不是她,我早就躲开了。”

  他们两口子,都不是什么心软的好人。

  司行霈说罢,又低声对顾轻舟道:“你和玉藻先睡吧,我要去审问抓回来的那几个人。”

  今晚他是别想睡了。

  顾轻舟则道:“你先去医院,把阿爸接回来。花彦临终前那句话,你也要仔细解释给阿爸听。

  很多事情,明明没什么的,非要遮遮掩掩,反而叫人心生狐疑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  他果然把其他事先放下,去了趟医院,接回了司督军和司琼枝。

  他也把五姨太那句话,告诉了司督军。

  “.我只当是玩笑话的,也不认识她。”司行霈道,“至于她的目的,更是不清楚了。”

  司琼枝听了,怔愣了很久。

  她小心翼翼看了眼父亲。

  司督军的表情,倒好像比方才好转了许多。

  “轻舟让你过来说的吧?”他问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道:“嗯。”

  “叫你媳妇放心,你父亲还没有老到昏头的地步。”司督军道。

  司琼枝暗暗松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