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24章 土匪婆子
  小贩一直很紧张,直到司琼枝逃开了,他才慌乱拿出了枪,想要补救。

  假如他擅长演戏,这个时候就应该把枪暗中丢开,装作若无其事,被汽车撞伤或者擦伤。

  到时候,只是司琼枝敏感,司家还要赔他一笔钱。

  然而他太慌乱了。

  没经过训练,也许他连枪都没怎么摸过,就要他做这等刺杀之事。

  故而他眼睁睁看着司琼枝已经在车后,而汽车撞向了他,他根本没能力击中司琼枝。

  在最慌乱的时候,他大约还在想着:“怎么瞄准?”

  汽车一下子将他撞飞,手里的枪也脱手了。

  副官一撞就后退,并不理会,把车子开到了司琼枝身边,大声道:“小姐快上车!”

  司琼枝拉开了车门。

  旁边其他的小贩惊惶乱窜,四下都是尖叫声,差点形成了踩踏。

  汽车在险象中绝尘而去。

  一路鸣笛,很快司府的副官们纷纷出动,将这条街围了起来。小贩再想要撤退,已经很难了。

  他慌乱中爬起来,一条腿已经骨折,又急又疼就钻入了死巷里。

  司府的副官们轻易就抓到了他。

  司琼枝疯了一样,跨入了司府大门,一颗乱跳的心就归位了,她后知后觉的发抖。

  如果她心存侥幸,再多逗留一分钟,那小贩就会举枪。

  枪口对准了她的大脑,副官再开车撞大概是来不及。

  哪怕她趴下,小贩也可以对着她的背后心补一枪。

  她血流成河的时候,父亲怎么办,大哥和大嫂该有多伤心,裴诚呢?

  “没事,没事!”她不知发了多久的抖,旁边有人抱住了她。

  她抬头,就看到了她的阿爸。

  司督军浓眉微拧,心疼抱紧了她:“回家了,没事。”

  司琼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  “阿爸!”她搂住了父亲的脖子,“我真的吓死了阿爸。”

  司督军轻轻拍着她的后背:“琼枝,阿爸在这里呢,什么事情也没有。”

  司琼枝哭得打嗝。

  好半晌,她的情绪才逐渐平稳。

  副官们也把那个小贩抓了起来。

  小贩身上多处骨折,满脸的血,看上去是挺惨的,可司琼枝恨不能再踹他几脚。

  “关到地牢里去。”司督军道。

  新加坡的总督府是不管这些纠纷的,而护卫司署的权威并不是很足,司家已经不相信护卫司署的任何人了。

  小贩被抓到,并未移交给护卫司署。

  司行霈很快就回家了。

  顾轻舟也去看了。

  小贩吓得厉害。

  顾轻舟道:“这个人,看上去没什么心机,要么是死士,要么是无关紧要的人。不需要动用大刑,随便逼问,看看他能说出些什么来。”

  司行霈点点头。

  他们首先做的是,防止小贩自杀。

  可刚动了私刑,小贩就死了。

  司琼枝是医生,她亲自去查看了,对司行霈道:“大哥,咱们上当了,这个人有很严重的心脏疾病,他很容易死。现在死在咱们手里,咱们会不会已经上了人家的圈套?整条街的人都看到咱们抓了他。”

  “整条街的人也都看到他动了枪。”顾轻舟道,“不妨事,护卫司署闹上门,咱们也有话说。”

  每次司行霈说什么时,司琼枝都很紧张,觉得他是傻大胆,可顾轻舟说话了,司琼枝的心就很稳定,只感觉她大嫂是运筹帷幄,心中有数。

  司琼枝的惊慌一下子就停止了:“也对,咱们不怕护卫司署,更不怕总督府来理论。”

  “不,咱们不怕,是因为围绕着新加坡的军舰全是咱们家的。一旦有事,可以连总督府一锅端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琼枝:“.”

  这位大着肚子的土匪婆到底是谁?

  司琼枝一瞬间就觉得她不靠谱,非常像她大哥了。

  “大嫂,您能理智点,别学我大哥吗?”司琼枝差点就要哭了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我这就是很理智的话了。道理有什么用,真相又有什么用?枪杆才是硬实力。你出生于军政府,难道不明白这个?”

  司琼枝:“.”

  司行霈在旁边笑出声。

  见司琼枝还要说什么,司行霈就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行了别再这里添乱。这是死士,他原本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要不然他一开始动枪就不会那么紧张。你以为他是怕杀你吗,他是怕死。”

  司琼枝的脸色微收。

  她看了眼地上的尸体,所有的悲悯都消失了,她有点麻木挪开了视线,后退了几步。

  顾轻舟就道:“琼枝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“大嫂,你一个孕妇,还是跟我一块儿走吧。”司琼枝挽了顾轻舟的胳膊,“这里交给大哥收拾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她回头对司行霈道:“你知道怎么办的。”

  司行霈略有所思:“知道,你去休息。”

  顾轻舟就和司琼枝一块儿出了地下室。

  司琼枝的情绪仍有点低落,好像心中一口气始终未散。

  “已经过去了。”顾轻舟柔声对她道,“我们常会遭遇一点意外,有惊无险是大好事,享受劫后余生就可以了,太过于后怕,那只是徒添烦恼。”

  司琼枝笑了笑。

  她侧眸打量顾轻舟:“你跟我大哥越来越像了,你自己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,很早就知道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可能我本性就是如此,以前被压制住了,后来被他勾了起来吧。”

  司琼枝有点羡慕。

  顾轻舟就道:“很多人羡慕我跟他的感情,你不是第一个人。当然,她们后来都找到了伴侣,就不再羡慕了。”

  司琼枝发现,顾轻舟也越发厚脸皮了,很会顺杆子爬。

  “我才不羡慕。”她道,“我有阿诚。”

  顾轻舟抿唇笑了。

  司琼枝把顾轻舟送回了屋,这才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  她立马给裴诚打了电话。

  她没说具体什么事,只说自己很想念裴诚。

  “我等会儿做完事去找你。”裴诚道,“约莫九点左右。”

  司琼枝点点头:“好,你过来吃宵夜吧,我叫佣人煮好。”

  裴诚有点想约她出去吃,却又不好明目张胆说这种话,只得答应了。

  等裴诚九点多下班到了司家,却发现司府门口聚了不少的人,看样子是警察局的。

  他诧异。

  司琼枝早已站在外头,远远迎接了他。

  她拉着他走偏门。

  “怎么了?”裴诚问。

  司琼枝道:“今天街上有人放枪,他们来了解点情况,没什么大事。你进来吧,有好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