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32章 救场
  顾绍一脸的汗,也被溅了满身的血,他此刻掌心粘湿一片。

  他大哥阮佳寒突然跳出来,让顾绍吓了一跳。

  他是个普通人,自身没什么拳脚功夫,又没武器,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出来?

  顾绍看了他一眼:“大哥,你先回去!”

  阮佳寒没有退,他道:“我帮帮你!”

  匪徒再次攻击。

  这次剩下的人,是匪徒们的精英,身手虽然很平常,但他们手里有刀,而且是长刀,让顾绍很难近身。

  眼瞧着有个人冲向了阮佳寒,顾绍情急之下,把手里的铁棍狠狠砸了过去,然后就感觉后脑勺有风。

  “完了。”他想。

  这是策略。

  阮佳寒出来,顾绍很感动,但阮佳寒没有武艺,真的帮不上忙,还会给顾绍添乱。

  那三个人配合默契,一个攻击阮佳寒,让顾绍去救,另一个正面攻击顾绍,还有一个从背后偷袭。

  然而,想象中挨刀的剧痛却没有到,而是背后响起了枪声。

  顾绍愣住。

  转眼间,枪声再次响起,有人一连放了三枪。

  三个匪徒全部中枪倒地,片刻身亡。

  顾绍还没有回头去看怎么回事,窗户被人大力推开,阮大太太跌跌撞撞跑了出来,一把抱紧了他。

  “阿绍!”她大哭着抱紧了浑身血污的儿子。

  她是个端庄温柔的女人,哪怕是气得病倒了也不会情绪失控,此刻她却六神无主,把顾绍死死抱在怀里。

  顾绍心头一热。

  他想起秦筝筝曾经对他的伤害,再想到混乱中不顾一切开窗让他退回去的阮大太太,以及此刻失控大哭的阮大太太,他的心全部被温暖和蜜意包裹。

  他也抱了阮大太太,感觉到了母亲的颤栗,和身上淡淡檀香的味道,低声叫了声:“妈。”

  来救阮家的,是两名护卫司署的警察,以及一大群训练有素、手持长枪的将士们。

  阮家的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军队,又见他们全是中国人,就看向了警察。

  警察解释道:“这是司家的海军。司行霈先生有一支海军舰队,平时雇佣给了英国人,保卫新加坡。救居住在新加坡的民众,是我们的责任。”

  阮家众人这才想起顾轻舟对他们的提醒。

  他们都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军队的人进了后院。

  后院十几名匪徒,正在搜刮阮家,把各位太太房间里的现金和首饰等,全部搜了出来,每个人身上沉甸甸的,反而把刀给扔了。

  故而海军们把他们全部像串鹌鹑似的锁起来,他们毫无反抗之力。

  “可有人受伤么?”有位海军军官模样的人问。

  阮家老爷站出来,道:“阿绍保护了我们,我们当时全部在餐厅,没有受伤,不过佣人们.要赶紧送到医院。”

  “医院去不了了,医院也被人围攻了。”军官道,“我们来了两名军医,你们帮忙检查家里佣人的伤情,简单处理,等全部结束之后再去医院。”

  阮家的男人们,就纷纷散了出去,去找寻受伤的佣人。

  阮家的老爷问军官:“这到底是什么人,他们为何要攻击我家?”

  “是白远业和马来皇室合伙豢养的私兵,一是为了报私仇,二是为了制造混乱赶走华民,取代总督府。”军官道。

  阮家的大老爷愣住。

  家里的佣人死了两位,有七八个人或轻或重的外伤。

  大老爷坐在餐厅,半晌没有挪脚。

  阮佳寒进来,对他道:“爸,佣人们伤了好几位,都不是性命大伤,能养好”

  阮大老爷却陷入了沉思。

  阮佳寒再次问:“爸,您怎么了?”

  “.当年苏州的爆炸案,是因为厂子里的管事私下贪污,暗地里给我们换了一批次等机器。

  事情发生了之后,我们和徐家几乎是倾家荡产,每个人的赔偿都到位了,被报纸盛赞是良心企业家。

  因为这个盛赞,咱们两家信誉极好,很多的钱庄老板为了拔高自己,纷纷借钱给我们,故而后来生意没有垮,几年也把钱还清了。

  就这样,居然还有人记挂着,想要让我们家的人偿命。我们是做错了什么吗?”阮大老爷道。

  他看上去很难受。

  好像付出一文不值。

  可当年阮家和徐家顶了多大的压力,他们是没有义务去赔偿那些死者的,因为没有这个律法规定。

  他们是遵从了自己的道德。

  当然结果很好,他们得到了极高的社会肯定。

  生意人都精明,那些钱庄也是趁机炒热度,纷纷借钱给他们,没有让徐家和阮家从此倒闭。

  “爸,人命是用钱买不回来的。”阮佳寒道。

  “可那是意外。”阮大老爷道,“我们难道希望那样吗?天灾人祸,为什么要全部算在我们头上,我们也是受害者啊。”

  阮佳寒一下子就哑口无言。

  他没办法去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换个角度,如果阮家的人被炸死了,他们会怎么想?而如果是对方的工厂出事,他能不能给出阮家那么多的赔偿款?

  “老爷,人的心是不足的,他们只会记得自己失去的,而不是看见自己得到的。”阮大太太走了进来,对阮大老爷道。

  大老爷深深叹了口气。

  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”阮大太太又道,“咱们家二十年前出了大事,而后太平随顺了二十多年,这次也是的。以后会好的。”

  阮家众人彼此安慰着。

  突然有人问:“七叔呢?”

  阮燕峰已经很久不跟他们一起吃饭了,他们只当他还在屋子里,把自己灌得烂醉,没日没夜的折腾。

  不成想,等他们找了一圈,却没有在阮燕峰的院子里找到人。

  阮家众人惊魂未定,这个时候格外容易受惊:“会不会是被人抓走了?”

  “怎么办,现在外头还不知是怎么回事,又是半夜,去哪里找他?”

  阮家的人不知道街上有没有歹徒,断乎不敢随便派人出去找。

  “徐家!”有人突然道,“七叔会不会去了徐家?”

  顾绍已经回屋,把自己浑身的血污洗掉了,换了套干净衣裳。

  听闻此话,他道:“我去徐家找找他。”

  “不,你哪里都不许去!”阮大太太拉住了他。

  顾绍道:“我跟着军队的人走,行不行?”

  阮家这边没什么余孽,警察和军队的人要撤离,叮嘱阮家紧闭门窗,应该不会再有第二次冲击,但千万别出门。

  顾绍可以跟着他们一起,去医院看看顾轻舟。

  “我们不去医院,也不去徐家,徐家有另外的人去。”军官告诉了顾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