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41章 最初的心动
  霍钺走后,司行霈坐在顾轻舟的床前,替她削苹果。

  “你不忙了?”顾轻舟最近有点厌酸,再甜的苹果,她也能吃出酸味,不是很喜欢,就咬牙忍了。

  “说了要照顾你一个月的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所以,除了万不得已,他都是不会离开医院的。

  顾轻舟顿时就觉得这酸酸的苹果也很甜了。

  她又问霍钺。

  “他是为了阿静的事情来吗?”顾轻舟问。

  霍钺不肯告诉她,是怕她内疚。

  霍拢静当初如果不追顾轻舟,也不会是如今的局面。此事他们说谁也不怪,却怕顾轻舟多心。

  顾轻舟果然把心提了起来。

  她总记得那天,五哥气得恨不能抽她,最终却舍不得,一巴掌抽在他自己脸上的情景。

  顾轻舟的拇指抵住了掌心。

  司行霈握住了她的手:“霍爷一番好心,这才不告诉你的,你如果非要多想,岂不是辜负了他?这几年,他妹妹没有好转,反而越陷越深。

  我跟他说了,把颜一源弄到新加坡来,让他们分开一段时间,霍拢静心里压力减轻些,也许会重新活过来的。”

  顾轻舟也回握了他的:“我想接阿静过来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霍爷给她找医生。如果找到了,建议他们到新加坡常住,也不是不行。那到时候再让颜一源回去就是了。”

  顾轻舟有点走神。

  她说完那句话之后,就没有再听司行霈说什么。

  正在愣神时,司琼枝来了。

  司琼枝抵住了门,笑道:“大嫂,看谁来了。”

  她笑着错开了身子,何微就走了进来。

  何微如今是很时髦派的装扮,从头到尾透出雅致。就连烫卷的头发,她的也要比旁人的光泽。

  顾轻舟的心情顿时好转:“微微.”

  “我收到了家里的电报,说姐你又添了个大胖小子,我怎么也要来看看你。”何微笑道。

  顾轻舟拉了她的手:“不耽误工作吗?”

  何微笑道:“其实也是公事。”

  顾轻舟就问她到新加坡办什么公事。

  “姐,我是来找你的,你存在我们银行保险柜的金条,已经够得上我们分行的储备金条了。

  我们经理说,如果你能存到我们柜台上,利息是很丰厚的。都是存,何不转存一下?我是为了这个来的。”何微笑道,“当然,我主要是想看看你和你的孩子,这叫因公利私。”

  顾轻舟则被她说得一头雾水。

  “什么金条?我都没去过香港,怎么会在香港的银行里存金条?再说,我一直什么情况你知道,怎么会有一个分行储备那么多的钱?”顾轻舟诧异。

  司琼枝在旁边听了,心中一动,问:“会不会是我二哥当年存的?他想存给.玉藻的?”

  她想说存给顾轻舟的。

  可如今这情况,显然这样说不合适。

  顾轻舟道:“当初阿爸是把岳城交给我的,你二哥想存,他也没那么多钱啊。”

  司慕从未真正接管过岳城的军政府,也没有自己的地盘,他的钱都要经过司督军的手。

  说罢,她就看向了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一推司琼枝:“你二哥?你二哥有那能耐吗?那是我存的,后来我忘了此事,估计副官至今每个月还是会放十五根大黄鱼进去。”

  顾轻舟和司琼枝都吸一口凉气。

  一个月十五根,还是大黄鱼?

  “你存了多久?”顾轻舟屏住一口气。

  司行霈道:“你刚到岳城的那一年,我勾搭你的时候,就想着万一哪天我被流弹打死了,不能叫你饿肚子,所以那时候就开始存了。”

  那个时候,他还只是觉得她像一道美味。

  她是他生活里的点缀,想要睡她,仅此而已。

  而那时候开始,他就替她安排好了后路,不至于让她一败涂地。哪怕将来什么都没有了,至少还有钱。

  顾轻舟的声音,全部哽在喉咙里,半晌说不出什么来。

  司琼枝无奈叹了口气。

  她轻轻拉了何微:“走,我带你去婴儿室看看宁安,他可爱笑了。”

  何微有点忐忑。

  出了产房,她问司琼枝:“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?”

  “没有,我大嫂很感动的,咱们别打扰她。”司琼枝道。

  顾轻舟在她们出去之后,就抱住了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轻轻拍她的后背,有点好笑:“这就感动了吗?我还以为我一直对你很好,多得你都麻木了。”

  顾轻舟把头深深埋在他怀里。

  司行霈抚摸了她的头发,又道:“你这样,我有点内疚了。你知道我有钱的,那是身外之物,它最不值得什么了。”

  顾轻舟忍不住笑了。

  司行霈就道:“轻一点,可别把伤口给撑开了。”

  顾轻舟这才放开了他。

  她抬眸时,眼睫都湿了,还是哭了的。

  “你对我真好。”她道。

  司行霈说:“孩子话。这个世上你是我最亲的人,我对你不好,那我岂不是傻子么?”

  “我以为你那时候只是想玩弄我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是因为很意外。”

  司行霈沉默了下。

  回过头来,他也挺意外的,他从一开始就对顾轻舟格外的用心。

  可能是她年纪小,总让他不好意思只占便宜;也可能她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归宿,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待她不同。

  “我回到岳城的时候,派人在火车站等了你三天,我自己也每天都去逗留了片刻,找找你的踪迹。”司行霈道,“也许,从一开始就有迹象,只是我自己没留意到罢了。”

  顾轻舟亲了他一下。

 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终于稳定了下来,一切尘埃落定了。

  顾轻舟回头去看,那一路像走钢丝,每一步都摇摇欲坠、险象环生,她走得小心翼翼,好在终于走过来了。

  她和司行霈的感情,也没有在那钢丝上坠落。

  她这一生,功过相抵,不算好也不算坏,但老天爷还是厚待了她,让她还有司行霈,有一个完整的家庭,有儿有女。

  如此想着,顾轻舟之前的坏情绪一扫而空,她已经能坦然面对霍拢静了,面对那段让她内疚到绝望的过去了。

  “我想把阿静接到我身边来。”顾轻舟道,“当然,这是我的想法,她未必愿意。但是我想去面对她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可以,你说了算。”

  顾轻舟后来又跟何微说,那笔钱她暂时用不上,就转存到他们银行的柜台上。

  “.等我出院了,身体好了之后,我再来筹划,建立个什么慈善会。”顾轻舟道,“这笔钱对我的意义不同,我想用它来做点有意义的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