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49章 准备好的惊喜
  何微的房间很小,胜在干净整洁。

  “霍爷肯定没住过这么穷酸的房子。”何微笑了下,眼睛始终不再看霍钺。

  霍钺道:“我父母刚过世,叔伯吞了我所有家当,我只身来到岳城时,还睡过大半年的马路。”

  何微诧异看了眼他。

  他怎么突然说起了自己的过往。

  “我像你这么大,还住不起这么好的房子。”霍钺又说。

  何微抿唇:“您在安慰我?”

  “嗯。”霍钺如实道。

  何微心中的那一股回忆终于全部淡了下去,被她压到了心头最深处的地方。她再看霍钺的目光,也不觉得如此灼人了。

  “您喝茶吗?”何微又道,同时看了眼时间。

  “不了,走吧。”霍钺道。

  两人一起下楼,正好在一楼大门口遇到了买菜回来的犹太女人。

  犹太女人很热情:“何小姐,这是你未婚夫吗?真英俊,你们真般配。”

  何微的耳根隐隐泛起了炙热,连忙解释说不是未婚夫,只是认识的朋友。

  “哦,我还以为是何小姐的未婚夫呢,你们真般配。”犹太女人重复道。

  何微苦笑了下:“我可配不上。”

  她挺不好意思的,后来想到霍钺可能不会说英文,也听不懂旁人说了什么,这才慢慢松了口气。

  这次有司机,她和霍钺坐在后座,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  和上次见面一样,霍钺的言语不多,显得心事重重的。

  何微也只顾自己的情绪去了。

  一转眼,车子就到了歌舞厅,说英文的印度侍者打开了车门,他和霍钺打招呼,把霍钺往订好的雅座领去。

  霍钺则道:“给我换个二楼靠窗的位置吧,我不做前排了。”

  每个歌舞厅,最靠近舞台的地方有十来张椅子,都是留给非富即贵的宾客。歌女们唱完了,下台之后需要给这些客人们陪酒。

  霍钺是今晚的贵客,这不令人惊讶。

  令人吃惊的,是他能说英文,虽然说得有点生疏和僵硬,而且听得懂。

  何微整个人一僵。

  她又想起她家门口那个犹太女人的话。当时霍钺也听到了,他会怎么想?

  何微不敢去看他的眼睛。

  她仔细回想了下,自己的的确确表明过,她是配不上霍钺的,那么她算是洗刷了想要再黏上他的嫌疑吧?

  “霍爷,您会说英语啊?”何微脸还是有点僵。

  霍钺道:“请人教了一点,总不能半途而废。既然打算学了,就要学好,要不然岂不是让你做了无用功?”

  何微的心,像是被什么拨了下。

 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她不能多想,一想就要自作多情。

  正好这个时候,有三位女同事结伴而来,她们都是英国人,很热络和何微打了招呼。

  “霍爷,那我就先过去了。”何微道。

 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  他们银行定下来的雅间在三楼,约莫能容纳二三十人,可以看见楼下的选美比赛。

  几个同事先到了,纷纷议论莱顿尔先生什么时候来。

  片刻之后,张洙也来了。

  她看到了何微,唇角有一抹淡淡笑容,不计前嫌和何微打招呼。

  然后,她借口去洗手间,去了楼下,找到了歌舞厅的小领班,塞了一把钱给他,问:“安排得如何?”

  “我昨天下午就安排妥当了,您放心吧。”小领班道。

  霍钺正好路过,看了眼张洙。

  张洙也看到了他,随意惊鸿一瞥,她的脸莫名一红:很久没看到如此有气质又英俊的男人了。

  他应该不年轻了,却丝毫不损他的俊朗,他的举止带着儒雅,衣着又格外华贵,像大户人家出生的教授。

  张洙到底是未婚女子,矜持让她把持住了,没有追上去。

  霍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锡九来了,他就吩咐锡九:“留意点后面,别叫何小姐着了人家的道。”

  锡九道:“您放心吧。老孙是我的老朋友,从前又是青帮的堂主,他知道轻重的,没人敢在这里欺负何小姐。”

  何微他们雅间里,果然等到了七点半,也不见莱顿尔先生和根特先生,只有几名同事。

  “是我邀请你们来看选美的,听说今晚有惊喜。”张洙突然道。

  众人诧异。

  他们拿到的邀请函,都以为是莱顿尔先生的欢迎会。

  “怎么,你们都不知道吗?那我白花了钱。”张洙故作委屈。

  众人连忙举杯,要敬张洙一杯。

  不用花钱又有酒喝,还能看如此好玩的选美,周日放松一下,同事们虽然失望,却也不会不识好歹的离席。

  他们还问张洙:“有什么喜事吗,要如此破费请客?”

  张洙笑道:“就是想给惊喜捧捧场。”

  “什么惊喜啊?”何微也问。

  张洙含笑看向了她,表情格外的快乐,因为何微很快就会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惊喜了。

  她相信,这件事足够大家娱乐好几年的,而且根特先生知道了何微的身价之后,大概会对其出手,再也不会骚扰张洙了。

  张洙想要一脚把何微踩到泥里。

  舞台上的选美开始了。

  那些歌女、舞女,个个搔首弄姿,供人鉴赏和评价。

  张洙对那些欧洲同事解释说:“在我们的风俗里,这样的女人都是伎女,只是换了个叫法。”

  同事们道:“不是表演者吗?”

  “不是的,她们只是学了点时髦的叫法,本质上还是伎女。谁登上了这个舞台,谁得身份就定下了。”张洙继续道。

  何微淡淡喝了一口酒。

  张洙的余光瞥向了她,这些解释,都无非是为了算计何微做的铺垫。

  就在此时,十二位参赛者结束了表演,接下来是第十三号。

  张洙有点激动,因为她知道,十三号参加选美的表演者,是何微,那是她安排的。

  何微只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人叫出了名字,被同事们知道她其实是伎女赛的参赛者,她从此就别想在分行混了。

  哪怕她不要脸,死死撑了下来,处境也是很糟糕的,那位好色如命的根特先生,怕是不会放过何微的。

  张洙紧张看向了舞台,然后就听到舞台上念:“十三号参赛者,英文名为凯瑟琳的华民张洙小姐。”

  同事们全部震惊,看向了张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