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50章 反驳
  分行的同事们都觉得,到了歌舞厅就是玩乐。

  甭管是表演者还是伎女,她们的外形美丽、歌舞精彩就足够了,同事们不在乎她们具体是做什么的。

  不成想,张洙非要解释,非要说这些女人都是伎女。

  然而解释完了之后,她自己还参加了,她的名字被人响亮叫起。

  这不就是说,张洙也想当伎女吗?

  无论是欧洲还是香港,伎女都是低贱的营生。

  同事们被张洙这一行为全部震惊了,整个雅间鸦雀无声,台上却还在喊凯瑟琳小姐。

  张洙狠狠看了眼何微,脸色铁青,猛然站起来冲了下去。

  她带得门一阵震响。

  同事们这才回神,七嘴八舌议论了起来,个个都忍不住想要偷笑。

  “张小姐不是出身名门吗?她说过自家在报界身份显赫,还说她家亲戚全是名人,她甚至还有一位在肿瘤科界很出名的名医表姐。”

  大家都不太理解。

  张洙请了他们来看,如果她真的参加了,请同事来捧场这没什么的,可她为什么非要说那些女人都是伎女?

  “何小姐,您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女同事问何微。

  何微的表情跟他们一样,有点好奇,同时又忍俊不禁。

  她道:“我不懂啊,也许这是香港的一种说法吧,张小姐没表达清楚。我不知道,我不是香港人。”

  张洙最终没有上台,她好像跟后面的人争吵去了。

  同事们津津有味的议论着。

  何微端了一杯酒,走出了雅间,想要透透气。

  正好有个喝醉的美国人和一名女士抱在一起,何微为了避开,就往旁边一拐,下了几步楼梯。

  她走到了二楼。

  然后,她就遇到了张洙。

  张洙是打算直接走的。她今天真是丢尽了颜面,不光她的同事们瞧见了,还有她哥哥和他的朋友们,甚至她家的亲戚。

  这次选美,是香港歌舞厅的一次盛况,那些风流公子哥们都到场。

  张洙家里纨绔众多,他们全来了。

  她看到她二哥坐在第一排,脸色已经很难看了。

  张洙想要逃走,也不管自己的手袋和大衣还在楼上,不成想她正好看到了在二楼走廊上闲逛的何微。

  她当即冲了上来。

  “是你!”她狠狠咬牙,目露凶光,“是你害我,你这个毒妇!”

  看她的样子,像是想要打人。

  何微身材纤瘦,一旦打架不占优势,故而她把手里的高脚杯重重一磕,杯底断了,断处变得锋利。

  她一口喝完了酒,把酒杯转过来对准了张洙。

  张洙气炸:“你这个下三滥的女人,你还想要划伤我吗?”

  何微道:“猪小姐,你总是恶人先告状,倒打一耙,你一定是猪八戒转世。你如果不想害我,我何必要害你?”

  “我害你成功了吗?”张洙大怒,“你抹去自己的名字即可,凭什么要加上我的?你如此恶毒。”

  “你家里有人做医生,那你自己肯定很清楚,你这种逻辑混乱的思维,是一种精神病。”何微道。

  张洙想要扑上来,撕烂何微的嘴。

  何微举了手里的高脚杯。

  杯子底部那残破的口子,泛着冷冷的光,异常锋利。

  张洙冷笑,笑容近乎狰狞:“你可别忘了,这里是香港。你一个人在此地,给我当心一点。”

  何微也冷笑,微微扬眉:“你觉得我是一个人吗?那你也当心点,这次把自己拖下水,下次别把你全家拖下水。”

  张洙一震。

  她去看何微的脸色,想知道她是否是虚张声势,然而她只看到了何微的冷笑。

  何微的冷笑里,讥讽满满。

  张洙最终夺路而去。

  何微看到她下楼,转身趴在栏杆上,刚才太过于紧绷的后背,好像在一层层的出汗。

  这个时候,何微才觉得工作很难。遇到好的上司和同事,是一种运气。但她进入这家银行时,好运好像花光了。

  她淡淡舒了口气。

  “不错,知道虚张声势,看你的样子是不会吃亏的。你家里人如果知道,也就放心了。”身后突然有人道。

  何微刚刚放松的精神,又猛的一提,背后笔直,脖子也硬了。

  她僵持了片刻。

  她最不想让霍钺看到自己的这一面,她也很努力遮掩了。

  然而,霍钺还是听到了。

  他不知听了多久,也不知道听了多少。但方才的闹剧和张洙的找茬,他肯定能推断出来。

  何微苦笑了下,转头看向了霍钺。

  霍钺的表情闲淡,手里拿着一根雪茄。他的西装马甲,也被他穿出了几分儒雅,可见这份气质是镶在他骨子里的。

  何微的表情又乱了下:“霍爷.我.”

  霍钺走过来,靠近了何微,也微微支撑了栏杆:“在世为人,没点手段和底线是不行的。一味羸弱,并不能赢得尊重。你做得很好。”

  何微那颗忐忑的心,逐渐安稳了下来。

  她低声道:“我也是逼不得已。张小姐她有难处,我也有。她不想办法去对付自己的难处,反而想把难处全部推给我。”

  霍钺看了她一眼,突然问:“是上司垂涎你?”

  何微忙道:“不至于,就是偶然会试探一下。我已经很努力了,尽可能让他知道我不好惹。”

  霍钺淡淡嗯了声。

  “我不想离职,这份工作太难得了,是我老师托了关系才拿到的。工资又高。”何微道。

  她很怕听到霍钺说,既然那么难,还不如放弃,反正女人总归是要嫁人的,不如现在就回去相夫教子。

  但霍钺没有。

  霍钺只是道:“想要得到好东西,都需要付出,遇到问题就逃避,很难在社会上立足。你有自己的主见,知道迎难而上,这很好。”

  何微就彻底松了口气。

  她笑着对霍钺道:“谢谢您!您这席话,对我很重要。”

  霍钺却好似突然紧绷了下,他反问:“我的话,对你很重要?”

  何微觉得,这个问题有点奇怪,很容易造成误会。

  “我很在乎旁人的看法。”何微道。

  她很巧妙避开了重点。

  霍钺不再说什么。

  突然,霍钺的视线好像定格到了某处。他急忙转身,对何微道:“跟我走。”

  何微诧异:“去哪里?”

  “离开这里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见他快速下楼,也就顾不上自己的大衣和包还在楼上,也急忙跟着他走了。

  此刻,整个选美尚未结束,霍钺从后门离开。

  后门有他自己的人,开车等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