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57章 再次遇到霍钺
  何微这天不舒服,有点低烧,到了下班的时候头重脚轻的。

  她出门时,看到两个男人好像在追她,把她吓得半死。

  她急忙往前跑,最终还是被追上了,然后那两个人和她错身而过,是下班之后在跑步的两个人。

  他们估计也对何微的举动一头雾水。

  何微拍了拍胸口,心想:“我是真的被张洙吓到了吗?她表姐就是罗艾琳,她今天还不知道我的底细,明天肯定就知道了。”

  乔治一定会出卖她的。

  她才失恋第一天,想起乔治没什么好感,全是被背叛的愤怒。

  而她刚刚不过小跑了几步,就累得气喘吁吁,何微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的。

  正好她路过一家拳馆,看到两个女子束发正在过招。

  何微有点吃惊,没想到拳馆里也收女子。如果她会点拳脚功夫,那她至少能自保吧?

  她想到这里,就已经走了进去。

  那两位女子也停下来。何微看她们,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,两人的容貌很相似,好像是一对双胞胎。

  她问:“请问老板是哪一位?”

  她问完,就听到其中一位声音娇俏喊了声:“爸爸,有人来学武了。”

  何微这才啼笑皆非,自己真是误会大了。

  然而老板已经走了出来,她不好退回去,尴尬说了自己的误会:“我想学点功夫的,还以为你们招收女学徒.”

  她尚未说完,那个年轻的小姑娘就道:“我们招啊,不过我们收学费的,而且你有两个师父哦,我和我妹妹都可以教你。”

  老板道:“不可胡闹。”

  “爸爸,咱们有生意就要做啊,这跟做家教有什么不同吗?”女孩子道。

  何微双目一亮:“我以前也给小孩子做过家教。你们还念书吗?我可以帮你们补习英文”

  老板听到这里,竖起了耳朵,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  香港是英国人的地盘,他也很想两个女儿能多学点英文,可又没钱给她们请老师。

  “那你是不是不想给学费?”女孩子问。

  何微笑了起来。

  她果然每天下班之后,在这家拳馆落脚,开始学习武艺。

  张洙则开始躲着她走。

  何微就想:“她一定是知道我打了她表姐,觉得我背景深厚。乔治肯定是还没有把我的事告诉罗艾琳。”

  不知是不是罗艾琳已经甩了他。

  想到这里,何微心头一痛,既恨他又可怜他。他原本会跟何微有个家庭的,两个人一块为了家而奋斗。

  可罗艾琳只是拿他当个消遣吧?

  乔治不是那种公子哥的性格,他本质还是很踏实的。

  何微再如何难受,也不打算回头了。她和乔治,已经结束了。

  一连过了两周,时间转眼就到了新历的十二月,快要到圣诞节了。

  何微在拳馆里练了半个月,老板不管她的,把她丢给他那对双胞胎女儿玩,何微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拆了一遍。

  不过,她已经能娴熟躲过双胞胎妹妹的两招了,惊喜不已。

  这天,何微一下班就到了拳馆,却不见了双胞胎姊妹,拳馆的学徒说:“她们在后院,师父来了贵客。”

  何微轻车熟路走了进去,果然见这对双胞胎趴在门上偷窥,两个人嘀嘀咕咕。

  何微重重一咳嗽:“师父!”

  双胞胎一起跺脚,恨不能捂住她的嘴,然而已经惊动了老板。

  老板恨恨道:“你们闹什么呢?”

  两位大力莽汉女,此刻全部一脸娇羞,还想伸头往里看,好像里面来了一位谪仙公子。

  何微被她们逗乐,也伸头去看,然后就看到了霍钺。

  她整个人僵了一下,有点难以置信。

  “霍爷?”她喃喃的想,“霍爷怎么来了?”

  霍钺已经走了出来。

  他冲何微笑了下,道:“听说你在老秦这里练拳脚功夫,学得如何了?”

  老板姓秦,以前就是岳城青帮的,后来不想做了就退了下来,全家搬来了香港。

  霍钺很少找这些老部下的,这次却是个意外。

  “霍龙头,我爸爸常说起您的。”大秦姑娘迫不及待凑上去,“你会几套脚法?咱们切磋下吗?”

  小秦姑娘立马挤兑她姐姐:“你还真好意思?就你那几下,都不够塞牙缝的。”

  霍钺总是很温柔,脾气也很好,对她们道:“我会的不多,你们的父亲才是真正厉害。”

  然后,他绕开了这对姊妹,走到了何微面前:“你练了这么久,我检验一下你的身手如何?”

  何微整个人有点迟缓。

  她之前还说,绝不想再见到霍钺,免得扰乱了自己的心绪。

  当然,她不是恨霍钺,而是怕自己无端再起贪念。

  他现在出现在这里,何微像漂泊在海中的孤舟,突然被一个大浪打过来,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“我我练得不太好。”何微道,“对不起我要回家了。”

  说罢,她胡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,衣裳也不换,穿了拳馆的衣裳,外面套了自己的风衣,转身就往外走去。

  老板和双胞胎都不知何意。

  霍钺眼底的芒收敛,他静静看着何微的背影,叹了口气。

  他对老板道:“老秦担待了,我先走了。”

  说罢,他跟上了何微。

  何微被冷风一吹,人也精神了些,心想我这是在干嘛?

  “微微?”霍钺在身后喊了句。

  何微就停下了脚步。

  她勉强笑了下:“对不起霍爷,我真的是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要回家了。这里走过去离我家很近。”

  霍钺道:“是不是我给你添了麻烦?”

  何微咬了下唇。

  “我以为咱们是老朋友,你在香港一个人,我偶然过来看看你,应该不会打扰。我打扰你了吧?”霍钺问。

  何微是舍不得对着他说难听的话。

  在她心里,霍钺是世上最好的人,旁人可以让他碰钉子,她独独是舍不得的。若是能委屈自己,让他好受点,她也愿意。

  “没有。”她低声道,“我只是突然有很多话想告诉你,却又担心自己失控让你不舒服,所以才”

  “你可以告诉我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笑:“没事了,去我家吧,我做几个菜。你还没吃饭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