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58章 披衣的温度
  霍钺真的跟着何微一块儿回家了。

  路过菜摊时,何微停下来买菜,霍钺就帮她拎着。

  何微自己回神,心想老夫老妻就是这样的吧?

  她又很快把这些念头丢开。

  回到了她的住处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屋子里开了灯,就特别的暖和,有种异样的温馨。

  何微拿了一本杂志给霍钺,又倒了茶给他:“霍爷您先坐吧,我去煮饭。”

  “要帮忙吗?”霍钺问。

  何微笑道:“您会吗?”

  霍钺就答不上来。

  何微的小厨房就在旁边,她做事动作娴熟又麻利,很快就把菜和肉全部切好了,然后开始下锅。

  不过片刻,霍钺就闻到了菜香。

  饭快要好了的时候,有人来敲门,霍钺的浓眉微拧。

  他没有喊何微,而是自己站起身去开门。

  结果,门口的人有点令他意外,并不是他想象中来纠缠何微的男朋友,而是一位老者。

  老先生也打量霍钺。

  两个人的眸子都格外精明,似乎能在空中蹦出火花来。

  老先生先开口:“我闻到了煮肉的味道,能分给我一碗吗?”

  霍钺道:“还没有煮好,您可要进来坐坐?”

  他的英文不好,说起来也磕磕绊绊,但他不怯场,敢于表达,说明此人向来极有自信,是某个行业里的杰出者。

  老者不动声色点了下头,心想虽然年纪大了一点,但比那个晚上丢开小姑娘自己跑掉的小伙子要靠谱很多。

  “我住在隔壁,如果煮好了喊我,我就不进来了。”老先生说。

  霍钺道好。

  等霍钺关上了门,何微才过来:“谁来了?”

  霍钺把老先生的要求告诉了何微。

  何微就道:“我特意多买了半斤,就是想着等会儿要分给他一点。他挺好的,也很关心我。”

  “他是做什么的?”霍钺问。

  何微道:“以前是在银行做事的,就是莱顿尔银行。后来他太太和他的狗都去世了,他受不了打击,流落到了香港,准备做个诗人。”

  “这倒是很.”霍钺斟酌了下措辞,“你们年轻人怎么说?”

  “很浪漫吗?”何微笑道。

  霍钺道:“对,就是这个词,浪漫。”

  何微很快就做好了一荤三素一碗汤,她只把肉盛出来半碗,给了老先生,她知道那位老先生不爱吃素。

  老先生接过来,低声对她说:“这位先生很英俊。”

  何微脸一红:“他不是”

  “别害羞。”老先生说,“不管是在中国人里还是英国人里,你这样的年轻女士都很有魅力,男人不会不爱你。”

  何微啼笑皆非。

  她想起自己更小更有魅力的时候,那么苦苦追求霍钺,被他拒之门外,心中一阵阵的收缩。

  她可不敢想。

  回来两个人吃饭,霍钺突然问起何微:“你觉得什么样子的男人才浪漫?”

  何微差点被一口汤呛死。

  “会写诗吗?”他又补充问。

  何微想了想:“我不知道,应该是吧。”

  霍钺的眉头不经意拧了下,大概是觉得自己做不到,有点苦恼。

  何微的心倏然动乱,她急忙把心神丢开。

  她只要在霍钺身边,就会心猿意马。

  其实她可以想:他到底是想给哪个女人写诗?然而,她却是想,他会想给我写诗吗?

  心中的妄念还是很多,就像黑暗中的野兽,何微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来咬她一口,心力憔悴。

  霍钺说完这句之后,也沉默了很久。

  两人默默吃了饭,何微端茶给他。

  霍钺看了眼手表,刚过八点,就问何微:“你的腿还疼吗?”

  “早就好了。”何微道,“只有阴天下雨的时候才会疼,其他时候都还好。这是当年烫伤留下的隐疾,也治不好。”

  霍钺也记得那次的烫伤。

  那个晚上,很多人无法成眠,都焦虑等待着死神对何微的判词。

  最终,死神饶过了这位年轻的姑娘。

  “饭后散散步,能走吗?”霍钺问。

  何微说好。

  她想要拿大衣,霍钺却先起身,替她把大衣从衣帽架上摘了下来,并且打算亲自给她披上。

  何微伸手,眼睛不看他,笑道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霍钺正好把衣裳递过来,她的手就碰到了他的手背。

  他是有温度的,哪怕是手背,也比何微的手热。何微就像被烫了下,缩回了手。

  霍钺把大衣披在了她肩上,手在她的肩头停顿了一秒,好像是放了一下,又好像只是无意间碰到了。

  何微很羡慕他。

  他一定不会像她这样煎熬,不会对她的任何表情和言语有过度的反应,他很自然的和她相处,甚至觉得关心她是他的礼数。

  她和霍钺沿着街道散步,霍钺就跟她说了一点他的事,因为何微不肯开口。

  “.过几天我要开个赌场。”他道。

  何微道:“您以后要常在香港做生意吗?”

  “是的,我也要退了,让新的龙头接手。我不是老头子,留在岳城的话,整个青帮人心不稳,新的龙头怕是没办法服众。

  我也想过一点清净的日子。这些年我也常跟官场和军界的人打交道,香港督察也有交情,这边一样发展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沉默着。

  她的心,再次狠狠揪起,不知这漫长如凌迟般的折磨,什么时候会消失。

  他会一直在香港,而她的贪念就不会隐藏。

  她想:真忍不下去了,我就再次跟他表白,也许那时候他仍是会像从前一样躲着我。

  这样也好,比现在好。

  霍钺则观察她的表情:“怎么,你怕我常来打扰你?”

  “不,不是的。”何微道。

  她是没办法当面说令他难堪的话,却又找不到理由,一时间哑然。

  “我是不是太老了?”霍钺突然问,“我比你大十几岁,跟你之间也没什么话题。”

  何微诧异。

  她停下脚步,抬眸看着霍钺,而霍钺也看向了她,居然不是随便问问,而是真的在等待着她的回答。

  “怎么会老?是我见识太浅薄了,怕有些话很可笑,不敢跟你说。”何微道。

  霍钺笑了下:“你回来之前说有很多话想要告诉我,不打算说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