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60章 差一点的亲吻
  霍钺昨天就说了,想要试一试何微的身手,毕竟何微也学了半个月。

  可何微看着自己的两个不靠谱“师父”被霍钺虐得那么惨,她真的不想上去送菜。

  她连忙摆手:“不不,霍爷我来不了......”

  霍钺就道:“可要我亲自将你扛上来?”

  这次换成秦家双胞胎幸灾乐祸了。

  她们俩也顾不上心灵的小伤害和身体的小疼痛,把何微给拽住了,拖上了台子。

  何微看着对面的霍钺,觉得他异常的高,而且眼睛很亮,有一团火灼人,让何微很有压迫感。

  她进退维谷,低声求饶:“霍爷,咱们就算了吧?我天天被她们欺负,根本没学会多少......”

  “姐姐你有点良心!”小秦姑娘在旁边叫嚷,“我们为了教你,自己的进度都拉下了,要不然能被龙头一招制服吗?”

  “就是就是!”大秦姑娘连忙帮腔。

  她们投下石头的同时,还不忘了把自己也拉上去,何微对她们俩是无可奈何。

  “来吧,你先试试进攻,我不打你的。”霍钺微笑,鼓励她。

  何微就摆了一个起手式。

  这个架势,她学了两天才学会了这么一点,有点狼狈。

  霍钺则道:“很有样子了。”

  小秦姑娘就跟她姐姐嘀咕:“龙头是不是看上了何姐姐?他跟她说话,跟咱们说话不一样。”

  同样是十六岁的姑娘,大秦小姐显然还情窦未开,对她妹妹的话难有共鸣,一脸呆萌问:“啊,是吗?哪里不一样?”

  “眼神不一样啊,笨。”小秦姑娘。、

  大秦姑娘没反驳,因为她觉得她妹妹看得出人家的眼神差别,真的很厉害,她就看不出好歹来。

  “是吗是吗?”大秦姑娘凑近,想要看个分明。

  就见何微笨手笨脚的攻向了霍钺。

  霍钺没有简单粗暴的将她击倒,而是顺势一带,躲开了她的进攻,并且扶正了她的姿势。

  大秦姑娘这下看明白了,大叫道:“龙头你偏心......啊不对,你没看上我们!”

  霍钺:“......”

  秦家这对活宝,丝毫没看出霍钺的为难,在一旁又叫又嚷,而何微紧张得掌心冒汗,只顾去想双胞胎教给她的招式,反而没听到她们在说什么。

  等她下次进攻过来时,霍钺双手一转,将她也按到了木桩上,让她反剪了双手动弹不了。

  何微偏头,看到霍钺就凑在她身边,她停止了挣扎。

  她看着霍钺,再次看到了他眼中的芒,那样明亮而灼热。

  她呼吸一滞,有点错觉,感觉霍钺好像想要吻她。

  然而,霍钺只是轻轻放开了她,笑道:“果然练得不怎么样,还没有入门,大秦小秦这老师做得不合格。”

  大秦小秦:“......”

  这位龙头偏心偏到了太平洋,实在不是传说中叱咤风云的楷模。

  明明是何微不够用心,她练了这么久,连个马步都蹲不好。

  何微则低垂了头。

  她有点心悸,同时感觉自己真的很愚蠢,为什么要在那一刻怀疑他想吻她?

  她亵渎了霍爷。

  “要不要我教你?”霍钺问何微,“不过,我学费很贵的。”

  何微苦笑了下:“您这么忙,我可不敢......”

  “我不忙。到了我如今的年纪,若是身边没一群能做事的人,我也是白混了。他们比我更懂生意,我做个大事决策者就行了,具体事务不需要我去负责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很尴尬。

  霍钺这一番解释,好像她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傻子。

  “不行,您太厉害了,我看到您就会先害怕,练不好的。”何微道,“双胞胎挺好的,她们因材施教,对我来说很管用。”

  霍钺眼中的芒逐渐收敛。

  他的眼神变得平静,像古潭深渊,深邃却没了方才炙热的温度,寂静中有点孤独。

  何微没有看见,她只顾埋头去整理自己的思绪去了。

  秦家双胞胎是两个有点晚智的大龄儿童,记吃不记打,看人脸色也只是看个粗略,两人见霍钺和何微练完了,就纷纷凑上来围住了霍钺。

  “龙头龙头,咱们去玩吧,你说了练完了就去玩。去骑马吧?”大秦小秦一左一右缠住了霍钺,几乎要吊在他身上。

  霍钺衣裳都要被她们扯得变形了,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像猴的两个姑娘,有点无计可施。

  他看向了何微:“你去吗?”

  何微道:“这么晚?周末再去骑马吧。”

  大秦和小秦很扫兴的哦了声,放开了霍钺。

  何微这天回到家,辗转反侧睡不着觉,心里全是霍钺。

  一会儿想到他没有躲开她,肯定不讨厌她;一会儿又想到他之前那个动作,到底是很普通的动作,还是真的想要吻她?

  “他会喜欢我吗?”何微想。

  这个念头一起,她再也睡不着了,爬起来在屋子里踱步,又开始煎熬。

  她再次想起了小时候。

  那时候,他吻过她的,而且吻得很深,她至今都记得他唇齿间的味道。

  后来,她就陷入了痛苦的单相思了。

  那滋味和痛苦,把情窦初开的姑娘折磨得遍体鳞伤。

  “我为什么要一遍遍体验这样的痛苦?”她问自己,“我为什么不能放下他?他如果知道我还有这样的心思,又会躲着我,到时候我怎么办?我还有多少年来平复这样的心情?”

  何微折腾了自己很久,最终对自己说:“我真的......不能再见到他了。”

  可这样的决心是毫无用处的,如果她能控制自己的感情,她是不会让自己深陷的。

  何微推开窗户,想要透口气。

  就在此时,她看到街上偶然还有小汽车路过,也有几辆黄包车。

  隔壁的老先生开了门,然后脚步沉重下楼去了,好像是去买酒。

  何微看着他把自己裹进一件有点脏乱的大衣里,晃晃悠悠过了马路,去街角那个小店买酒。

  片刻之后,他又回来了。

  街头一辆汽车,车速有点快,而老先生正在准备过马路。

  何微想要大声叫住他,让他慢一点,然而她的声音还没有发出,那汽车就到了老先生跟前。

  车上的人来不及刹车,急忙打了方向盘,还是把老先生给蹭到了。

  何微大惊。

  她急急忙忙下楼,远远就闻到了浓重的酒味,小汽车上的男人是个半醉的年轻人,看到何微跑过来,原本已经下车了,却又回到了车上,开了车一溜烟跑了。

  何微也顾不上去追肇事者,只扶住了老先生:“您没事吧?”

  “我的腿。”老先生疼得满头出汗,“看看我的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