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69章 不合理的要求
  何微前些日子沉浸在自己的心情里,没怎么关注过张洙。

  张洙好像妆容更加淡了。

  习惯了她的浓妆艳抹,突然见她的妆容清淡,总好像她的眉眼都淡化了。

  这样看她,觉得她额头有个伤痕,是新擦伤的,而且她的表情很悲伤。

  何微心中预感不太好。

  “最近有个人总是跟踪和骚扰张小姐,因为你把她的名字放在了伎女的选美赛上。昨天,那个人突然袭击了张小姐。”根特先生表情很严肃。

  何微露出了震惊。

  然而她一开口,却是说:“我放了张小姐的名字?张小姐有证据吗?怎么血口喷人,说话这样简便?”

  张洙恨不能扇死她:“我都这样了,你还抵赖?”

  根特先生蹙眉,挥挥手道:“好了何小姐,张小姐已经全部告诉我了。是她错了在先,她不该想用你的名字。

  但是,你报复她也是不对的。如今张小姐的人身受到了伤害,那个人袭击了张小姐,撕开了她的衣裳,差点酿成了大祸。那人跑掉了,张小姐想要报警。

  这件事,关乎到你和张小姐,一旦报警定要见报,见报就是分行的丑闻。我不想弄成这样,所以想给你和张小姐做个和解。”

  何微淡淡看了眼根特先生:“我没有报复她,此事我不承认。您想要报警就直接去报,让警察来查此事。”

  张洙就等着她这句话。

  她冷笑了下:“那好,咱们就报警吧。那个人没抓到,我以后怎么办?我不敢上下班的呀。”

  根特先生让她冷静一点。

  “如果非要报警,请你们俩都离开分行,我们银行不能出如此丑闻。”根特先生说,然后他又对张洙道,“张小姐,你先去工作,我来劝劝何小姐,此事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  “真是奇怪了,根特先生想让我和张小姐如何和解?”何微突然问,并不想让张洙走。

  根特先生道:“我们分行出一点钱,何小姐的工资也出一部分,咱们给张小姐雇辆汽车和司机。”

  何微道:“我不同意。”

  根特先生摆摆手,让张洙先出去。

  张洙站起身,看了眼何微,眼神闪了下。

  根特先生见只有他和何微,就起身关了门,回来的时候特意拍了下何微的肩膀:“何小姐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。此事张小姐非要闹大,你也要体谅分行。”

  何微道:“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根特先生道:“可张小姐认定了跟你有关系,没有出事还好,一旦出了事,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  她家里跟香港总督府认识,警察局那边有关系的,你非要跟她争斗的话,只是自己吃亏。你好好想想。”

  这是恐吓何微。

  何微到底只是个年轻的女子,哪怕见过什么大世面?

  普通人都怕跟警察打交道,何况香港的警察全是英国人。

  何微则轻扬下巴,倨傲看着根特先生:“如果非要攀扯的话,我在警察局也有关系,您不用担心我。我上次就警告过张小姐,别作死,免得把全家都拖进去。

  这次,我仍是要这样告诉她。还有您,根特先生,您快到了告老的年纪,以后银行会替您养老,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弄得晚节不保。”

  根特先生大怒。

  他站起身,比何微高大很多,泰山压顶般怒指她:“你竟敢威胁我?从现在开始,你不用再来上班了!”

  何微也站起身:“我的任命书是总行签发的,您想要辞退我,就照正常的流程来。流程还没有下来,您威胁不到我。”

  说罢,她转身离开了根特先生的办公室,然后在心里开始打鼓。

  她后背出了一层汗。

  她的老师跟她说,一旦出了事,首先要学会唬人,因为有些事看上去很可怕,但你一旦学会了强势,事情就会自己迎刃而解。

  何微就打赌,赌张洙和根特先生不知道她的底细,赌罗艾琳把霍钺的事告诉了张洙,赌他们都以为她来历显赫。

  等他们先害怕了,何微才有机会。

  她回想了下,自己唬人的架势不知道够不够?

  根特先生那么生气,应该是够了的。

  何微从不觉得自己反击张洙是做错了,也很难对张小姐产生愧疚之情。

  至于张洙出事,谁知道那个跟踪狂是谁?张洙那么惹眼。

  上次在歌舞厅,张洙只是被念了名字,她又没真的上去,怎么会有人因此盯上她?

  “她一定是想诱导我反驳,然后趁机诈出实情,还要找根特先生作证,再去警察局告我。”何微想。

  她坐在了自己的工位上,开始做事。

  张洙则坐不住了,半个小时后,何微看到她去了根特先生的办公室。

  何微不动声色。

  根特先生是气坏了,还在发脾气,听到敲门声就大怒:“谁?”

  张洙推了门进去。

  她小心翼翼看着根特先生。

  事情的开始,是因为前天晚上张洙跟一大群人去喝酒,然后有个英国人上前答话,想要抱张洙。

  正好根特先生也在旁边桌子上。

  张洙就走了过去,说根特先生才是她的男朋友,顺便羞辱了那个英国男人。

  她的虚荣心很足,根特先生的衣着打扮很明显是有点地位,更好羞辱那个搭讪的英国人。

  而根特先生,一直觊觎张洙或者何微这样的东方美人,自然乐见其成了。

  临走的时候,根特先生吻了张洙一下,暧昧很明显。

  张洙却反悔了。

  她昨天上班,对根特先生说:“如果我让何微对您投怀送抱呢?昨晚我是喝醉了,才......”

  根特先生无疑更加喜欢何微,因为何微长相更甜美,而且有一颗小虎牙。她一笑的时候,总有种介于少女和成年女子之间的清纯。

  况且,根特先生也知道张家是有点地位的,未必就怕他,他也怕招惹一身骚。

  和张洙相比,何微虽然更神秘,但有六成可能她出身并不高,要不然何微不会不说自己的家庭到底是什么门第。

  于是,他们俩就设计,让何微先承认自己陷害张洙,因此导致张洙被跟踪,根特先生亲耳听到了,可以给张洙作证。

  然后,他们威胁何微,要去告她,把她送到警察局去。

  何微一个人在香港,一边是英国人根特先生,一边是张家,她肯定会吓破了胆子求饶。

  不成想,何微不仅反过来威胁张洙,连根特先生一块儿威胁了。

  根特先生是气炸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