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72章 辱骂
  张洙和她姐姐商量了一个晚上,得出了一个方案。

  罗艾琳去了趟金鼎皇宫,用自己父亲的名帖,要求见见霍钺:“我想跟霍爷道歉。说起来,我也是裴诚的朋友,跟司家有点关系的。”

  侍者拿了名帖。

  霍钺今天正好过来,和锡九商量要不要把婚礼布置在金鼎皇宫,这里的场地奢华,位置优渥。

  锡九则说:“可以把整个顶层腾出来。不过要提前布置,至少要提前半个月。您求婚了吗?”

  霍钺:“快了。”

  他们正在说话,侍者拿了名帖,给了霍钺的随从。

  随从递给了锡九。

  锡九一看是罗家,就知道是罗艾琳。霍钺的脾气没有人比锡九更了解了,霍钺是绝不想见到罗艾琳的。

  “去告诉那位小姐,不要再找到金鼎皇宫来,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锡九冷淡道。

  他这样的态度,就是毫无回转的意思。

  随从拿了名帖,甩给了侍者,并且传达了九爷的真实意思:让这个女人滚,以后再通报她的来访,打断你们的狗腿。

  侍者就战战兢兢下楼,然后叫了一把穷凶极恶的保镖,把罗艾琳轰走了。

  罗艾琳没想到霍钺这点面子也不给,顿时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她恨恨看了眼金鼎皇宫,转身走了。

  张洙前天晚上,单独把根特先生约了出去。

  她到底没有她表姐看得开,也没有她表姐的地位,她拒绝了根特先生的动手动脚,只说了她们的计划。

  “暂时还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身份,只知道她新谈的男朋友很厉害。但是她能和乔治.斯维克谈恋爱,家庭肯定不富足。”张洙道。

  后面那一句是她加的。

  这话她不敢跟罗艾琳说,因为罗艾琳突然好像迷恋上了乔治。

  罗艾琳的性格很奇怪,她独独对那些不怎么爱她的男人着迷,非要得到他们不可。乔治最近郁郁寡欢,心里还念着何微,罗艾琳反而想要讨好他,巴结他。

  若是他像条哈巴狗一样跪舔她,她是不会太珍惜的。

  “是要处理掉她。”根特先生道。

  他从未遇到像何微这样的刺头,这个坎他一定要跨过去,不可能任由何微真的威胁到了他。

  “那您觉得我的计划如何?”张洙问。

  根特先生看了眼她,翻了个白眼,然后道:“不用你找人,我自己会派人。这件事从此跟你没关系。”

  他怕张洙坏事。

  既然是要做,根特先生要自己做稳了,不能出差错,他是不信任张洙的。在他眼里,张洙是个空有其表的,还不如何微有心机。

  于是,第二天上班,午餐之前根特先生突然到了何微的工位,拿了一件很小的事,说是何微负责的。

  其实不是。

  他故意找茬,不等何微辩解,就大骂了她一顿,骂得极其难听,并且对她说:“请你工作认真一点,否则就给我滚出银行。”

  所有的同事都敛声屏气。

  何微知道,这是根特先生对她的报复,她一张脸白中泛青,整个人都僵硬成了一根柱子。

  半个小时后,就是午餐时间。

  平日里总是爱献殷勤的一位年轻男士,每天路过何微的工位都要问她,可要一起去吃饭,今天却错步而过,看也不看她。

  而另外两位跟何微关系还不错的女士,也从另一边溜走了,不看何微。

  何微走出了分行办公区,没有去银行的餐厅,而是去了街对面的一家小饭店。

  她坐在最后一张桌子上,食不知味的沉默。

  “我下班之后要去找霍爷吗?”她问自己。

  这次的问题来得太严重了,她真的没办法了。

  再多的计谋,若是没有实力,也是毫无用处。

  她的空城计破了。

  这还不算最惨的,最惨是到了下午四点,根特先生又找事,当众大骂了她一顿,用词比上午还要苛刻,并且对她进行了人身攻击,说她“恶毒”、“轻浮”。

  同事们一开始诧异,后来就明白,何微这是得罪了根特先生,而且得罪狠了。

  “你如果再不改正,明天就给我滚,我要开除你!”根特先生道。

  所有人都同情看向了何微。

  他们都知道,根特先生这么说了,何微等于是完了。

  五点的时候,根特先生又破例把何微叫到了办公室,私下里对她道:“我今天是脾气不好,晚上我要去喝酒,如果你肯去那边陪陪我,跟我道歉,我愿意收回方才的话。你放心,这件事没人知道。”

  何微一直觉得此事有什么蹊跷,此刻终于明白了。

  当众羞辱她,让所有的同事都以为她会被开除,然后又私下里约她去喝酒。说什么保密,但一定会拍下照片。

  到时候,她的照片贴在了分行,同事们就都知道,何微是靠献身保住了这份工作。

  而且,照片肯定会给霍钺的。

  霍钺相信不相信两说,因此疏远她倒也有可能。他是名人,闹大了对他自己的损失更大。

  “这么阴损的主意,到底是根特自己想出来的,还是张洙帮他参考了?”何微心念微转。

  她静静看着根特,心想:“我没有做错什么,我只是遇到了极坏的人,而且我没有妥协。丢了工作不是我的错,大不了回岳城去,帮我阿爸做文书。”

  于是,她轻蔑微笑:“我还是那句话,不拿出合规的流程,我是不会离开分行的。您可以继续找事,也可以让同事们都孤立我。我不害怕。我们中国人说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

  根特先生,很不幸你踢到了石头。哪怕你把脚指头踢得血肉模糊,也休想能一脚踢开我,咱们走着瞧。”

  说罢,她转身而去,重重带上了门。

  同事们都在侧耳倾听,见她如此盛怒出来,纷纷假装低头做事。

  何微坐到了椅子上,突然发现自己的椅子有点不稳,好像有一只脚坏了。

  她站起身去瞧,这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的椅子,而是另一个中年女士的。

  何微就问她:“我的椅子呢?”

  “何小姐,我这个椅子是前不久才换的,说要到下个月才换新的,但是它已经坏了。你坐一下午啦,反正也不碍事。”女同事笑嘻嘻道。

  他们都觉得,她明天就要被扫地出门了。

  何微捏紧了手指,把椅子搬了起来,走到了同事旁边:“你要么把它坐在屁股底下,要么我就把它砸到你的脑袋上。”

  女同事尖叫着让开了。

  何微搬回了自己的椅子。

  四周都是议论声,声音逐渐大了,似乎是专门说给她听的。

  “要不就妥协,要么就滚蛋,清高给谁看?年轻的女人出来做事,还装什么体面?”有位男同事说。

  这人素来猥琐。

  何微一直熬到了下班,第一个离开了分行,她临走时看到了张洙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