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81章 利益是最好的粘合剂
  霍钺从未认真发展过一段感情。

  依照他看人的能耐,他觉得何微是因为害怕他的拒绝而说出那番话。她是为了表明自己跟他一样不想结婚,故意先撒谎。

  然而,世人都说“少女心思、神鬼莫测”,霍钺没这方面的经验,竟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。

  他搂住了何微:“对,你年纪还小.......”

  一旦结婚了,可能就要面临怀孕。她事业刚刚起步,若是因此耽误了,以后真的可能会后悔。

  所以她是这个意思吗?

  还是,她不想和他结婚而已?

  霍钺把下巴搁在她的头顶,感觉到了她死死箍住他,手臂很用力。

  何微这样的情绪,是非常害怕失去他的,她绝不是不想和他结婚。

  霍钺真的困惑了。

  当初司行霈是如何追轻舟?他想了想,好像他多半是拉着顾轻舟去追上他的脚步,而不是停下来等她。

  霍钺考虑问题素来周到,他永远做不到司行霈那样不顾后果。

  他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“先去上班吧,结婚的事以后再说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松开了他,一脸劫后余生般的高兴。她终于让他暂缓考虑前途,终于能在他身边多留一段时间,或者几年。

  霍钺则对她的愉悦很不理解。

  “我是不是真的老了?”他扪心自问,“我为何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了?”

  可对方是何微,一个敏感柔情的小姑娘,不是他手下的莽汉,他如果对她太过于粗暴,会折断她。

  霍钺希望何微有个好前途,她一直很拼命的生活,她应该得到更好的。

  他仍是送何微去上班,在分行门口亲吻了她一下。

  何微道:“您忙您的,晚上不用来接我,我自己回去,银行不是给我配了司机和汽车吗?”

  霍钺想了下。

  他的确是没空天天接她,因为他最近要回趟岳城,可银行配给何微的司机,霍钺不是很放心。

  他斟酌道:“你把司机和汽车都送给副行长,可以把他拉拢到你手下,做上司千万别吝啬。利益换来的忠心,比信仰更牢固,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。

  我让我信任的人开车接送你。这样,哪怕我不在香港,我也知道你是安全的。一旦上了汽车,方向盘不在你手里,你就很被动,不要轻易相信给你开车的人。”

  何微觉得他言之有理。

  况且自己已经和他睡了,若是总拒绝他,他会觉得自己没什么能给何微的,非要付出婚姻不可,到时候再想推开她怎么办?

  就像他说的,利益才是关系最牢固的粘合剂,这句话适用于九成的关系。

  “嗯,那您帮我安排。”何微笑道,然后搂住了他的脖子,回吻了他一下。

  快要到中午休息的时候,秘书小姐拿了新的房子图纸给何微看。

  何微很敷衍:“这件事暂时搁下吧,我目前有地方可以住。”

  秘书小姐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快到了下班时,她又找了个借口,把自己的汽车送给了副行长,说:“我家里有司机来接,还是家里的汽车坐了安全。”

  副行长挺感动的。

  银行不是没钱,而是没这个配制,因为地位。

  副行长还没有到银行能给他配汽车的地位,如此等级分明,是为了行长能更好的控制属下。

  何微却轻易送了出去。

  副行长觉得这小姑娘年纪轻轻,却睿智得过分,又不会吝啬利益,对她忠心可以换来更好的。

  “谢谢您。”副行长恭敬道。

  何微笑了下。

  等他走了,她才想到:霍爷看事情真的很透彻。

  晚上何微要跟几个大客户吃饭,谈一谈金条储蓄的事。他们银行打算推出一种金条储蓄劵,交易数额比较大,需得行长亲自出面。

  直到晚上十点多,何微才回家。

  她想起了昨晚的缠绵,又想起今晚霍钺的表情,她只犹豫了一秒,直接去了霍钺的房间。

  她站在了门口,却好像耗光了底气,想要推门的手迟迟没有抬起。

  门却从里面打开了。

  霍钺将她拉了进来,将她抵在了门上,亲吻了她。

  “喝了白酒?”霍钺问。

  何微气息微乱:“喝了一杯,客户说是他自己酿的,亲自带了过来,所以一人分了一杯。还好,度数不高。”

  “你酒量不错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偏了头,因为霍钺的气息全喷在她脸上,她的心跳如鼓,脑子里一片空白,有点接不上话。

  “我以后少喝。”她道,然后她尝试着推了下霍钺,“我去洗澡。”

  霍钺一把抱起了她:“一起吧。”

  这晚就比昨晚要自然很多,霍钺却不像昨晚那么克制,他有点强悍得过了头。

  何微第二天醒过来,浑身酸痛,眼瞧着快要迟到了,她还是不想起来,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人拆了一遍。

  原来做别人的女人是这样辛苦。

  霍钺早已起床了,正在何微感叹的时候,他亲自端了一个托盘进来。

  何微连忙坐起来,就看到托盘里有一碗米粥和一笼小包子,是他叫佣人准备的早餐。

  “吃点东西,吃完了再去梳洗。”霍钺道,然后摸了下她的脸。

  他掌心有薄茧,又很温热,触及何微的肌肤时,她浑身酥软,差点又乱了呼吸。

  她咬了下唇:“我先去梳洗吧。”

  她逃开了霍钺,躲进了浴室里。好半晌,她才慢慢平复心绪,梳洗化妆一气呵成,不过二十分钟就收拾妥当了。

  米粥已经凉了,霍钺重新端了下去。

  等何微下楼时,他已经更衣完毕,正在披一件长款的青色风衣,对她道:“给你拿了面包和牛乳,车上吃吧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何微说好,始终有点羞涩。

  她在车上吃了东西,一路睡到了银行门口。

  霍钺推醒她,她急忙拿出小镜子,发现眼线已经有点花了。

  何微用巾帕擦拭:“我不该睡着的。”

  “你太累了。”霍钺道,“好在快周末了,可以好好休息。”

  “不行啊,周末还答应了大秦和小秦,要去陪她们练武的。”何微道。

  她还没有补唇膏,霍钺就趁机吻了她一下。

  何微耳根顿时泛起了红润。

  “你还是不太习惯我。”霍钺叹气。

  何微的面颊似火烧般,她道:“我正在锻炼身体呢,以后会越来越好的。我会习惯的,我没事。”

  霍钺听了这番话,觉得哪里不对。

  何微自己下了车,进了分行长的办公室,后知后觉想起:霍爷说不习惯他,应该是只两个人感情的亲疏,并非身体上。

  何微想明白了之后,恨不能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进去。

  霍钺一个人坐在车子里,也是啼笑皆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