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82章 发火
  时间很快就到了旧历年,香港偶然下雨,潮湿阴冷。

  霍钺年关有事,要回岳城。

  而何微可以拿到行长的假期,一年能休息两个月。

  “跟我回去吗?”霍钺问她,“正好也回你自己家过年。”

  何微是非常想去的,可她刚接手银行,一切都还没有稳定,自己离开半个月,实在有点冒险。

  老先生给了她这份工作,然而她能否服众也要靠自己的能耐。她年纪太小,又是破格提拔,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。

  何微道:“今年就不去了,不过你可以帮我带点礼物回去吗?”

  “好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又试探着问一句:“那你能陪我逛百货公司吗?”

  霍钺笑道:“好。”

  何微低头笑了。

  霍钺就抬起她的下巴:“陪你逛街不是我的义务吗?怎么你偷乐,难道以为我会拒绝?”

  何微又笑了。

  霍钺认真看着她,似乎想跟她说更多的话,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自然一点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  “我怕你烦。”何微笑道。

  “怎么会烦,这是你做女朋友的权力。你就没想过如何让我履行男友的义务吗?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有点吃惊。不是惊讶他的话,而是惊讶自己,从来没想过要他做什么。

  她以前跟乔治在一起不是这样的。

  男女朋友的发展,可能是夫妻。夫妻是这个世上最亲密的关系,不管是心理上还是律法上,亦或者社会认可上。

  可何微对霍钺.......

  何微怕是对隔壁邻居都比对霍钺亲近。

  她得到了霍钺,就像一个穷苦的女孩子,天天盼望有一条钻石项链。昂贵的价格让她倾尽所有也无法凑齐万分之一,可突然有一天她真的意外得到了。

  她没有喜悦,而是患得患失,生怕项链丢了,亦或者被她不小心弄坏了。更有甚者,她觉得自己的衣裳和妆容不配戴这条项链。

  别说亲近了,她恨不能把它深深埋藏在保险柜里。

  “我......”她张口欲解释,却发现言语无力,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霍钺的眼眸一黯。

  他拉了何微的手:“走吧,你想要买什么,咱们这就去买。”

  何微点点头,然后沉默了一路。她还在走神,就好像他们刚刚确定关系的那时候一样,她满腹心事。

  霍钺的余光看到了她。

  他在心中深深叹气,却又无能为力,只得想:“我到底应该拿她怎么办?”

  何微下了车,买了两瓶汽水。

  霍钺不爱喝这种东西,仍是拿在手里,很给面子喝了一口。

  她的心情却好转了点。

  “......这件貂皮如何?”何微问,“香港这样的天气,根本用不上貂皮对吧?可我每次去吃饭,餐厅那些女人里面穿薄纱外面也要套一件貂皮。”

  霍钺道:“对,昂贵的东西象征了身份。”

  “那我就给我姆妈买这件。”何微道。

  霍钺看到她方才拿了另一件:“不都买了吗?”

  何微道:“这件好看。”

  她其实是想给她妹妹也买一件的,毕竟她妹妹也大了,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。岳城的东西阴冷,这衣裳既贵气又保暖,年轻女孩子穿着俏皮时髦。

  可她身上的钱不够。

  “你自己想要吗?我给你买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道:“真的穿不上啊,我怕上火。”

  霍钺就不好勉强。

  何微买了很多的东西,衣裳鞋袜样样具备。她的确很有做大姐的派头,弟弟妹妹们每个人都想到了。

  司机把她买的东西都搬到了车子上。

  何微想起他出门前那些话,也觉得他们这样是不行的,故而她打算撒撒娇。

  她挽住了霍钺的胳膊,就像普通的女朋友那样:“你陪我逛街太辛苦了,我请你吃饭好不好?”

  霍钺道:“那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“可是我的钱都买了东西,你要帮我付账。”何微眨了眨大眼睛。

  “行。”霍钺揪了一路的心,终于舒缓了几分。

  他们俩去找餐厅,路过一家店铺,听到了一首优美的钢琴曲。

  何微驻足,对霍钺道:“这是我学会的第一首钢琴曲。那时候天天练,手指都练肿了。”

  霍钺记得,她那时候就告诉过他,他一直记在心里。

  余后的很多年,他会时常让人弹给他听。然而他真正想要的,是何微给他弹一次。

  这家铺子是卖西式结婚礼服的。

  霍钺拉了何微的手:“进去听听。”

  何微随后才看到牌子,想要拒绝已经来不及,被霍钺带着进了店。

  可当她走进来时,迎面就遇到了乔治。

  乔治正在试礼服,黑色的燕尾服衬托着他修长身材,他深邃眉眼格外英俊。

  何微想起很久之前,她和乔治也商量过在哪里结婚,办什么样子的婚礼,请哪些客人等等。

  陡然如此相遇,她和乔治都愣住。

  “乔治,这套怎样?”更衣室里,罗艾琳穿着婚纱走了出来。

  她这套婚纱是全素的,没有用蕾丝装饰,裙摆曳地,把罗艾琳的身材勾勒得窈窕动人,又丝毫不抢夺她容貌的风头。

  她的头发也盘起,满眸喜色。

  何微没想到他们要结婚了,诧异看了眼罗艾琳。

  罗艾琳当即变了脸。

  气氛一时间尴尬极了。

  “咱们走吧?”何微拉了霍钺的手,疾步往外奔。

  霍钺停顿了一步,何微就放开了他的手,自己冲了出去。

  密布在霍钺心头的乌云,刚刚散去了几分,此刻又重新聚拢。

  他们去吃饭的时候,霍钺一直没有说话。

  何微小心翼翼打量着他的脸色,想要说点什么,却没找到机会开口。

  两个人吃了饭,回到了家里,霍钺去了书房。

  后来随从说什么,何微隐约听到了霍钺砸了东西。

  随从一脸菜色退了出来。

  何微心中隐隐不安。

  这天傍晚,霍钺就对何微道:“我今天回岳城了,争取过完年早点来。你一个人真没事吧?”

  “我没事的,您别担心。”何微说。

  霍钺抱了她一下,转身就走了。

  随后几天,何微的心情一直不太好。

  她看到了乔治,想起他们俩交往时的场景,再把它套到了霍钺身上,何微觉得自己永远不能跟霍钺那样。

  这个想法让她很痛苦。

  而后她又想到,霍钺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以为她故意带着他去婚纱店,试探他的想法?

  要不然为什么着急回岳城,又发那么大的脾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