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84章 父母的首肯
  霍钺处理完公事,回家之后就到了凌晨,霍拢静已经睡着了。

  翌日,她很早就起来晨练。

  霍钺找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围着网球场跑步,寒冬腊月里大汗淋漓,精神比以前好了不少。

  “不聊聊?”霍钺问她。

  霍拢静继续跑步:“不。”

  霍钺跟上了她的脚步,才能说得上话:“过完年跟我去香港......”

  “我今后就算是死了,尸骨也要埋在岳城。除了岳城,我哪里都不去。”霍拢静道,“阿哥你操心我,还不如操心操心自己吧。九爷把你的事都告诉我了。”

  霍钺就停下了脚步。

  他看着霍拢静绕了圈,心想她这段时间气色好了很多。

  四年了,他们好像才找到彼此的出路。

  霍拢静的心疾不是往事,不是江临,而是他们这些人——这些关心她、在乎她的人,才是真正压垮她的。

  他们都走了,她过得挺好,仿佛有了点活力。

  霍钺听人说,她前几天还去逛街买了几套风衣,好像打算过年的时候穿。

  他在旁边站了很久,直到霍拢静跑完了,霍钺才跟着她往回走。

  “我打算年三十的时候,正式退了,把位置让给新的龙头。”霍钺道,“从此以后,我可能就专心在香港了,也许以后会回岳城,但这个没办法预料。”

  霍拢静擦了擦汗:“我不介意,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要你陪。你结婚了,将来就有人叫我姑姑,挺好的。”

  霍钺道:“可你只有我。我不在,你行不行?”

  霍拢静叹了口气。

  她一出生就多灾多难,后来霍钺不计前嫌,为了那点微薄的血脉亲情,把她救了出来,让她拥有了一切。

  江临背叛了霍钺,带走了她。

  从此,她得到的都失去了。

  霍拢静现在不需要太多,她真害怕生活再折腾她一次。

  “阿哥,兄妹俩从出了娘胎,就在走两条路,怎么可能天天结伴而行?况且咱们还不是一个娘生的。

  你想要我好,我难道不想要你好吗?我选择了自己的生活,对我而言这是很难的,如今终于实现了。”她道。

  霍钺心中大痛。

  他看向了她,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却触及她幽静的眸子,反而不知如何启齿。

  “你去过你的日子,我一个人可以的。我现在很好,你有没有发现?”她问霍钺。

  霍钺发现了。

  比起前几年,最近这几个月她的确是好了太多,所有的伤感都不药自愈了。

 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那好吧,既然你喜欢这样生活,阿哥也不强求。”

  他和霍拢静吃了早饭,就叫人把飞机上的东西都装在车子里,他亲自开车去了趟何氏百草堂。

  这几年,何家药铺生意很不错,在岳城小有名气。一大清早,小伙计就在门口摆了个小桌子,上面放了个小炉子,炉子里熬煮一些姜汤。

  何家一直做点善事,夏天可以领到解暑汤,冬天可以领到姜汤,平常逢年过节,都有些培元膏免费送。

  他们家口碑很好,何掌柜的医术不上不下,因为名声在外,这些年生意越做越红火。

  药铺还没有下板,小伙计却认识霍钺,恭恭敬敬叫了声霍爷:“您稍等。”

  他连忙下了板,请霍钺进去,又去后头叫了何梦德。

  何梦德正在吃早饭。

  “霍爷您来了?”何梦德一直都觉得霍钺是顾轻舟的朋友,对他客气里透出几分亲昵。他很少和青帮打交道,对霍钺畏惧不起来,只觉得这个人很儒雅,很投眼缘。

  “何叔,我刚从香港回来,微微让我带些礼物给你们,她今年不能回来过年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梦德笑道:“知道知道,我们昨天就收到了微微的电报。想着您忙,过几天也不妨事的。”

  霍钺一听到电报几个字,就下意识想知道锡九有没有帮他重新译出来一份,也很想知道何微说了什么。

  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。

  “我也不是很忙。”霍钺道,“微微电报里除了说礼物,还说什么了吗?”

  何梦德道:“没有啊。怎么,微微出事了吗?”

  “没有,我还以为她会告诉你们。”霍钺道,“其实,也不应该是她说,而是应该我来说。”

  何梦德心里直打鼓,总感觉何微是出事了。

  他紧张盯着霍钺,后背笔直。

  霍钺斟酌自己的措辞,慢慢才说:“何叔,我明年就不做青帮龙头了,以后也去香港,随便做点小生意。一来是老龙头没死的话,留在岳城对新龙头的威望有损;二来是香港的经济发达,做生意更容易赚钱。”

  何梦德一头雾水。

  不是说何微吗,怎么说到了他自己?

  “......我年纪比较大,生活上能自持,经济上也过得去。”霍钺继续说。

  何梦德有种错觉,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提亲了。

  他哪怕是再没有见识,也知道霍钺的地位。

  他可不是个简单的青帮龙头。他一开始就跟司行霈是合作者,想想司家父子,就知道霍钺的势力伸向了哪些地方。

  这样的大人物,怎么会要娶他的微微?

  何梦德收敛心神,认真听霍钺说话,就听到霍钺说:“我打算跟微微求婚,想先问问您和微微母亲的意思......”

  何梦德愣了好几秒,才发现自己居然猜对了。

  他一时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愁。

  “这个......霍爷,我们家微微配得上您吗?”何梦德小心翼翼问,“是姨太太吗?”

  霍钺道:“不是姨太太,就是我的妻子。我和微微结婚之后,也不会娶姨太太,这是我对老丈人的承诺。我年纪这么大,做的事又不入流,只有我配不上微微的份。”

  何梦德不知所措。

  他站起身,对霍钺道:“霍爷您等一等,我去跟微微她姆妈说一声。”

  说罢,他急忙忙进了后院。

  没过两分钟,慕三娘就出来了。

  霍钺站起身。

  慕三娘比何梦德有主见,也很利落,对霍钺笑道:“我们家女儿能嫁给霍爷,说破天也是高攀。只要是正经太太,只要她愿意,我们自然是一百个愿意的。”

  做妾是不行的。

  慕三娘到底出身高门,哪怕落魄也有她的风骨,饿死她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去给权贵做妾。

  何梦德也在背后补充:“是是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怕霍爷您觉得委屈,我们家什么也没有,只有这间药铺。”

  “岳父大人自谦了。”霍钺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