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86章 求婚
  霍钺的表情深敛,静静看着何微。他的瞳仁像一块玄铁,哪怕放在阳光下,也泛不起半分的纹路。

  何微和他对视,五秒钟后挪开了目光。

  她的气焰低了下去,有点后悔自己先说出来。

  应该让霍爷先说的,至少成全了他的面子。

  倏然,下巴被他的手掌紧紧攥住了。

  何微被迫抬起了头。

  霍钺的手掌很暖,掌心有薄茧,手指似铁箍般坚硬,何微吃痛,整个下颌似乎都要被他捏碎了。

  霍钺眼中的沉寂变成了炙热——是愤怒的烈焰。

  何微觉得他想要说几句很难听的话。

  可等他说出口时,他的声音平平稳稳,依旧是往日的清隽:“后天就要去英国?你这算是......抛弃我吗?”

  何微的心,比她的下颌更痛。

  如果霍钺说几句难听的,她会稍微舒服一点,但是他没有。

  他永远保持着他的克制。

  一个人没了冲动,对感情就缺少激情,霍钺就是这样。

  “不,我......”何微艰难开口,却发现下颌无法张合。

  霍钺就松开了力道,只是轻轻托住了她的下巴,方才一瞬间的失控,如今也收敛了回去。

  他可以不动声色,也就可以不动情。

  如此收放自如,他不会像何微那样泥足深陷。何微想到这里,突然就很难过。

  “我想,离开了香港,我就再也见不到罗艾琳和斯维克了,没人能伤害到我。霍爷,谢谢您这段时间维护我。”何微低垂了羽睫。

  霍钺又抬起了她的下巴:“你以为,我在帮你的场子?”

  何微抬了眼帘。

  她的眼神告诉霍钺,她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“真是奇怪的想法。”霍钺自己苦笑了下,“是我让你有了如此想法吗,还是其他人?”

  不是他,也不是其他人。何微知道,在她心中作祟的,只有她自己。

  何微沉默不语。

  霍钺松开了她的下巴,后退了两步才说:“我不同意。”

  何微震惊看着他。

  她想了很久,却独独没想到霍钺会如此回答她。

  永远豁达、替人谋划前途的霍爷,不应该会拒绝她这样的要求。

  霍钺转过身,往自己的房间走去,不再看何微:“我是要娶你做太太的,此事我征求了你父母的同意。我的太太不能随意把我一丢跑到英国去。”

  何微整个人僵在原地。

  她耳边嗡的一声炸开了,什么声音再也进不了她的耳朵,只有那句娶她的话,像投入了山谷里,来来回回荡着一层又一层的回音。

  就好像那天在金鼎皇宫,他说让她别反悔那样,振聋发聩却又很不真实。

  何微知道霍钺走了,她却没空去想他是不是生气了。

  然而,霍钺转身又回来了。

  他手里拿了个小小绒布匣子,走到了僵立的她面前。

  他看着何微,缓缓撩起了长衫的下摆,像个古时候的儒臣,对着他的女皇行礼那样谦卑,单膝跪在了 何微面前:“微微,请你想一想,去英国追求事业还是跟我结婚?我请你认真想,我会保护你,你的前途不会比去英国更差。”

  何微的眼泪,一下子涌上来,模糊了她的视线。

  她用力眨了下眼,眼前的一切还是真实的,没有半分虚假。

  霍爷手里那枚钻戒,在灯火下闪闪发亮,刺着何微的眼睛。

  她捂住了口,失声痛哭了起来。

  霍钺只得站起身,轻轻拥抱了她:“别哭。以前是我错了,我那时候不该丢开你。微微,以后不会了。我要和你过一辈子的,我不会离开你,也不许你离开我。我说话算数,你相信我。”

  何微再也忍不住,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  她所有的委屈和担忧都崩塌了,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死死搂住了霍钺的脖子,恨不能吊死在他身上。

  霍钺很无奈,只得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安抚她。

  好半晌,何微的哭声才止住,也松开了霍钺。

  她用袖子粗糙一抹眼泪,想要说什么。

  霍钺再次拿出了钻戒,打算跪地求婚。

  何微却抢过了钻戒,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,金属的圈环那样坚硬、牢固,她漂泊了前半生的爱情,终于尘埃落定了。

  “我愿意的,我愿意!”她破涕为笑,然后又是哭又是笑的,再次搂住了霍钺。

  霍钺无奈摇摇头,低声在她耳边说:“微微,我好不容易打听到的浪漫,全部被你毁了。”

  何微再次失笑,搂着他不放手。

  “不,我不要浪漫,我也不要什么前途,我只要你。”她大声说。

  霍钺无声笑了。

  何微捧住了他的脸,忘情亲吻了他。她的举止那样热情,没了从前的小心翼翼。

  霍钺这时候才知道,她以前是多么担心和卑微。

  他很自责。

  他没有做好,让自己的女人如此不安。

  何微戴上了戒指,走路都能带风了,神清气爽的,说话声音也大了不少。她的世界从黎明走到了天亮,万物苏醒,鸟语花香。

  当然,她也有问题需要处理。

  莱顿尔先生那边,她也没想好如何跟他解释。她承诺在先,如今去失口反悔,显得很不礼貌。

  然而这件事不能拖。

  何微第二天早上,再次去了老先生的饭店。

  她一进门,还没开口,莱顿尔老先生就看到了她手指上的戒指,心里全明白了。

  “那位先生求婚了?”他问。

  何微的笑容立马就很璀璨,宛如她手上的钻戒,那样灼目冶艳:“是的。”

  她收敛了喜悦,把自己的来意明确说了,并且向老先生道歉。

  莱顿尔老先生说:“你有个好归宿,这是最好的事,我非常的高兴,比你跟着我去英国还要高兴!

  你虽然不想认我做教父,我仍觉得你是我的孩子。那位先生为人稳重,他既然承诺了你婚姻,我想他会让你幸福的。好孩子,祝福你。”

  何微很感动。

  她最近比较情绪化,忍不住就又热泪盈眶了。

  可能是太过于幸福,感情很充沛吧。

  “谢谢您。”她道。

  老先生说:“是我谢谢你,孩子,你拯救我的生活。”

  何微再次回到了半山腰的洋房时,就有种自己回家了的错觉。

  霍钺在书房。

  她直接进去。

  和从前不同,她这次根本没想自己会不会打扰到了他,故而她上前,扑到了他怀里,坐到了他腿上。

  她想起了老先生的那句话,故而脱口而出:“霍爷,谢谢你拯救了我的生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