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89章 不想祝福你们
  何微看报纸,就看到了罗艾琳和乔治结婚的消息。

  她把报纸也拿给霍钺看。

  “这两个人终于也要结婚了,还挺不错。”何微道。

  霍钺看了眼,没发表任何意见,只是起身亲吻了下何微,说:“上次的凤尾虾很好吃,过几天你周末休息,咱们吃什么?”

  “您想吃什么?”何微道。

  霍钺就道:“想吃你做的,任何菜都行。”

  何微就笑了起来。

  这天她到银行上班,是司机送她的。在银行门口,她遇到了乔治。

  她有点意外。

  乔治穿着西装,衬托得他身材颀长挺拔,英俊不凡,不少同事都在打量他。

  “早上好。”何微落落大方跟他打招呼,“我看到了昨天的报纸,恭喜你了,乔治。”

  乔治脸上没有新郎官的喜悦,他拿出两份请柬,递给了何微:“邀请你协伴参加我的婚礼,是三月中旬。”

  那也就是半个月后了。

  何微没有接。

  “我不会去参加你的婚礼,我的未婚夫不喜欢我跟前男友走得太近,而我自己也觉得,我们并非和平友好的分手。以后,还是做陌路人比较好。”何微道。

  乔治的手尴尬停在半空。

  他没有收回,继续维持递给何微的动作:“你是在担心自己对我余情未了吗?”

  何微笑了下,并未因这句话而动怒。

  真正沉浸在爱情里的女人,是格外美丽的,因为心情好,任何的外物都不能干扰她的好心情。

  何微跟霍钺谈恋爱这么久,直到订婚才真正体会到了爱情。

  她再也不担心他会丢开她。

  乔治的激将法,在何微看来很无趣,她笑笑道:“不,乔治。有的人因爱生恨,有的是单纯的恨。我对你没什么担心的,只是觉得你没资格做我的朋友,当初是你背叛了我。”

  顿了下,何微继续道,“你的妻子声名狼藉,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,我的朋友圈子没这么低贱。”

  乔治的手用力一收,把手中请柬折成了两截,他愤怒将其往地上摔去:“我们低贱?”

  他的瞳仁里全是怒火,“我背叛了你?我们分手之前,那个男人就在你床边,你自己忘记了吗?你早就跟了他,你们男盗女娼,还有脸说?”

  何微道:“你自己是这样的,自然觉得我们也是,可我们不是。再见,斯维克先生。”

  说罢,她转身进了银行。

  同事们围观了半晌,见她要进来,纷纷把头缩回去。

  乔治却又大声喊她:“何微。”

  何微停下了脚步。

  乔治方才的愤怒,好像一瞬间就消弭了,他仍是很伤感:“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。若是你不祝福我,我可能不会幸福。”

  “那你就不要幸福好了。”何微头也不回,“我的祝福很珍贵,需要给这个世上的善男信女,你们不配。”

  她已经进了银行的大楼。

  乔治愤愤上了汽车,用力带上了车门,一声巨响。

  这车子是罗艾琳给他买的,崭新的豪车,他一直很仔细,不成想今天开出来就受了这么大的气。

  乔治想起来了何微的执拗,心口像被挖了一块般的疼。

  他真的失去了她。

  追求一个人那么艰难,失去她却只是转眼间的事,哪怕到了这一刻,乔治都有种不真实感。

  他等于拱手把何微让给了霍钺。

  年轻人还没有被现实打磨过,乔治至今都是很天真的,对自己和何微的结局也还没有接受,总感觉还有机会。

  他一个人坐在车子里,泪流满面。

  何微进了办公室,对满办公室的下属道:“你们一大清早挺悠闲的啊。”

  众人鸦雀无声。

  何微虽然年轻,却是老总钦点的分行长,威望还是有的。

  她冲他们微笑:“这么悠闲,没有早茶怎么行?以后每周四,咱们银行安排早茶吧。”

  气氛又活络了起来。

  副行长早已到了,正好出来倒水,听到了何微这番恩威并施的话,心想:“她还真的很有做上司的天赋。”

  跟着她,副行长觉得自己未必能爬上去,但安享晚年是足够的。

  他倒是没什么野心,故而唇角有了一个很欣慰的笑。

  何微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,坐下来之后,她有点怅然若失。

  她想起自己对乔治说过的话,见到乔治时的感觉,很不舒服,因为完全找不到曾经爱过他的影子了。

  “我是这样薄情吗?”她自问。

  还是,在她心里从未忘记过霍钺?

  那她当初为什么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,还接受了乔治?

  她从不肯把自己给乔治,因为她那条受伤的腿,伤疤狰狞,她不敢给他看。可霍钺亲吻她伤疤时,她一点也没有自惭形秽,而是被顺毛的小兽。

  下班之后,何微情绪不高。

  霍钺问她怎么了。

  “我到现在才发现,我没有对乔治付出过真心。既然如此,他千里迢迢为我到了香港,我有点过意不去。”她说。

  霍钺搂了她的肩膀,低声道:“他不是很好了吗?做了医院的女婿,将来说不定可以得到那家医院。他的梦想,是不是开一家医院?”

  何微诧异看着他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他看上去不是跳脱的性格。既然他学医,理想自然跟他的学业有关。”霍钺道。

  乔治是从小生活不顺的人,他的理想一定会非常现实,不会太浪漫。

  “这倒是。”何微道。

  霍钺见她的情绪不太高,就道:“我买了条小船,咱们俩出海去钓鱼,如何?”

  何微道:“这个周末吗?”

  “干嘛周末?明天就去吧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,有点惊诧却又有点期盼:“我做行长以来,还没有遛过班。”

  “那尝试遛一遛。”霍钺说,“上司天天按时上班,在下属们眼里也没什么威信,只感觉此人能力乏乏,古板严谨。”

  何微就笑了起来。

  她给秘书小姐打了个电话,告诉她自己今明天不去了,工作也暂停两天,有什么邀约都推到下周。

  她在床上打滚:“真好!”

  霍钺将她搂在怀里,说:“可别上瘾了。一旦上瘾,就真的不想上班。”

  “那就不上,做霍太太比做行长更有前途。”何微说。

  霍钺低头看了眼她。

  这算是她说过比较甜蜜的话了。他情绪微动,亲吻了她的唇。

  原本说好了早上九点出发,他们俩却到了中午十二点才起床。

  何微的双腿酸痛发颤,幸好去钓鱼不需要走路,她咬牙也就能忍了。

  霍钺脸上有种餍足之后的神采奕奕,何微很羡慕他。

  体力活都是他在做,他反而比她更有精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