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90章 亲切的称呼
  霍钺说是小船,其实也不算小,比普通的渔船大多了,是个能容纳二三十人的小邮轮,底下可以烧煤驱动。

  霍爷财力惊人,他的小船烧的是油,跟汽车一样的燃料。

  他和何微站在甲板上,看着船破开了翠浪,下午的阳光照在水面上,波光粼粼。偶然有海鸟低滑过水面,墨尾裁开了水波,荡起一阵阵的涟漪。

  海风咸湿微凉。

  何微深吸一口气,对霍钺道:“这才有点像家的味道,是不是?”

  岳城也有这样的海风。

  何微一直不排斥香港,大概是和其他地方相比,香港的空气更像岳城。

  “对。”霍钺道。

  船开出了很远,逐渐看不见香港的码头,也看不见楼了。

  四处一片水茫茫,何微隐约瞧见了不远处的大鱼,心中没由来的有点惧怕:“是不是开的太远了?”

  这是对没有陆地的恐慌。

  “没事,再开三十分钟就有个小荒岛,咱们等会儿钓了鱼,可以去岛上烤着吃。”霍钺道,“船很安全,你放心。”

  他这句话,也不知道是有什么魔咒,话音刚落时,天边就出现了一个小黑点,慢慢变大。

  是一艘跟他们这条相差无几的船,正在以一种奇快的速度前进,马达声音震得海面都要动荡了。

  何微诧异看了眼霍钺。

  霍钺看了两眼,就对何微道:“走,快点下船舱去。”

  他们俩急忙往下躲。

  子弹就在这个时候,从何微的身边滑过,带着呼啸的风声。

  她没有开过枪,心想:“那是什么声音?”

  为什么霍爷突然紧绷了身体,为什么她会有种浓稠的不安?

  对面的船越来越近,子弹一下就打在了霍爷的船,船身不由自主的倾泻。

  何微对这一变故目瞪口呆。

  霍钺把她搂在怀里,半抱起她躲回了船舱,把她放在了最安全的角落里:“你不要动,也不用害怕!”

  何微则死死抓住了霍钺的手:“是什么人啊?我害怕,霍爷......”

  她怕他出事。

  她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他,绝不会任由他从自己眼前消失。

  霍钺笑了下,轻轻抚摸她的面颊:“没事,我在这里!”

  “不,你不能走。你在我身边,我才会没事。我害怕!”她死死箍住了霍钺的手腕,五指异常的用力,恨不能掐入霍钺的肉里。

  霍钺俯身,吻了她一下。

  一颗子弹再沿着弹痕处射击,终于穿透了船舱,水从缝隙里疯狂涌进来,泼了何微满身。

  霍钺用力一推,把她推到了最角落里,脸色冰冷而锋锐:“别出来,躲好了!”

  何微不敢动。

  她自己团成了一个球,缩在角落里,耳边听到的全是枪声,以及水流奔腾的声音。

  霍钺的船员拿了枪上去,霍钺自己也拿出一把长枪,上膛之后他上了甲板。

  对面的船已经停了,离他们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,正适合长枪射击。他们携带了至少十名枪手,在船舷上立了挡板,对着霍钺他们射击。

  霍钺的船员对霍钺道:“老爷,距离太远了一点。”

  “靠近。”霍钺下令道。

  可那样密集的扫射,靠近是很难的。

  霍钺道:“我来打掩护,开船靠近,到了可以投射的位置。”

  船员道是。

  他们的船果然迎着子弹而上,对面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,只是加速了射击速度。

  推进了几米之后,霍钺的船员突然扔出一个东西,没有投中对方的船,却在海面上炸开了水花。

  一阵巨浪掀起,霍钺的船再次加速前进,在波涛翻滚中靠近了对方的船,再次投射。

  这次,扔过去的东西正好落在对方的船甲板上。

  他们还没有看清楚这是什么新型武器时,那小东西炸了,连人带船全部被炸碎,海上的波浪更加汹涌。

  一个浪头过来,几乎把霍钺的船翻了个跟头。

  船员也是身经百战,很娴熟的快速后退,然而发动机坏了。

  船身残破不堪。

  好在对方全部被炸死,霍钺就道:“走,游过去!”

  他知道海岛的位置,虽然现在还看不见。他和他的手下都会水,没有受伤,在海里游两个小时应该不妨事。

  霍钺下了甲板。

  下面全是水,船身已经淹没了大半,他却没有看到何微。

  霍钺吓一跳,急忙潜了下去,发现何微沉在水底,一动不动的。

  他把她捞了上来,看到她肩膀上不停的流血。

  方才船只靠近的时候,有颗子弹从破洞里打进来,遇到了主杆后反弹。

  反弹的子弹朝着何微飞了过去,何微毫无察觉就被贯穿了,头重重碰在了旁边的金属杆子上,昏死了过去。

  霍钺抱住了她。

  随从高声道:“老爷,船要沉了!”

  霍钺立马抱起了何微,让她趴在自己背上,随手拉过一根缆绳将她和自己绑在一起,趁着船还没有完全沉下去,霍钺和他的随从们跳入了海里。

  他们游了将近一个小时,才到了那处海岛。

  霍钺熟悉海运,哪怕没有指南针,他依靠着这个季节海风的方向来判断位置,精准无比找到了荒岛。

  “幸好是贯穿伤!”霍钺对随从说,“去找找,有没有树脂,再去找芦管之类的东西来。”

  随从道是。

  何微中途醒了一次,睁眼看到了霍钺,她用力抓住了霍钺的手:“霍爷.......”

  然后,她再次昏迷。

  等她彻底清醒时,她人已经回到了香港的医院里,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让她很安心。

  同时,她又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  她略微偏头,她看到了霍钺正趴在她的病床前睡着了,他的一只手被她死死攥住。

  何微一愣,下意识想要松开手,却发现五指都僵硬了。

  她一动,霍钺就醒了。

  何微用力,一根根放开了自己的手指,那双手简直不太像她的了。而她看到霍钺的手腕上一圈白,正在慢慢转红,随后会发青。

  何微尴尬:“对不起,我.......我实在太担心失去了你,才那么用力。”

  霍钺笑了笑。

  他虽然很镇定,何微愣是从他的眼神里瞧见了一缕羞涩闪过。

  他果然不接这句话,而是伸手盖住了她的额头:“还好,烧已经退了。”

  “阿钺,我们算不算同生共死过了?”何微突然问。

  霍钺一怔。

  他难以置信看着她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  只有他母亲这样叫过他。

  他在老家的时候有字,亲戚朋友都是叫他的字,虽然他已经不太想提起了;到了岳城,一开始别人叫他霍子,后来叫他霍爷。

  “你.......你以前说,总是叫你霍爷显得不够亲密。”何微道,“我喜欢阿钺这个叫法,我要这样叫。”

  她突然就强硬了起来,宣告她作为准太太的权力——她想要叫他什么就叫他什么!

  霍钺笑起来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:“我也喜欢听你这么叫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