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591章 结婚礼物
  霍钺出的是近海,船上有电报机,半个小时联系一次,一旦超过了半个小时,他的飞机就会找过来。

  故而他们刚刚爬上了荒岛,霍钺想着用树脂给何微粘合伤口,又自己输血给她,还没有检测血型是否匹配,他的飞机就到了。

  不幸中的万幸。

  受伤之后的何微,好像有了底气撒娇,因为她是伤患,霍钺肯定会多疼她一些。

  她开始尝试叫他的名字,也尝试提出各种要求,比如非要吃辣的东西。

  霍钺都尽可能满足她。

  “阿钺,我下周要去上班。”何微道,“不能总是躺在家里,我已经好了。”

  她出院才两天而已,医生叮嘱她多休息,不要活动。

  这点伤对于霍钺而言,都是小事。可他不知道何微的承受能力,故而有点犹豫。

  何微就撒娇。

  最终,他同意了:“我亲自送你吧。”

  何微就诧异的发现,自己任何无礼的要求都不会被反驳,也就越发大胆,甚至会跟霍钺开点不大不小的玩笑,就像她当初和乔治谈恋爱那样。

  他们的关系,因为这次小灾祸彻底改善了。

  养了半个月之后,何微的伤好了七成,已经不影响她正常的生活。

  霍钺为她定制的婚纱到了,何微去试的时候,觉得很遗憾,因为肩膀上的白纱比较薄,可以瞧见她狰狞的伤口。

  “这样挺好的,枪伤可是勋章。让别人看看,我霍钺的女人是不好惹的。”霍钺道。

  何微的心情一下子从暗淡转为明媚。

  伤疤的确是可以起到震慑的作用。她这么一个乖乖女,旁人也许会觉得她好欺负。一旦知道她是个刺头,以后做事会顺利很多。

  她平常也没机会露出肩膀,正好借着结婚时的婚纱,展现给众人瞧瞧。

  “阿钺,什么事到了你口中都从坏到好!”何微勾住了他的脖子,在他下巴上亲吻了几下。

  霍钺想要回吻她,就听到了门口锡九的声音:“老爷,您怎么进去了?大婚前不能看新娘子,会不吉利的。”

  何微高声替霍钺回答了:“没事的,九爷,咱们是中国人,咱们不讲究这个。”

  锡九:“......”

  刻意端着的何小姐,亦或者说准霍太太,已经放开了手脚,竟比从前可爱了很多。

  锡九在考虑送何微什么结婚礼物,他突然就想到了一个。

  就是有点缺德,估计霍钺会想要追杀他。

  不过事情很有趣,锡九犹豫了下,决定还是照自己的想法做。要不然,等霍钺自己去说,还不知道他哪一年能说清楚。

  当天下午,锡九回了趟岳城。

  过了两天,何微下班回家,锡九就对她道:“太太,我要送您一个结婚礼物。”

  “九爷,您替我们操持了婚礼,不敢再收您的东西。”何微道。

  锡九摆摆手:“太太别客气。”

  说罢,他把一个大盒子递给了何微。

  何微接过来,比她想象中要重。这么大的盒子,她还以为锡九是准备送她一双鞋或者一件衣裳。

  不成想,盒子却是实心的。

  当然也不像金属那么重。

  何微晃了下盒子,听听响动。从重量和声音上判读,应该是纸,可能是一本书。

  “我能现在打开吗?”她好奇。

  锡九笑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何微满怀期待打开了盒子,却发现是电文,一张张电报纸,有译好的和没有译的一式两份。

  她有点不解。

  发电报的人估计很省钱,每张电报只有内容、没有开头和落款,不知道是谁发的,也不知道是发给谁的。

  何微看了几张,一头雾水。

  “这是......”她不解看着锡九。

  锡九一脸的笑容:“太太再看看。”

  何微翻了好几张,其中有一张说到了奖学金,她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拿到奖学金的事。

  “这......”她震惊拿着手里的纸,“这是.......”

  “这些都是您发回来的。太太,我要向您道歉,是我每次都去誊抄了一份。您不在的那些年,老爷每个月最开心的日子,就是接到了您发回家的电报。”锡九道。

  何微整个人呆愣住。

  她那清澈的眼睛里,慢慢浮动了水光,她用力眨了几下眼,想让视线更加清晰,可眼中的泪水却越来越多了。

  “他.......原来,一直都不是我一个人痴心妄想?”她哽咽着问。

  锡九笑道:“是,这些年他一直念着您。老爷不爱说这些,心里装着您就行了。但是,你们都快要结婚了,您应该知道。”

  何微抽噎着说:“谢谢您九爷,谢谢您!这真是最好的结婚礼物!”

  铁证如山,这算是最甜蜜的告白了。

  何微所有的担忧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他是爱她的,甚至为了她等待多年。他默默守着,看到她时他一样的煎熬、紧张。他小心翼翼试探着她的感情,等待着机会。

  这段感情,他们俩走在同一条路上,何微再也不抱怨自己的苦恋了。

  以前为爱受的苦,都有了价值。

  霍钺回家之后,看到何微一直徘徊在大门口,灯火将她笼罩着,她侧颜有淡淡橘黄色的芒,让她看上去像一朵迎春花,那样璀璨美丽又生机勃勃。

  “阿钺!”她转头看到了他,欢喜着小跑向了他,差点把霍钺撞倒了。

  霍钺稳稳抱住了她,诧异笑了:“怎这样开心?”

  “我收到了一份新婚礼物,特别喜欢。”她道,“九爷送给我的!谢谢九爷,也谢谢你。”

  霍钺待锡九如手足,锡九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哄何微这样高兴,他都知道。

 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锡九的礼物是什么。

  他难得有点抹不开面子:“不怪我偷窥?”

  他是觉得此事不好公开说的。截下人家的电报,怎么都感觉像个偷窥的猥琐小人。如果锡九不戳破,他此生都没打算提。

  他始终想做何微崇拜的那个霍钺。

  “不不,电文原本就是公开的,它是一路‘运输’回国内的,怎么能说偷窥?”何微笑道,“阿钺,我也爱你!”

  霍钺的手臂略微收紧了几分。

  他抱紧何微,好像拥抱了全世界。他想,何微什么都懂的,他无法宣之于口的爱,那样浓烈深沉,何微全明白。

  这令他感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