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08章 很多手段可以伤害你
  徐歧贞转过脸,看向了山本静。

  她一向持重,也会体贴人心,此刻她眸光却阴冷。

  “山本小姐,我是颜家的太太,你想要我全家的命,包括颜恺吗?”徐歧贞问。

  山本静的厉色顿时成了慌乱。

  “......你也可以解释,你是想杀了我娘家全部的人。”徐歧贞唇角扯起淡淡弧度,“没关系,你可以试一试,新加坡到底是你厉害,还是我的丈夫、我的儿子厉害!”

  说罢,她看了眼颜恺:“你会保护妈咪吗?”

  颜恺用力箍住了她的腰,重重点头:“我会的。”

  他再看向山本静时,就没了之前的懵懂,添了几分怨怼。

  山本静脸色煞白。

  徐歧贞就淡淡道:“耍狠不错,我也很喜欢,但迁怒无辜,你就是太拙劣了。我有很多办法可以伤害你,但是我没那么做。

  山本小姐,你的问题你找颜子清,两个人说好、说妥,不要迁怒孩子,不要迁怒无关的人。”

  说罢,她拍了下颜恺的肩膀。

  颜恺亦步亦趋跟着她走了。

  山本静的唇色都白了,整个人都摇摇欲坠。

  她儿子那一眼,几乎击垮了她。她不该当着他的面威胁徐歧贞的,而徐歧贞也是个贱东西,就地利用她儿子来反击。

  山本静死死咬住了唇,几乎要把唇瓣咬破。

  颜子清看向了她:“这里是颜恺的学校,你要闹得他以后见不得人吗?”

  山本静今天已经输了。

  颜恺从她怀里挣脱,奔向徐歧贞的那个瞬间,她就输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山本静拉住了他的袖子:“咱们要谈谈。”

  “上次已经谈过了。”颜子清冷淡道。

  山本静道:“我也说过,我不会赞同。我要我的儿子,这点我不会改变。”

  颜子清就和她一起,出了颜恺的学校。

  颜老带着儿媳妇和两个孩子,去了趟旁边的冰室,给孩子们要了冰淇淋吃。

  颜恺一边吃,一边偷偷瞄徐歧贞,想观察她的脸色。

  徐歧贞因为热,又因为奔跑,双颊是红扑扑的,此刻也没有散去,眼睛格外的亮。

  “恺恺,你想问什么?”徐歧贞主动开口。

  颜老不着痕迹给她使眼色,让她别多说。

  徐歧贞却执意。

  颜恺犹豫了下,才问:“那个女人......”

  “她是你的生母。你见过怀孕的女人,对吧?很大的肚子,孩子就是从女人的肚子里出来的。

  方才那位,就是她用血肉养大了你,然后把你给了你爹哋。她才是你的妈咪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颜恺一下子就变了脸。

  他冰淇淋也不吃了,拉紧了徐歧贞的手:“我不要其他妈咪,我只要你。妈咪,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

  徐歧贞含笑,表情尽可能的温柔:“不,妈咪不走,妈咪还在这里。”

  颜老再次看了眼徐歧贞。

  徐歧贞却觉得,小孩子是懂事的,与其藏掖着,让他被有心人挑拨,还不如公开,什么都说清楚。

  两个人的关系,靠谎言是维持不了的。

  徐歧贞与孩子们的缘分,也不是用谎言来巩固的。

  况且,徐歧贞也是女人,

  她始终觉得,母亲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用整整九个月的时间,养育出了一个新的生命,这就是天恩。

  不管她是否抚养,她对孩子都有恩情,这是抹不掉的,除非像神话里的哪吒,割肉剔骨才能偿还。

  山本静再如何可恨,那也只是她和徐歧贞之间的事。

  “那个女人,也就是你的生母,她想要回你去。”徐歧贞如实道,“但是你现在还小,在你十八岁之前,你没有自己做决定的能力,你爹哋会替你考虑。我也会替你考虑。”

  颜恺差点就要哭了:“我不走,我要爹哋和妈咪,我还要祖父和棋棋,我哪里都不去!”

  颜老笑了笑,拍拍颜恺的头:“你是颜家的孩子,怎么可能随便让你走?你妈咪说得比较好,但实际上,只有你爹哋有资格抚养你。”

  在这个年代,女人是没有带走儿子的权力,更别说山本静从未抚养过颜恺。

  颜恺既然入了颜家宗祠,他从此就是颜家的人。

  山本静没希望。

  她想跟颜家斗,颜家能毁了他们山本家族。

  南洋这一带,除了新来的司家,还没有谁家的势力强过颜家。

  “祖父还在这里,你不会走。”颜老怕孩子没听懂,继续道。

  颜恺大大松了口气。

  他有点巴结又讨好,看向了徐歧贞:“妈咪,你会不要我吗?”

  徐歧贞的心,被他看得发疼,她从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安。

  她想到自己对改变的恐惧,而颜恺只有九岁,他应该更恐惧。

  “不会,妈咪永远不会丢下你!”徐歧贞慎重道。

  得到了祖父和母亲两个人的保证,颜恺的眼神缓和了一点,好像也放心了。

  颜棋在旁边安心吃冰淇淋。

  只要徐歧贞在,她就会很安静,不会受惊也不会担忧,哪怕她哥哥吓得不轻,也没有连累到她。

  她甚至在最后说:“哥哥,棋棋也不会丢下你。”

  徐歧贞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颜老也笑了。

  徐歧贞把话题转到了网球赛上,问颜恺为什么打得那么好。

  提到了自己擅长的,颜恺口若悬河,一路上都在讲自己的锻炼和战术,以及对手的弱点。

  他滔滔不绝,可见是对网球真的很热爱。

  徐歧贞顺利把两个孩子安抚好了,又给他们做了很多好吃的。

  颜老就出去了一趟。

  他让颜子清赶走山本静,颜子清下不了狠心,颜老一开始没打算管,现在却不行了,他要亲自赶走那个女人。

  徐歧贞是他的儿媳妇,颜恺是他的孙子,他们才是他的家人。

  当山本静威胁他的家人时,他会处理掉她。但是看着她生了颜恺的份上,他只让她从此不准踏入新加坡。

  徐歧贞不知道这些,她陪着孩子们吃了晚膳又说了很多故事,然后给他们做了宵夜,安顿他们睡下了,这才回房。

  她身上的汗干了又出,出了又干,味道很难闻,故而她先去洗澡。

  晚上九点,颜老先回来了。

  晚上十一点,颜子清才回来。他有点疲倦,一进门就问:“有什么解暑的吃食吗?我既没有胃口,也没有力气。”

  “我做了凉粉,用冰水浸好了,还加了酸梅汁,你要吃吗?”徐歧贞问。

  颜子清被她形容得咽了口口水,胃好像被这一下唤醒了。他坐正了身子,搓搓手:“来一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