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09章 真正的威胁
  一碗凉粉,勾起了颜子清的食欲。

  他午饭没吃、晚饭也没吃,直到这会儿,故而胃口打开之后,他就停不下来了。

  他指了一碟子煎饺——是韭菜馅的,满口韭菜香;还有一大碗混沌,一份粉蒸排骨,最后还吃了一碗桂花糖芋苗。

  徐歧贞厨房准备的是四个人份的宵夜,被他全部吃了。

  “你以后肯定会发胖,是个大胖子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颜子清不以为意:“我有妻子也有孩子,胖就胖,还需要什么魅力不成?”

  徐歧贞怕他积食不消化,就对他道:“咱们出去走一走吧,正好聊聊天。”

  入了夜之后,暑热就褪去了,夜风里带着香灰莉的清香。

  颜子清对徐歧贞说:“每年香灰莉开花,就意味着夏天快要来了。”

  “很好闻。”徐歧贞道,“我在南京没闻过这样的花香。”

  “你不是一直在法国吗?”颜子清问。

  徐歧贞道:“也就是那么几年,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南京,南京才是我家。你将来有空的话,我带你去南京玩。”

  她顿了顿,觉得话题跑远了,强行把它拉回来,问他关于山本静的。

  颜子清就沉默,下意识想要摸口袋。

  口袋里空空,他今天装的烟都抽完了。

  他往前走了几步,好像把思路整理下,才对徐歧贞道:“老爷子亲自出面了......”

  他拉着山本静从学校离开的时候,山本静一路上不说话。

  到了她下榻的饭店时,她抓住颜子清的衣角不松开,颜子清拽了两次都没有拽出来。

  他陪她在饭店楼下的餐厅坐了很久。

  她说了很多话,主题只有一个:她想要重新开始。

  “你总不能为了和我怄气,一直跟一个你不爱的女人在一起,毁了自己的婚姻吧?”她这么说。

  颜子清道:“我没有不爱徐歧贞,我也没有毁了自己的婚姻,我挺幸福的。”

  “你不用这么气我。”山本静道。

  颜子清突然就愣住了。

  因为那个瞬间,他确定自己不是为了气她,也不是深思熟虑,他是下意识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  他和徐歧贞在一起,没有不幸福。

  徐歧贞心情再不好,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失控,她很努力往好的方向走,这点颜子清看得出来,也很感动。

  她会做账,也会说英文和法文,还会油画、弹钢琴,她满腹才华,是真正的名门淑媛。

  颜子清有时候看到她,就会下意识想她这个人挺了不起的。

  而且,她也会做菜。

  她的菜才是一绝,颜子清就没吃过比她做的更好的。

  别说他,他父亲和孩子们也对徐歧贞赞不绝口。

  还有一点:徐歧贞需要他!

  颜子清在感情里还是有很多的缺陷,徐歧贞对他的需要,让他觉得自己很重要。

 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他和徐歧贞的床笫之欢很和谐。

  想要达到这一点很难。

  有时候男人自己痛快了,但他知道他的女人并未因他而快乐,他会有点内疚。

  徐歧贞却不,她的身体很容易被取悦。

  所以,颜子清没有撒谎,

  他很幸福。

  他抬眸时,发现山本静正在看着她。她有一张绝俗的容颜,不管是仔细看还是惊鸿一瞥,都会令人惊艳。

  颜子清敛了下心神。

  山本静问他:“你刚刚在走神,是在想她吗?”

  颜子清如实道:“是的,我还在想自己到底幸福不幸福。我想通了,我很好,我的婚姻也很好。”

  山本静低垂了羽睫。

  她委屈的模样,楚楚可怜。

  她就这么可怜了五分钟,再次抬眸时,她看到了颜子清眼底的痛色。

  她就知道,什么强撑幸福都是假的,他的心里只有她。

  只要她稍微露出点悲伤,他就受不了,他是把她当命的。

  那么深的感情,怎么可能随便就抛弃?

  山本静身边有那么多男人追逐她,她从未答应过,她心里永远只有颜子清。

  “如果你觉得很好,那么......”她的话,余音未续,袅袅在她耳边。

  然后,她果然就看到颜子清伸手,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这算是他这么久以来,第一次主动了。

  山本静大喜。

  颜子清想要说点什么,颜家的老爷子就来了。

  他的人把山本静和颜子清带到了楼上的房间。

  片刻之后,山本静放在新加坡的四个眼线,全部被带了进来。

  颜老当着山本静的面,一枪一个,血和脑浆溅了她满身,她一动也不敢动,整个人都是僵硬的。最后,颜老说:“十年之内,不准你和你的人踏入马来半岛。山本小姐,你想要杀我儿媳的全家,那咱们就试试。看看到底是我的枪快,还是你的快。如果不想死,今晚就滚,再到新加坡闹事,你们全族都

  要陪葬,我说到做到。”

  他离开之后,山本静一个劲发抖,死死抱住了颜子清。

  她连夜仓皇离开。

  颜子清把颜老亲自出面的事,都告诉了徐歧贞。

  “......你的家里人只要还在新加坡,就是安全的,她不敢到新加坡闹事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说到这里,他低垂了头。

  然后,他才抬起了眸子,“岐贞,我心里还是有她,但我承诺过你,所以我绝不会回头。这件事,我不骗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徐歧贞并不意外。

  因为他心里还有山本静,他没办法像颜老那样干脆果断。

  他父亲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  “那咱们算是稳定了吧?”徐歧贞道,“她不会再来纠缠你和恺恺了吧?”

  “不会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徐歧贞满意点点头。

  颜子清再次问:“你不介意吗?我......”

  “我不介意的。”徐歧贞道,“我也有过去,我知道它和现在不冲突。我想和你过日子的决心,跟我心里有谁完全不相干。过去的是记忆,记忆再怎么深刻,都会慢慢褪色。”

  颜子清听了这句话,再次沉默了。

  他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  这点不对劲,他也没有理清楚。他住在了徐歧贞这里,折腾得太累了,两个人都没有失眠。

  睡眠是最好的药物,第二天醒过来的颜子清,恢复如常,徐歧贞也是。山本静带给他们的困扰,好像真的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