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12章 颜子清的干醋
  徐歧贞更衣,跟着颜子清出门,她沉着冷静,一切如常,只是跨过门槛的时候,突然绊了下。

  颜子清扶住了她,握住她的手,惊觉她出了满手的冷汗,肌肤也冰凉。

  再抬眸看她,她脸色仍是没什么变化。

  他没有言语。

  他陪着徐歧贞到了医院,在手术病房外等了一个多小时,顾绍的手术才结束。

  医生说:“今晚很危险,要看能不能度过。”

  徐歧贞站了起来,睁大眼睛看着医生。

  医生好像不忍心:“这位小姐,您别哭了,我也是保守估计。他的伤不算特别严重,九成是能醒过来。”

  颜子清轻轻搂住她的肩膀。

  徐歧贞眨了下眼睛,热泪滚落到了她的唇边,她好像被惊着了一样,下意识一抹脸,这才发现自己哭了。

  她急忙一甩肩膀,推开颜子清,转身把眼泪擦去。

  后半夜的时候,顾轻舟和司行霈来了。

  医院打电话到家里,家里人就连夜通知了在马六甲的顾轻舟夫妻,司行霈把孩子们留在了马六甲,让副官带着他们玩,自己和顾轻舟赶回医院。

  “怎么说?”司行霈问颜子清。

  颜子清道:“医生之前说九成无碍,五分钟前刚说,他已经醒了 ,不过还不能探望,要再观察一段时间。”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都舒了口气。

  司行霈又看了眼旁边的徐歧贞,发现她仍是在流泪。

  他给颜子清使了个眼色。

  颜子清只是摇摇头,没说什么。

  顾轻舟见状,就道:“三哥,岐贞,你们先回去吧。这么晚了,家里还有孩子。我和司行霈都没什么事,我们守在这里。”

  颜子清道:“那好,我们明天抽空来看他。等他转到了普通病房,给我们打电话。”

  顾轻舟说好。

  徐歧贞从医院出来,坐到了自家的汽车上,情绪才稍微稳定一点。

  她捧着脸。

  颜子清心里不是滋味,一直沉默。

  这么久过去了,徐歧贞是个经历过自杀的人,她应该把过去都斩断了。而且,她从来不提顾绍,也不纠缠。

  不成想,顾绍一出事,她就哭得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。

  这不像是徐歧贞。

  亦或者说,不像颜子清认识的徐歧贞。

  在她心里,顾绍仍是她不能愈合的伤疤,她是放不下他的,颜子清有点意外。而她又极度自傲,既然他分手了,她就不去求他,也不去找他。

  “岐贞,他没事的,医生说他能好。”颜子清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才说。

  他也是忍了一路,这会儿才把胸口的那点不悦咽下去。

  徐歧贞没听见。

  车子停下来,徐歧贞浑浑噩噩推开车门就要下去,颜子清抓住了她的胳膊,然后拥抱了她。

  他抱得很用力,似乎要把她嵌入自己身体。

  徐歧贞吃痛,回神问:“子清......”

  颜子清松开她。

  他揉了下她的脸:“还知道我是子清,我以为你把魂丢了。”

  徐歧贞撇过脸去,没有回应他的玩笑。

  回家之后,颜子清把她送到小西楼,直接回了自己的主卧。

  今晚她不需要他,他很识趣。

  徐歧贞一个人坐了很久,实在睡不着,只好爬起来做点事。

  她开始揉面,准备做小笼汤包。

  这么一忙碌,时间就到了凌晨三点钟,徐歧贞也精疲力竭,终于有了点困意。

  她睡下,堪堪阖眼又醒了,时间才凌晨五点半。

  她蒸好了包子,让佣人装了三笼屉,去了医院。

  顾绍已经醒了,也转到了病房里;顾轻舟和司行霈依靠在旁边的椅子上打盹。

  等徐歧贞到的时候,是早上七点。

  顾绍醒了好一会儿,正在犹豫是喊醒顾轻舟还是司行霈,亦或者直接摇铃喊护士小姐。

  徐歧贞进来,打破了这种静谧。

  司行霈先醒了,推了顾轻舟。

  徐歧贞看着他们,先勉强微笑了下:“我给阿绍做了点吃的。医院的不知道是否好吃,我做了些清淡的包子和粥。”

  顾轻舟道谢:“医生说今天还不能吃,要等两天。”

  徐歧贞就把食盒递给顾轻舟:“你们也熬了一夜,吃点垫垫肚子。”

  顾轻舟道谢。

  她和司行霈去了隔壁休息间吃东西,让徐歧贞照看顾绍一会儿。

  徐歧贞坐到了他旁边的椅子上,问:“好一点了吗?”

  顾绍是被撞晕了,有点脑震荡,任何的声音都让他耳鸣,故而他听到徐歧贞的话之后,生理上痛苦,紧紧拧眉。

  好半晌,他才把这点痛苦忍过去,声音嗡嗡:“头疼。”

  徐歧贞也看得出来,他对声音很敏感,方才顾轻舟他们说话的时候,他的表情就很痛苦。

  “你好好休息,我先回去了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顾绍还想要说什么,徐歧贞就转身走了。

  她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去了她自己的餐厅。

  早餐的时候,颜子清和孩子们都找不到她,然而又有汤包。

  佣人说:“太太一大清早就拎了食盒出门去了。”

  颜子清明白,她是去看顾绍了。

  他心口堵得慌,一口米粥也塞不下去了。他放下筷子站起身,道:“我也去趟医院。”

  他到的时候,徐歧贞已经走了,顾轻舟和司行霈让他不要进去打扰顾绍。

  颜子清情绪不太对:“他什么时候好?我老婆天天跑这里,我日子不过了吗?”

  顾轻舟白了他一眼:“我阿哥昨天晚上才住院的,你们就来了两趟,怎么成了天天?你吃醋也讲点道理好不好。”

  颜子清:“......”

  “再说了,岐贞不是三心二意的人,你完全是在吃干醋。”顾轻舟又道。

  如果徐歧贞想要挽回顾绍,她早就开始了。

  但是她没有。

  她是个有尊严的女孩子,不管多痛苦,她都不会让自己很狼狈。顾绍要分手的,除非他跪地求饶,徐歧贞是不会回头的。

  颜子清:“......”

  他回想了下,他们的确只有昨晚和今早来过这里。

  他蹙眉走了。

  颜子清从医院出来,去了趟徐歧贞的餐厅。

  还没有到午饭的时候,徐歧贞正在画室里。

 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喜欢胡乱画一点东西,颜色好像能调节她的情绪。

  颜子清直接推门进去,徐歧贞也没什么反应。

  她只是回头看了眼。“岐贞,前段时间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?”颜子清突然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