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14章 知道挑衅的后果吗
  徐歧贞晚上睡不着。

  颜子清睡得很熟,他不打呼噜,呼吸也不算太重,但在漆黑的空间里,他的确存在,这让徐歧贞特别难受。

  她不好打扰他,也不好总是翻身,只得强忍着。

  这么忍着,就把睡意全部忍完了。

  第二天做菜的时候,她切到了手,一条细长的口子连接着她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,血流了很多。

  她从小拿刀,也有切到手的时候,她很娴熟处理了,先止血然后继续做菜。

  直到午餐结束之后,她才去弄药。

  她去了趟医院。

  没想到,颜子清很快就知道了。

  他脸色很不好看,非常担忧:“把餐厅关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不用了,推掉预约的就可以,剩下的交给我徒弟们去做,我在旁边指导。”徐歧贞道,“散客不多,大部分都有预约的,不需要关门。”

  颜子清又问:“常这样吗?”

  徐歧贞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  当天晚上,他还是住在小西楼,徐歧贞终于开口了。

  “咱们得谈一谈。”徐歧贞道,“子清,我之所以搬到小西楼来,你是知道原因的,而且你答应过我,在颜家我有绝对的自由。”

  “你还是不习惯?”

  “对,我昨天一晚没睡,这才切到了手。顾绍的事情上,我处理得不够好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她突然又提到了顾绍,让颜子清脸色再次沉了下去。

  徐歧贞却不顾,继续说:“我已经向你道歉了,也跟你保证以后不会了,你能不能结束对我的惩罚?”

  颜子清蹙眉:“惩罚?”

  “你知道我睡不好,你也知道我的习惯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颜子清沉默了良久。

  足足安静了五分钟,他不开口,徐歧贞也不再开口。

  然后颜子清才说:“有没有可能,你会慢慢习惯我睡在你身边,不管什么时候?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若是不尝试,你永远也不会知道。”颜子清道,“我不是在惩罚你,我是想让我们的婚姻更加正常。”

  “这个世上,没有任何相似的两个人,就连树叶也没有。别人的婚姻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为什么参考别人的相处方式,才算是正常?

  我们俩自己的婚姻,我们选择一个彼此舒适的距离,这就是我们的正常关系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颜子清用力闭了下眼睛。

  他道:“你说得对,是我太着急了点。”

  当天晚上,他又从小西楼搬走了,回到了他自己的主楼。

  他尝试过了。

  他想,也许他们需要一个契机,而不是生搬硬套。

  他离开之后,徐歧贞大大松了口气。

  她手休息了两天就完全结痂了,故而餐厅恢复了秩序。

  过了半个月之后,她和颜子清一起去司家看望了顾绍。

  顾绍还好,已经能正常上班了,阮家的人也回来了,他准备搬回阮家。

  司行霈就打趣颜子清:“陪着老婆来会前男友,你真是圣人。”

  颜子清刮了他一眼:“你这是幸灾乐祸吗?”

  &nb

  sp; 司行霈:“是的。”

  颜子清:“.......”

  他还以为,徐歧贞会常去阮家看顾绍,毕竟她跟阮兰芷也很熟,不成想从那之后,徐歧贞再也没去了。

  她说要把握好度,她就真的做到了,不拖泥带水。

  顾绍好了之后,对当初看望过的人都表示了感谢。

  他去跟颜子清和徐歧贞道谢的时候,顺便问了徐歧贞:“兰芷和顾缨说想去你的餐厅吃饭,能预约到吗?”

  “让她们明天晚上来吧,我正好明天没什么客人,预约的被我推了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她手受伤之后,推了一周的预约,不成想手两天就好得差不多了。散客不是很多,一晚上能有几桌就不错了。

  顾绍说好。

  他把此事告诉了阮兰芷和顾缨。

  顾缨很隆重打扮了一番,跟着阮兰芷去了徐歧贞的餐厅。

  徐歧贞特意出来招待了她们俩。

  阮兰芷看着这餐厅的装修,连连称赞:“我还是第一次来,你以前就说要开餐厅,我说你爸妈不会答应的,不成想居然真的开了,造化很奇怪是不是?”

  “是的,我也没想到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她这厢正在寒暄,有个人就走了进来。

  他冲徐歧贞微笑,叫了声:“颜太太。”

  顾缨和阮兰芷都回头,看向了这个人。此人生得白皙好看,带着眼镜,斯文内秀。

  他的目光,在顾缨脸上滑过,然后快速挪开了。

  “陈少,你怎么又来了?”徐歧贞的反应很冷漠,甚至有点不客气。

  陈胜己略感尴尬:“我有件事,想要拜托您,能私下里说句话吗?”

  “又跟山本小姐有关吗?”徐歧贞直接问。

  陈胜己的笑容更加勉强:“颜太太,借一步说话?”

  徐歧贞也不好当着客人的面讨论这些,故而把陈胜己带进了厨房,又从厨房的后门出来,站在院子里说话。

  陈胜己犹犹豫豫的,终于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了。

  山本静想要一张颜恺的照片,要正面的。

  “......虽然颜老下了禁令,可派个人拍照,周转几人手,再给山本小姐,也不违反颜老的规矩,山本小姐直接是能拿到的。

  她之所以让我来拜托你,还是想要尊重你、尊重颜家。”陈胜己复述道。

  他原本是不打算理山本静的,但山本静一再找他。

  后来见他仍是没有回应,她就开始威胁他了。

  陈胜己念书的时候,有门功课很薄弱,他是靠作弊才毕业的。只要认真去查,就知道是哪个同学传了答案给他。

  他那个同学,如今就在日本的大学里任教,闹出舞弊的风波,会毁了同学的前途。

  就连陈胜己自己,也很没有面子。新加坡离日本又不远,消息很快就会传回来,而他正在接替他父亲的班,管理商会,也需要声望。

  他没办法,只得任由山本静驱使了。

  他考虑再三,如果实在不行,他可以自己再去偷拍。

  他总不至于那么倒霉会再次被徐歧贞抓到吧?

  “我不能给你。”徐歧贞道,“这是第一次警告,如果你再来,我就会当你是在挑衅了 。陈少,你知道挑衅颜家的后果吗?”陈胜己不由打了个寒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