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15章 帮忙
  陈胜己从后面出来,在徐歧贞的店里选了个位置坐下,点了几样菜。

  阮兰芷和顾缨对他有点好奇,纷纷回头去看他。

  阮兰芷说:“这个人挺英俊的......”

  顾缨可能是常往顾轻舟那边去,见惯了司家那些粗汉,觉得男人都应该那样才好看,就道:“是吗?像个小白脸子。”

  “你说话好刻薄。”阮兰芷不高兴。

  顾缨忙赔笑:“我是说他比较白。他是谁?”

  阮兰芷的心情被她一句话弄得不太好,此刻不想搭理她,懒懒翻看菜单。

  顾缨尴尬笑了笑,心想:“其他人也没阮大小姐这脾气。早知道她这德行,我还不如跟轻舟姐姐出来吃饭呢。”

  阮兰芷的性格是不太好,就连阮大太太也要忍让她,她是从小被她祖母宠坏了。

  哪怕顾绍回到了阮家,老太太最宠爱的还是阮兰芷,家里其他人都要给老太太面子,谁又敢对她另眼相看?

  就连顾缨,也因为和阮兰芷是血脉至亲的姊妹,受到老太太的器重,让她借住在阮家很自在。

  徐歧贞的菜端起来,她亲自出来看了眼,发现陈胜己还在。

  “你不走吗?”徐歧贞蹙眉问他。

  陈胜己道:“我吃顿饭不行吗?我付钱的,你总不能拒绝做生意吧?”

  徐歧贞的眉头更深。

  阮兰芷看在眼里,就道:“要不,这位先生到我们这桌,大家拼桌吃吧,反正我们也点了不少。”

  陈胜己大喜,点点头。

  阮兰芷给徐歧贞使了个眼色。

  她们俩小时候关系比较好,因为两家是世交,又一起念书,后来徐歧贞出国之后,思想和习惯都发生了变化。

  可她觉得,阮兰芷一点也没有变,甚至没有变好。

  这点有点让人烦。

  徐歧贞不再说什么,转身进去了。

  阮兰芷就和陈胜己交谈了起来。

  陈胜己的目光,不怎么往顾缨脸上落,只和阮兰芷说话。

  “餐饮商会的陈家,我知道的。”阮兰芷笑容很足,是很热情的,“你们家什么时候来新加坡的?”

  “有段时间了,我小时候就是在新加坡长大。”陈胜己道,“后来去了日本念书。”

  阮兰芷的眼睛略微亮了下。

  顾缨一边吃菜一边听他们说话,并不插嘴,直到陈胜己问她:“你也是南京人吗?”

  顾缨嘴巴里包了两个煎饺,像只小仓鼠,见陈胜己问她,她摆摆手,声音含混不清道:“不是。”

  陈胜己就继续和阮兰芷聊天。

  他的余光,偶然会看向顾缨。

  顾缨有一张很讨喜的面相,他当初爱慕山本静也是如此。

  当然顾缨没山本静那么美,也不及她妩媚,但每个人的审美又不是单一的,喜欢红色也可以喜欢白色。

  陈胜己觉得顾缨就很漂亮。

  他一遇到自己心动的女孩子,说话就不太利索,也有点不自然,不怎么敢看人家。

  这点不自然,阮兰芷好像没看见。

  一顿饭结束,陈胜己站起身跟两位女士道谢。他旁敲侧击,问出了阮兰芷跟徐歧贞是好朋友,而顾缨又是阮兰芷家的亲戚,就道:“谢谢阮小姐和顾小姐招待,我改日能请你们去看电影吗?”

  司家新开了电影院,都是做华语电影,一下子就打开了新加坡的市场。

  新加坡绝大多数是华人,而非华人也对华民文化很感兴趣。

  阮兰芷笑得有点甜。

  她轻轻拂了下鬓角:“好啊。”

  顾缨则想:“兰芷看上了这个小白脸呢。”

  徐歧贞目送他们离开,觉得阮兰芷好像越发不堪用了。

  过了两天,陈胜己又来了。

  他也不想这么讨人厌,可山本静催得急,说一周之内不办妥就把他作弊的事公开。

  “.......术业有专攻,我一直不喜欢那日本的史学课,而且我不太赞同他们史学观点,就懒得复习,让同学给我抄。”陈胜己道。

  他无可奈何,只得把自己的困境都告诉了徐歧贞。

  他实话实说,除了担心自己的名声受损,也担心当初给他答案的同学受到牵连。

  “我当初是花钱跟他买的答案,他家庭条件很一般,若是因为舞弊而被辞退,他一家老小靠谁养活?”陈胜己道,“颜太太,拜托你这次了!”

  徐歧贞道:“一而再再而三,威胁你的人不会一次就收手的。既然做了错事,就要承担风险,这件事我不会帮你的。”

  他们俩正在说话时,顾缨来了。

  顾缨是帮阮大太太来买桂花酱的。

  上次顾绍带回去的已经吃完了,阮大太太馋了很久。

  不成想, 她却在厨房看到了陈胜己。

  “岐贞姐,我等会儿再来,你们先聊。”顾缨道。

  徐歧贞喊住了她:“没事,你进来吧,我们没有再聊什么正经事。陈少,那下次再会。”

  “颜太太......”

  “你已经对我造成骚扰了。”徐歧贞冷冷道。

  顾缨听到了这句,诧异看着陈胜己,心想这个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,居然敢追求颜子清的妻子?

  这小白脸还真是骨骼清奇。

  “颜太太......”

  “陈少,我有点事情跟颜太太说,能否麻烦您借步,让我也说句话?”顾缨道,“您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吧?”

  陈胜己果然退了两步。

  他犹豫了下,转身出去了。

  顾缨就问徐歧贞:“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,让人来处理掉他?”

  徐歧贞失笑:“这里是餐厅,都是我的人,还需要打电话吗?”

  顾缨一想也是,她问出这句话,真是脑抽了。

  徐歧贞装了一罐桂花酱,递给顾缨,她突然对顾缨道:“你帮我做件事,好不好?”

  “好呀。”顾缨满口答应。

  “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,也不能出卖我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顾缨再次说好。

  徐歧贞让她附耳过来,把她要顾缨做的事,一一告诉了她。

  顾缨点头,拿了桂花酱出去了。

  她看到陈胜己还在,就依照徐歧贞的吩咐,对陈胜己道:“陈少,我刚刚是乘坐黄包车来的,你可有空送我回去一趟?”

  陈胜己对这个变故有点惊喜。

  “我的荣幸。”他道。

  他果然暂时把山本静的威胁放到了脑后,亲自开车把顾缨送到了阮家。

  一路上,他和顾缨聊得还不错。

  他甚至道:“法国好吗?饮食上会不会不习惯?”

  顾缨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我去过法国?”

  陈胜己一下子就梗住:“你自己说的.......”

  顾缨想了想:“我说过吗?”

  “那也可能是那天阮小姐说的。”陈胜己急中生智。

  顾缨再次回想了下,那天的菜太好吃了,她的舌头快要掉了,只顾埋头狠吃,而阮兰芷色迷心窍,没空下筷子,一桌都便宜了顾缨。

  她是没怎么听阮兰芷和陈胜己的聊天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她也接受了这个说法。快到阮家门口时,顾缨道:“陈少,我有个东西给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