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19章 伤疤是勋章
  颜子清之前没有包下饭店,一是没需要,二是来香港的时候心情复杂没想那么多。

  结果,他被山本静缠上了。

  山本静不能去新加坡,但她可以到香港。颜子清刚到第二天,她就跟过来了,消息很灵通。

  颜子清情绪最复杂的时候,徐歧贞来了。

  她点亮了他的路。

  他们当天就退了房间,重新包下一家不算大的饭店,颜子清的人守住出入口,整个饭店除了伙计就是颜子清夫妻。

  饭店一楼也有餐厅,厨房用具齐全,还有高厨可以打下手,并且和徐歧贞讨论厨艺。

  “晚上吃三鲜馄饨吗?”她问颜子清。

  颜子清来到厨房,把妄图偷师学艺的厨子们都赶走了,他站在旁边替徐歧贞处理一条海鱼,要把鳞片全部刮掉。

  “行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徐歧贞就开始揉面、剁馅儿,她做事仍是那么利落。

  她不提那个拥抱,也不提那个吻。

  颜子清的情绪也控制住了,努力保持原样。看着她做饭,他觉得赏心悦目,任何食材经过了她的手,都会变得不同寻常。

  她做得得心应手,瞧着就畅快淋漓,好像这件事很简单一样。这样简单,却能做出美味,徐歧贞的手可以化腐朽为神奇。

  颜子清忍不住看得愣神。

  馄饨做好了之后,颜子清一连吃了三碗,不停说好吃。

  “我来香港这几天,就没吃好一顿饭,香港的饭菜不行。”颜子清道。

  徐歧贞失笑。

  颜子清明明是有心事,才味同嚼蜡,并非餐厅的厨子手艺不高。

  不过,他能欣赏她做的吃食,徐歧贞还很高兴的,也没扫兴去点破。

  他们在香港逗留了七天,颜子清也帮他那朋友做了轻罪的开脱,完成了托付,就离开了香港。

  当天离开的时候,山本静到了他的酒店外。

  徐歧贞正在洗头,对颜子清道:“你去跟她打声招呼吧。”

  颜子清犹豫了下,还是去了。

  徐歧贞也不知道他跟山本静说了什么,等她洗好了头发,山本静就走了。

  回到新加坡时,徐歧贞心里格外的踏实,她笑着对颜子清说:“回家了!”

  颜子清笑道:“是啊,回家了。你先回去吧,我去趟司家。”

  借了人家的飞机,总不能回来一句话也不说,这样实在不礼貌。

  况且,顾轻舟还让颜子清给何微带礼物,何微的丈夫霍钺也回了礼物,颜子清要给顾轻舟送过去。

  不成想,顾轻舟不在家。

  司行霈坐没坐相,把一双沾满了泥的靴子搭在茶几上。他刚从外面回来,累得不想动。

  “轻舟和玉藻去上海了。”司行霈道。老婆和女儿不在家,司行霈就过得邋里邋遢的。

  颜子清问:“去干嘛?”

  “我以前送给她两匹狼,她后来送给了朋友养,母狼的寿命到了,昨天去世了,她带着玉藻去看看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动物没有人那么长的寿命。

  颜子清:“......”

  这是什么诡异的爱好?

  他对司行霈也是刮目相看:“你追女人的时候送人家狼?你是不是脑子坏了?”

  “轻舟很喜欢。”司行霈白了他一眼。

  海军最近要集训,司行霈下午就要上船,他没空陪顾轻舟去,只派了得力下属跟随着。

  玉藻闹着要去,顾轻舟也就带她去了。

  颜子清送完了东西,也对这个世界的变态有了新的认识,这才回家。

  而后的一段

  时间,日子过得很安静。

  顾轻舟和玉藻在上海逗留了一个月,司行霈集训二十七天之后,回家才发现老婆和闺女还没回来,此事很奇怪,当天就去了上海。

  他三天后把司玉藻和顾轻舟接了回来。

  玉藻左手的掌心多了个烫伤,还没有完全好,露出了新肉。

  这件事是颜恺在饭桌上说起的。

  “爹哋,我也要在手上烫个伤疤,玉藻说那是勋章,她阿爸说的。”颜恺道。

  颜子清差点就想要大巴掌削他:“儿子,你要学点好,别总跟司家那些混账学。”

  徐歧贞插话:“玉藻怎么受伤的?”

  颜恺摇摇头:“她说是被烫伤的,不知道是怎么烫的,这么大......”

  颜恺在掌心比划。

  依照他的说法,玉藻几乎是把掌心都烫遍了。

  颜子清晚上跟徐歧贞说:“咱们去看看玉藻吧。司行霈和轻舟把玉藻当宝贝,他们的宝贝女儿受伤了,咱们做舅舅舅母的,知道了不能装作不知道。”

  徐歧贞表情敛了下。

  “如果你忙的话,我自己去吧。”颜子清说完才想到顾绍的事,又找补了一句。

  “没事,我不忙,我也去看看玉藻,我很喜欢那个小姑娘。”徐歧贞道。

  他们俩去了司家。

  结果,徐歧贞在司家看到了陈胜己。

  她对陈胜己还是蛮有印象的,他后来拿着照片去威胁山本静,让她不要再找麻烦,也的确成功了。

  这个人并不是一味的草包。

  然而他为什么会在司家,徐歧贞就有点好奇,按说他应该结交不上司家的人。

  “你过来坐吧。”顾缨对陈胜己说。

  陈胜己微笑道是。

  徐歧贞认识顾缨,两个人在法国的时候关系就挺好,她低声问顾缨:“他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他是我的朋友,在你店里认识的嘛。”顾缨反而不解,“你不记得了吗?”

  徐歧贞:“......”

  她是意外,陈胜己和顾缨看上去完全不是一类人,不成想那次让顾缨小小帮个忙,他们就能做朋友。

  顾缨又说:“我最近住在我阿姐家里,你也常来玩吧。我阿姐说过些日子送给我一套小房子,我也算有家了。”

  徐歧贞微微蹙眉。

  她想问顾缨,怎么不住在阮家,却又觉得这话问出口蛮奇怪的。

  顾绍在阮家是名正言顺,可顾缨和阮兰芷就有点尴尬了。

  而且,她们俩还是同胞的亲姊妹,这就更加怪异了。

  “兰芷很喜欢陈胜己,她约陈胜己的时候,陈胜己拒绝了她,实话跟她说,他其实很喜欢我。

  就因为他这句话,兰芷非要把我赶走,说我抢走了她的男朋友。老太太是站在兰芷那边的,和大太太吵了一架。

  我不想因为我,阮家自己吵起来,也不想大太太和我阿哥难做,就主动搬到了我阿姐这里。”顾缨道。

  她说这些的时候,没觉得难堪,平铺直叙。

  好像无家可归已经习惯了。

  她如此乐观,徐歧贞反而不好安慰她。

  同时,徐歧贞也瞧了眼陈胜己。

  陈胜己眼底有光,看向顾缨的眸子很温柔,这更加让徐歧贞吃惊。

  顾缨和山本静比起来,实在太过于普通了。她不算特别漂亮,也没有上进心,甚至寄人篱下也没羞耻感。

  徐歧贞想了下,换成她自己,大概没这么好的心态了。两个月之后,顾轻舟替顾缨买好了一套小公寓房,装修好了,雇了两名女佣,让她有了个属于自己的小窝。同时,顾缨也和陈胜己正式开始谈恋爱了,这是后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