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620章 管好你儿子
  徐歧贞最近常见到顾缨和陈胜己。

  他们俩都喜欢吃徐歧贞做的东西,一个星期要预约一两次。

  有次他们是最后一桌。

  徐歧贞多做了三样菜,和他们拼桌吃饭,顺便聊了聊他们俩的近况:“你们要打算结婚了吗?”

  她还以为要等一段时间,不成想陈胜己却道:“是的,我们打算十月底结婚。”

  如今都八月了。

  徐歧贞诧异:“这么快?”

  “找到了适合的,哪有什么快不快的?”陈胜己笑道。

  徐歧贞点头:“对,比我还要慎重点,我结婚的时候比你们更快。”

  三个人都笑起来。

  顾缨去洗手间的空档,徐歧贞单独问陈胜己:“你没有欺骗她吧?你把山本静的事,告诉了她吗?”

  “告诉了。”陈胜己道,“她阿姐和阿哥已经盘问了一遍,你要不要也问问。”

  徐歧贞失笑。

  她不是家属,没资格过问。

  她只是对此事有点奇怪。

  “你是爱过山本静的,怎么会突然.......”徐歧贞斟酌了下词,“顾缨和山本静是完全不一样的人。”

  陈胜己同意这句话。

  顾缨是不一样的,这个世上没有谁和别人一样。

  陈胜己初遇顾缨的时候,第一眼觉得她很好看,很投眼缘,原来他更加喜欢这种容貌的女孩子。

  山本静很美,是那种高远得不可亵渎的美,顾缨则是能照亮心灵,让陈胜己觉得自己从前走了弯路。

  这是开端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爱,有的男人喜欢和自己并肩而立的优秀女人,有的男人喜欢依靠自己的小鸟依人。

  顾缨需要陈胜己,她很多事搞不定,让陈胜己很有存在感,也很高大。

  这样的婚姻让他更舒服,他不想被女人压得喘不过来气。

  他自身是个很普通的人,普通到没什么优点,甚至连慕强都觉得很费劲,他也没啥上进心。

  他喜欢随遇而安,喜欢安静简单。

  顾缨和他一样。

  “我遇到了更好的人。”陈胜己道,“我和顾缨在一起的时候,就知道这个人更好,更适合我。”

  吃了饭,徐歧贞一个人思考了很久。

  她回想了下自己的人生。

  到目前为止,她确定自己遇到了颜子清,也是遇到了更好的人,更加适合她的人。

  不管婚姻是什么样子的形式,至少她对颜子清毫无怨气,就连山本静的存在都没有激起她心中的涟漪。

  她和顾绍在一起的时候却不同,那时候她总是很小心翼翼。

  现在,是颜子清小心翼翼照顾她。

  “这就是缘分吗?”徐歧贞扪心自问。

  八月逐渐进入了尾声,新加坡的九月很安静。

  然后一转眼,就到了十月。

  十月很忙碌。

  首先,是顾轻舟第四个孩子司宁安的周岁。

  孩子周岁办得很隆重,亲戚朋友们热闹了三天,老爷子甚至派人从上海请了一个戏班,专门唱了三天堂会。

  徐歧贞和颜子清也带着孩子们去参加了。

  她给顾轻舟的儿子送了一个金项圈,带一把金锁。

  “谢谢,你们能来就很好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徐歧贞这次没有避开她的眼睛。

  她不应该怪顾轻舟,因为顾轻舟从头到尾都没有和顾绍谈过感情,她是颜家的义女,总要面对的。

  真正面对的时候,徐歧贞发现自己不讨厌她了。

  也许,是她对顾绍的感情褪色了。

  周岁宴席当天,徐歧贞一直跟在颜子清身边,两个人有说有笑,她父母和兄嫂、姐姐姐夫也来了。

  其他认识她的人,都说她现在事业很成功,那家餐厅非常赚钱,而且名气极好。而她和颜子清也很恩爱。

  自从结婚之后,颜子清再也没出入过任何烟花之地,他有什么事总是带着徐歧贞。

  大家也能看到,徐歧贞比从前的气色要好,健康红润,也爱说爱笑了。

  困扰她的过往,一点点从她身上剥落,她快要彻底蜕变了。

  “颜太太,你做得很好!”回到家里,颜子清有了八分醉意,他按住了徐歧贞,亲吻着她的唇,“你没有看一下顾绍,这很好,我

  很满意。”

  徐歧贞今晚的确没看顾绍,因为很多人和她打招呼,她需要应付;颜棋一直在她身边,她也要照顾;颜子清不时要和她说话,

  她也得听着。

  太过于忙碌,其他的就都忘记了。

  徐歧贞推他:“你真的喝醉了,快去洗澡吧。”

  颜子清不肯动,他的手沿着徐歧贞礼服的领口滑了进去。

  徐歧贞太累了,结束之后直接睡了,礼服也没有换。

  第二天,她是被刺耳的电话吵醒的。

  司行霈在电话里咆哮:“颜老三,你半个小时内给我死过来,否则老子弄死你儿子!”

  徐歧贞一下子就醒透了。

  她先故意轻咳了下,才道:“司师座,您稍等,子清还没有醒。”

  她是听到其他人都这样叫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的情绪收放自如,对着徐歧贞立马换了正常的嗓子:“岐贞,你不用给他电话,让他快点来把他的流氓儿子接走,慢一步

  我给他扔到海里去。”

  然后,他就挂了电话。

  徐歧贞拿着电话愣了半晌。

  颜子清也被吵醒了,迷迷糊糊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徐歧贞一头雾水。

  他们俩一个小时之后才到司家,发现颜恺正站着笔直。

  原来,昨晚颜恺说跟着家里的随从先回去,却躲到了玉藻的房间里。

  司行霈亲自送玉藻回房睡觉,没注意床底还有个孩子。

  今天他一大清早再去叫醒他的宝贝女儿,却看到颜恺和玉藻并头睡得很安稳,两个人还拉着手。

  司行霈气炸了。

  玉藻则说:“恺哥哥想问我,烫疤怎么弄的,他也想要一个。我跟他说了不行,后来我们就困了。”

  顾轻舟满脸黑线。

  玉藻七岁,颜恺才八岁,正是两小无猜的年纪,根本没什么性别意识。

  司行霈这么喊打喊杀的,吓到孩子了。

  “颜老三,管好你儿子,要不然老子替你管了!”司行霈咬牙切齿。

  颜子清实在没脸。

  他和徐歧贞把孩子带回了家。

  颜子清就说颜恺:“你混账不混账?这么点的年纪,你就敢往人家床上爬?”

  颜恺吓得往徐歧贞身后藏。

  徐歧贞道:“他根本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,你发脾气做什么?你要跟他说清楚。他明白了道理,如果非要再犯,你再打不迟。”

  后来,她跟颜恺说,男孩子一天天大了,是不能随便和女孩子睡在一张床上。

  颜恺听懂了。

  他很认真点点头,然后又问徐歧贞:“我是要和玉藻结婚吗?”

  颜子清一听就气不顺:“那你爹哋后半辈子天天得跟司行霈那混账吵架!算了吧,你让你老子多活几年,司家的闺女你就不要想

  了!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44